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最艰难的时光

Ai ni (Story of Heart) - - AFFECTION - (摘自新民网 图 / 子依)

儿时,我最喜欢看妈妈坐在化妆台前化妆。妈妈化妆很细致,我每次都看得出神。成年后,我去看她,还会坐在她的床边看她化妆。她一边在脸上涂脂抹粉,一边开心地跟我聊我们的生活。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孩子——黛西和波,她们也喜欢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从蓬头垢面变得容光焕发。

三女儿鲁比出生后的第四天,我因为做了剖宫产手术仍然住在医院里,妈妈和我的丈夫在家里照顾我的两个大孩子。她每天晚上给孩子们讲睡前故事,然后在客厅里坐下来喝一杯红酒。

后来,没有任何征兆,她的大脑就丧失了以前的记忆。灾难性的中风导致她在余生中永远瘫在了床上。

那一年,她 75 岁。她曾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现在她需要爸爸、哥哥和我每天24 小时轮流伺候。

照顾妈妈的第一年,我用 小勺子喂完女儿再喂妈妈,给她们轮番换尿布,并且只能通过她们的眼神来琢磨她们的感受。妈妈和女儿都离不开我,我每天照顾老的照顾小的,又竭力想把每一位家人照顾得无微不至,简直快要累死了。

很久之后,我终于明白,我不能忘了关心自己。妈妈中风两年后,我在一个假日独自去海滩跑步。跑着跑着,我发现自己哭了。我找了家庭顾问,学习怎样轻松一些地照顾孩子。

其后的五年,爸爸把妈妈接回了家,这让我有了喘口气的 时间。每到周末,我就去妈妈家,让爸爸能休息一下。每当我要走出家门时,孩子们就会缠着我,我经常哭着开两个小时的车去妈妈家,离开妈妈时,我又哭着开两个小时的车回家。

在妈妈身边时,我给她涂指甲,做头发,和她聊我们以前所有的经历。妈妈已经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我知道她爱我,每当她看到我,眼中就会露出喜悦的光芒。

2016 年 2 月,妈妈出现了肾感染,住进了医院。医生说已经没有再继续治疗的必要,我们把妈妈接回了家。妈妈是在我的怀抱里去世的,爸爸和哥哥握着她的手,我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涂指甲和抹口红。

那几年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但是也教会了我最多的东西。我知道了照顾好自己的重要性,还有爱会给你最有力的支持,帮你克服一切苦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