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与不说

[ 日 ]松浦弥太郎 张富玲 / 译

Ai ni (Story of Heart) - - TUNE -

住院的是我一位朋友的父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多次去探望他。伯父当时是癌症末期。我和那位朋友感情很好,但和伯父倒不是特别熟悉。

尽管去看望了他好几回,但我和伯父并不是特别有话聊,顶多就是聊一些家常事,然后我就回去了。可是有一天,躺在病床上的伯父突然对我说:“你心里有十个想法,就会把十个想法都讲出来对吧?这样说太多了,不好。”我听了十分震惊。

说起来我的确很喜欢和人说话。因为希望能让对方了解,在对方了解之前我会不惜言辞,用许多方式来阐述。不过,我不认为我在朋友的爸爸面前有这么多嘴,毕竟对方比我年长许多,我和他也不熟,再加上面对死期将至的病人,我不可能说太多。我也不认为朋友 会特意对父亲说明平时的我是什么样的。结果,我还没体会出这句话的深意,伯父就过世了。

一晃十年,最近,我突然领会了伯父那句话的含义。“就算你说了百分之百,也未必能百分之百都传达出去。”或许伯父想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数年前,我成为杂志的总编辑。和从前相比,我说明事情、陈述意见的机会变得更多了,而且说话对象增多了,于是我比从前更努力地传达自己的想法。可是,我发现如果对象有十人,接收到的内容也会有十种,细微的语感和文字的诠释、理解的方法都会因人而异。如果我想传达一个信息,却用了三种不一样的方式说话,也可能相应地导致不同的误解。其次,每个人能接收的信息“负荷量”有限,如果我 把自己心中的所有想法一股脑儿地全说出来,无法全吸收的人只会不堪承受,感到疲累吧。

不管是对自己,还是为了对方,话说得愈多,风险也愈大——领会这个道理时,我才体悟到伯父对我说的那句话的重要性。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自己的另一个毛病。为了让对方能够理解,我不只把想法全说出来,甚至就连对方没问的事都会一股脑地说个没完。或许我是为了消除自身的不安,才急着希望对方理解,但这终究只能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有些时候,在对方问起之前最好保持沉默。有些交流,只需明确回答对方的提问就够了。

伯父的教诲——说与不说的平衡,我花了好几年总算懂了。(摘自《崭新的理所当然》湖南人民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