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妈妈的真传

Ai ni (Story of Heart) - - Contents -

我妈脾气不好,我脾气也不好。小时候,我姥爷常说: “这几个孩子,老大最有脾气,我最喜欢。”

我想他们都误会了,以为脾气和个性是一回事。误会太深,导致我从来不觉得坏脾气是个事儿,于是我整个青春期,我们母女间的相处状态就是对抗。

那时我的身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一日邻居阿姨来串门,疑惑为什么已是盛夏,我却不穿裙子。事实上,我连短袖 T 恤都不穿,长裤长衫将我的胳膊和腿捂得严严实实。我妈斜我一眼:“你问她!”阿姨以为我考砸了,我气呼呼回答:“没有。”我妈也气呼呼:“我从不为学习的事揍她,都为顶嘴。”

一言不合,我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浊气上涌,不自觉提高了声线。盛怒时,我的每一根头发都似刺猬的刺立着,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喊:戳出去,戳出去。

我的堂弟也有类似的回忆,可见我得了我妈的真传。

那年我高考完,准备去参加外语口试,半路上发现没带准考证,便打电话回家,让在我家过暑假的堂弟给我送来。但等到口试结束,我也没见到堂弟的身影,而他给我的解释是“忘了”。

当时我一言不发地走进 厨房,双手握住菜刀的柄,在案板上当当当空剁了半小时。等我发泄完,一回头看见堂弟瑟缩在门口。当晚,他向我三婶要求:“妈,我怕,想回家。”

等我谈恋爱,历任男友都看过我决绝的背影,“扭头就 走”是标配姿态。扭头的理由不一,什么忘记某个纪念日啦,什么多看了别的女生一眼啊,有一回是因为对方点的菜不合我意。

历任男友都哄过我,但结局不同:有人任我决绝,也有人被开发出坏脾气——每次发现情况不对,就先发火走人。我最终和总点不对菜、还学会以暴制暴的男朋友结婚了,一开始,我们大吵。

最近一个深夜,楼上传来争吵声。孩子蜷在我怀里,胆小的他又被吓着了:“妈妈,楼上的阿姨在干吗?”“阿姨在生气。”过一会儿,孩子捧着我的脸,讨好地说:“我妈妈也爱生气,可我妈妈不乱摔东西。”我翻了个白眼。

过去,我放声大哭,一定要打开窗户,让全世界感受我的怒意,可现在,我被驯养,被教育,被以暴制暴,被以柔克刚了。

(摘自《祝想吃的都梦到》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图/千图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