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快来

Ai ni (Story of Heart) - - AFFECTION - (摘自作者新浪博客 图 /刘哲)

我在计算机前忙着,母亲哄不了亮亮,扯着喉咙喊: “姑姑呢?亮亮要找姑姑,姑姑快来。”我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上的工作,一边爬楼梯一边发出粗哑的威胁声:“这么晚了,谁还不睡觉?”

亮亮听见我的脚步声,开心地钻入被窝里发出兴奋的尖叫声。然后,我得躺在她身旁,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自编的安眠曲,她才会慢慢地合眼睡去。

收拾妥当,我一看时钟,又是深夜十一二点。睡去的她像一个天使,白天的使坏和调皮早就不见了。

亮亮一天一天地长大,我的调适状态也步入佳境,已经习惯每晚有个小孩躺在我身边,习惯她的黏人和撒娇,习惯她惊人的模仿力,习惯她半夜做噩梦哭醒,习惯她时不时地闯祸与捣蛋。我不想承认,却也不能否认亮亮磨掉了我的洁癖,改掉了我独善其身的脾气,也缩减了我跟人保持距离的刻度。

舒适的午后,我推着亮亮到巷子口散步,茂盛的阿勃勒和扶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

“阿勃勒。”我指着它对亮亮说。

“婆了。”她说。

“阿——勃——勒——”我放慢速度再说一遍。

“丫——婆——了——”她睁大黑眼睛询问着,我忍住笑 弯腰摸摸她的头,说亮亮好棒。她手舞足蹈,仿佛完成了一个困难的任务。

沿着巷子走,冬末初春的繁花即将盛开,我记得这一带的茶花很艳。巷子的尽头岔出两三条更狭隘的巷子,这里的底细亮亮很熟了,每走到一个地方便咿咿呀呀地说话,提醒我上一次有条小白狗嗅了她的脚丫,有只小猫衔着一尾鱼走过……

我们早就协议好,亮亮满两岁时由兄嫂带回新竹上幼儿园。目前一岁半的她并不知道大人的安排,每天醒来喊姑姑的童言童语甜入我的心坎。亮亮,我就当作陪你走一段路吧,在某年某月,你或许会记起从前有个叫姑姑的大女生在你面前流下类似母亲的眼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