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沙海环绕

Ai ni (Story of Heart) - - Contents -

在我规划的路径中,摩洛哥与毛里塔尼亚之间是撒哈拉沙漠,但因为半途没路可走,我改为搭便车,靠一群德国人开的四轮驱动越野车穿越撒哈拉。那时我在沙漠中过了三夜,就睡在越野车装货的地方。

半夜,我想上厕所,醒了过来。从车上下来,看到月光照耀在沙漠上。放眼望 去,沙漠平坦无波,整面闪烁着苍白的光芒。我一边小便,一边看得出神。我现在到底置身何处?是深深的海底吗?有趣的是,我一旦开始这么想,就越看越觉得这里像是在大海深处,渐渐兴奋起来。

该不会还有发光的鱼在那儿沉睡着吧?我开始迈步往前走,宛如梦游症患者。

沙漠完全为寂静所覆盖。在苍白的空间中,只传来自己沙沙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有种不可思议的解放感,觉得身体好轻盈。

渐渐地,我又闪过一个念头:其实我正漫步在云海上。这么一想,就觉得沙漠从深海底慢慢变成了泛白的云海。

抬起头,我注视着前方。和视线等高的地方散落着点

点繁星,在星空的彼端,云朵向大平原无止境曼延,我在这样的世界中悠游。

云海的颜色不可思议,那到底是什么颜色?是带着蓝色的乳白色?不,应该是蓝紫色。

颜色变幻着。眼前是整片蓝紫色的云海,若你觉得那是红色,红色就越来越深,渐渐变成深红;如果你认为是粉红色,红色就跟着变淡, 渐渐成了粉红。

我呆呆地注视着眼前色彩的变化。

这“无”的世界如此空阔,大概所有的感官都跟着失灵了吧,思绪从常识的囚牢中解放,无限自由。

世界上所有的事物最初都是无形无色的。一切都由我们的大脑创造出来,所以世界可以不断改变造型,转换颜色,无限延伸……

停下脚步,环顾四周,我被沙海三百六十度环绕,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里。身体好轻,我觉得自己可以走到天涯海角。

我试着就那样躺在沙漠上,感觉自己仿佛轻飘飘地浮在宇宙中。

(摘自《最危险的厕所与最美丽的星空》上海译文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