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什么床单

Ai ni (Story of Heart) - - 颜卤煮 - ◎ 张小娴

大部分女人到了意大利米兰附近那个著名的销金窟 Serravalle Designer Outlet(塞拉瓦莱名品奥特莱斯)都会忍不住挥金如土,捧走一大堆打折的衣服、鞋子和包包,可我的朋友捧回来的是 Frette(芙蕾特)的床单,她甚至还笑靥如花地拿着这份战利品在外面留影。

Frette 有什么好?你上网搜一下就知道了,能够与之匹敌的大概只有 Pratesi(普达狮)。Frette 用的是顶级的埃及棉,而 Pratesi 用的是尼罗河畔最高级的苏丹棉。

据说,用 Frette的有麦当娜、比尔·盖茨、罗马教皇、欧洲皇室、六星级酒店和泰坦尼克号的头等舱。

女人买好东西,首先买的往往是包包,然后是手表、鞋子、衣服、内衣,直到很久之后才会是床单。最贴身的难道不是床单吗?我们总是先活给别人看,后来才懂得活给自己看。

等你有钱了,给自己买许多漂亮的衣服、鞋子、包包甚至珠宝,你还不算爱自己,你要舍得买床单,你才是懂得爱自己。

伤心难过的夜晚,一个人幽幽地回到家里,踢掉鞋子,扒掉身上的衣服,脸也不洗了,扑倒在床上大哭一场,哭着哭着睡了过去,明天一觉醒来又是一个女汉子。这些孤单、凄凉的长夜,怎么可以让一张粗糙的床单弄皱你已经憔悴的脸?

于是又回到那个老掉牙的问题了:你宁愿在一张 Frette 的床单上哭,还是在一张宜家的床单上笑?

曾经为谁哭又为谁笑?后来,你再也不那么容易为任何人哭了,人生所有的失意和失望、所有的愤恨和痛苦都无所谓了,你顶多只会为自己哭。

不是说一生中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睡眠中度过吗?陪伴你最久的也许是你的床和你的枕 头。一个人睡也好,两个人一块儿睡也好,谁说香水只能用在身上?对自己慷慨些,在你那张如丝般细腻的床单和枕套上擦一点点茉莉、橙花、铃兰、法国玫瑰或是阿拉伯沉香……几滴就好,只要是你在夜晚最想闻到的香水都可以。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做一场好梦,梦的那边有你熟悉的味道,这味道是要把你从梦里唤回来的。

床单还是应该让女人去买的,一个男人对寝具太讲究,你会有点担心他多么耽溺于床上活动,男人只要对床伴讲究些就好。

女人是应该对床单、被子和枕套讲究的,当你在夜里蹬被子的时候,你蹬的是一条轻柔的羽绒被,它会抚爱你的两只疲倦的脚丫。枕席厮磨,即便动作再怎么激烈,你花了很多钱买的用尼罗河畔的苏丹棉织成的枕套也绝不会磨皱你的脸。那一刻,一切都物有所值了。

你有多爱自己,看你肯买什么床单,也看你肯滚什么床单。有没有一个人,你和他滚床单可以滚一辈子?你好想对他说:“你的床单,我滚定了。”

这张床单,你找到了吗?或者说,漫漫长路,他找到你了吗?

(摘自《请至少爱一个像男人的男人》湖南文艺出版社 图 /Topit)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