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打仗很好玩

◎ 袁腾飞

Ai ni (Story of Heart) - - REMEMBRANCE -

日本武士信奉武士道精神,他们打仗时非常有意思。平安时代,日本武士在战场上先是远距离弓箭对射,而且双方要遵守一定的战争规则——不许射对方大将的马,只能射马上的人。因为在日本,马是很宝贵的东西。养马必须得有草场,日本国土狭小,草场不多,所以能够捕获战马是件很拉风的事儿。

等到所有的箭都射完了,武士们冲到一起进行肉搏战,但是必须是捉对厮杀。什么叫捉对厮杀呢?就是找跟自己身份相同的武士厮杀,上校打上校,大校打大校。不能是大校打少校,也不能是大校打中将,你的身份高了、低了都不行,一定要找和自己身份相同的人。这很像我们今天的相亲现场。

武士纵马出战,先是向对方高喊:我祖宗是某某某,干过什么什么大事,官拜啥啥啥;我爸爸是某某某,干过什么什么大事,官拜啥啥啥;我是某某某,干过什么什么大事,官拜啥啥啥。这么长的台词没有几分钟是念不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两家相亲,正在交换个人资料呢!而这个时候对方必须得耐心听着,因为一会儿他也得这么念。如果你对对方表示出不尊重,你念的时候对方也不尊重你。

这一长串台词都念完了以后,两个人开始互相打量,觉得身份级别都配得上,才能开打。如果一方把另一方打下了马,胜利者会割掉对方的脑袋。当然这个脑袋不能随便割,割之前有修养的武士会对对方说一句“得

罪了”,这才能下刀子。

日本武士之间的打法在中国人看来绝对是二百五。当然,战场情况是瞬息万变的,为了不使自己变成无名之鬼,也为了让对手能够看清自己的身份,很多武士都把自己的名号写在长方形的白布条上,系在头盔后面或者别在大铠的袖子上。因此一场战争打完,满地的尸体都顶着姓名,跟现在玩的电子游戏差不多。

日本的浮世绘连环画就是据此而来,每个出场的人物上方都有一个写着姓名的方块。不像中国的古画,如果不经过解释,很多人都不知道画上的人物是谁。看日本画时就不存在不知道人物名字的情况,他们有一定要让自己留名的传统。

在两个武士对打的过程中,双方的士兵都不许帮忙,谁要是帮忙谁就坏了规矩。眼看自家主将要落败了,你上去帮一把,把对方弄死,你的主将不但不会赏你,还会把你给宰了。因为你让主将丢脸了,还坏了他的名誉,以后他都没法见人了。

更有意思的是两个武士战斗,一方战死,脑袋丢了,割他脑袋的武士得意扬扬,而被割掉脑袋的武士家也不会垂头丧气,因为武士最好的归宿就是战死沙场。唯一的例外是,如果高级武士被下级武士割了脑袋,这是奇耻大辱,割脑袋的下级武士从此之后得意扬扬,被割脑袋的一方可就现眼现大了。

(摘自《世界历史很有趣:袁腾飞讲日本史》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