老公全同志

Ai ni (Story of Heart) - - Contents - ◎ 扣妮子

我和老公全同志曾吵过无数次架,从结婚初期一吵架我张嘴就是高音“哆”,到婚姻中期的中音“梭”,现在我已经用中低音“咪”这个调子来吵架了。因为我一年比一年老,所以气势一年比一年小。

我们家的传统习惯是早餐要有汤有菜有米饭,连烙鱼都是在早晨,所以我早晨真的很忙。

饭做好了,我叫他,第一遍用低音“哆”,第二遍用“咪”,第三遍用“梭”,第四遍用高音“西”,等到我叫第五遍时就变成高音“哆”。这时候他才出来。

我很生气,质问他:“为什么要我叫这么多遍?”他的理论是:第一遍——差不多熟了;第二遍——正在装盘子;第三遍——正在盛饭舀汤;第四遍——正在打开冰箱拿泡菜,收拾桌子;等到叫第五遍——这时候碗筷应该都摆好了,他该出现了,再不出去就吃不上饭了。

我说:“那你不能早点出来帮我摆摆筷子吗?”他说:“你既然把饭都做好了,还差摆筷子吗?”

偶尔他也会早早出来坐着,那只能说明他特别饿。他用他的低音挑毛病:“咱家没有洋葱了吗?那菜放洋葱才好吃。烙鱼时能不能放点咖喱粉?那个菜就洗两遍啊?”我火了:“呀!你给我去房间接着睡。”他小声嘟囔着:“晚出来也是错,早出来也是错。”

在家他小声嘟囔,出门在外却一点儿也不怕我。我们一起跟朋友吃饭,他出去打了半天电话。等他进来,我说:“怎么打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声音马上大了起来:“这你也要管?”我给他拿抽纸,递的时候掉了,他眼一瞪: “瞅哪儿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声调越来越低,全同志反而觉得不习惯,说我没有感情,变得冷血了。(摘自《祝你幸福· 午 后 版 》2017 年第 12 期图 / 怜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