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参加政论节目

Ai ni (Story of Heart) - - STATUS -

日本有线电视比较发达,每家电视台在做落地电视台时,还要搞一个有线电视台。比 如,NHK 电 视 台 有 BSNHK 电视台,富士电视台有BS- 富士电视台,TBS电视台有 BS-TBS电视台。有意思的 是,这些有线电视台的宣传力度不小,节目表每天都会刊登在日本六大主流报纸上,并为收视率互相较劲。这里面比较受关注的节目是《国际时事评论》。近年来,我作为《日本新华侨报》的总编辑,不断被邀请到各个有线电视台做节目。有的节目主持人是华人,因为在节目中得罪广告主,节目被撤销,我这个嘉宾也就不再出现;有的有线电视台,我参加 过一次节目,但明显感觉编导在挖坑,就自觉不再去了;有的有线电视台和报纸捆绑在一起,涉华立场明显偏激,多次请我,我坚决不去。

有人说,中国在国际社会上已经经历了“挨打”的时代,现在我们还在经受“挨骂”的时代。这话虽然不错,但有时候我们是可以不给对方骂的机会的。相比之下,日本 BSTBS电视台的《外国人记者在日本》的节目比较客观,我近年来参加较多。

在中国,许多编导喜欢

“热闹”,因为这样收视率会好一些,在日本也是这样。编导多次对我说 :“你要敢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敢于激烈地驳斥对方。”有时候,我沉默的时间长了一些,编导就会在导播室通过耳麦让现场录制人员说:“让蒋先生说话啊! ”我注意到,每当我说出“激烈”的话后,第二天都会在节目重播时迎来日本右翼的板砖,好在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好。

日本许多电视台在录制国际时事节目时喜欢引用《环球时报》的报道,并在屏幕上亮 出《环球时报》的相应版面,底下配上翻译字幕。可以看出,他们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记得前年 5月,我参加一个讨论美国大选的节目。我预测特朗普当选的可能性为70%,一名美国记者立即怼道:“你根本不懂美国 !”我对他说,我常年从事中日关系报道,的确不懂美国,但我知道美国历史短,喜欢新事物。“8 年前,谁也不会想到一名非裔凭借‘变革’的口号可以当选美国总统。”后来,美国大选结果出炉当天, BS-TBS 电视台请我去参加实 况转播节目,我还因此被称为预言家。

最近一次节目中,一名韩国记者说 :“去年是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中国强大压力的一年。我们是弱国,是小国,为了保护自己部署了萨德,中国不说保护我们,却劈头盖脸地给了我们一顿制裁。”对于他的这种委屈,我没有去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微笑着对他说: “以后没事别惹中国。”结果,全场记者都笑了。

(摘自《环球时报》 图 / 王建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