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前些年经常来兰州,

Ai ni (Story of Heart) - - Contents - (摘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 / 子依)

他第一次来时正逢我娶老婆。大舅来贺,对我来说待遇极高了。在父母家中,父母好酒好肉招待了大舅。那天我老婆陪大舅喝酒,或许是高兴吧,大舅只顾自己喝,也全然不顾老婆用水相陪,还一个劲地夸赞: “这娃能喝得很呀!”

大舅阅历丰富,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天文地理、医药、养生饮食,凡其种种,都有涉猎。有一次他来兰州时,正好我习惯性肠炎犯了,大舅让我连吃半月去疼片,没想到竟彻底治好了我的病。

大舅 70多岁还骑自行车,高大的个头架在车上,远远就能在村头上看见他。串邻居,去镇上,蹚地头,逛集市,他一次都落不下,直到有一次摔倒,着实吓人一跳。从此,大 舅也就与自行车无缘了。

我曾三次陪母亲去大舅家。去大舅家要经过定边县城,第一次去的时候我觉得那儿可真不咋的,不过第二次,特别是第三次去,那儿真的变了样。小表妹由原来骑行的摩托换成了轿车,从老远赶到高速路口接我们。四姨、小姨和姨夫争相簇拥着母亲,母亲回家的自豪感又平添了更多,原本很浓的陕北话瞬间成了地道的定边 话。

兄妹相见,格外亲热,话匣子一打开,笑语连连。表嫂从地里回来,忙着为我们做饭,还特意宰了羊,做羊肉米饭。我打开了带去的好酒,大舅兴致勃勃,喝了很多杯。不一会时间,大舅在村上的儿子都回来了,大表哥居然 60 多岁了,但在大舅面前依然像个孩子。我感觉大舅比前些年苍老了许多,但言谈举止间那股不服输、不认老、认死理、敢担当的劲儿仍不输当年。

大舅说还要再来兰州,去看他留在往昔的印象,回忆那过去的岁月。我常常想起大舅,要不是今年太忙,真想再去看看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