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聊男人之外

Ai ni (Story of Heart) - - TUNE - ◎ 张超

我去三里屯新开的“那里花园”喝了个下午茶。那天阳光无比耀眼,我和四个姑娘戴着太阳镜吃完了那一餐。组织吃饭的是我的一个美国朋友,她热爱电影,所有不工作的时间都在看电影、拍短片、剪视频。她也有天分,拍的纪录片拿了奖,后来索性辞掉记者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拍片事业。我们年龄相同,可她已经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这真让我嫉妒。

不记得是从哪一个周六起,她开始组织下午茶,把身边的朋友召集到一起聊天。每次她都会提前推荐一部电影或者一本书,让我们有主题可聊。开始的时候男生女生都有,后来慢慢地就只剩几个姑娘准时参加,气氛轻松,参与的人个个有趣,这也就变成了我周末的固定聚会。

那个周六,她推荐的片子是冯小刚拍的《唐山大地震》。桌上除了我都是外国人,没人知道这段历史,就算看了片子她们也觉得云里雾里。 从蒜蓉面包到甜品到饭后咖啡,我们聊了“大跃进”“三年饥荒”和“文革”,一路说到中国的 20世纪 80年代。我惊叹她们知道那么多历史事件和人物,也感叹就算知道这些,她们仍不能理解中

国人骨子里的怕事、仓皇、不安,以及对命运和天时地利的迷信。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下午茶对我的意义,这是我唯一一次和姑娘们在一起聊天,却完全没有聊到男人和感情。

记得《欲望都市》里有一集,律师米兰达在饭桌上发飙,冲着另外三个姑娘大喊:“男人男人男人,性性性,我们的生活里就没有别的东西可聊吗?”

我也分明记得七八岁的时候,打开一本书我们就能进入一个新的世界,汤姆·索亚跟哈里在半夜跑去墓地,80天环游地球那会儿不是年龄更小吗?可我们还能一起花一个下午粘一架飞机模型吗?是从哪一年起我们失去了对世界的好奇心,开始接受现实的条条框框,把自己塞进枯燥又不断重复的对话模式里的呢?

几个月前我投资了一个互联网项目,借机 跟对方的运营总监聊了很多,他问我:“为什么女人之间可以一下子好得形影不离,一起逛街、吃甜品、聊家庭,却不肯分享自己的职场人脉呢?那你们为什么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待在一起?而且我发现,女人们肯相互帮助的时候,都是在觉得对方没有威胁的时候。”

那一次的下午茶聚会对我简直有开天辟地的意义。几个姑娘在星期六的中午,彼时阳光明媚,有美好的食物和天气,我们围在一起谈论历史和政治,我想不出有什么比这更享受的了。我和朋友们招摇地在一起享受夏日阳光,我好爱身边这些跟我一同放空、扯天扯地的朋友,我们一起说着想要去的地方和要完成的梦想。咖啡可口,蛋糕香甜,连小院里的石榴树都怒放着,庆祝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好日子。 (摘自《我只想和你说说话》中国华侨出版社 图 /乐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