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置点什么

Ai ni (Story of Heart) - - ELEGANCE -

我曾住过一所很简陋的房子,面积只有 17 平方米。屋顶没有天花板,有时,老鼠趴在房顶的大梁上一动不动,眼晴闪着犀利的光看着我,警惕地和我对视着。夜晚,我清晰地听见它们在瓦上肆无忌惮地跑来跑去,声音很大,我常在睡梦中被惊醒。

梅雨季节,屋里弥漫着的霉味会持续至 8 月。一下大雨,家里就会漏水,我常在半夜被从屋顶落下的雨水给打醒。

一次,有条近一尺长的小蛇从纱窗的缝隙中溜了进来。当时我在睡午觉,听见窗台上有枯树叶摩擦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有东西摔下后发出的沉闷响声,声音不大,我猜是个软体动物,凑近看,果然是条蛇。

窗外全是草,我曾见过有蛇皮挂在邻居家的屋檐下,所以对这种情形我也早有心理准备。虽然害怕,但更多的是噫怪( 南京话,恶心的意思)。

实在受不了令人如此狼狈的 住所,我开始整理房子。

我用大块白色泡沫固定在房顶当作天花板,遮住房顶的不堪,拒绝老鼠的肆意妄为;用糨糊把那扇破败的窗户用牛皮纸整个封住,再挂上一幅与窗户同样大小的线绣画盖住牛皮纸,使画和墙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我又用油漆在墙上画了一扇绿色落地窗,画满整面墙;在有空当的墙壁上挂些大大小小的装饰物,让屋内尽可能地显现出主人的情趣;在花 50元钱请人制作的简易书架上,除了书,还摆上用30 元钱买来的大卫石膏像;各种绿色植物插在装有水的瓶子里,被作为一种装饰放在书架上。

一张可收放的简易桌子,被我铺上了白色的台布,台布的下垂长度有 70厘米,这样的长度看起来很舒服。把这些搞定后,有人对着那面画着落地窗的墙壁说: “咦,这窗户好洋气。你家还蛮大的!”

这话让我很是得意,心里偷乐了好几天。当时,她没看出那落地窗是画上去的。她认为的“蛮大”,完全是因为那一整面墙的落地窗让房间有了纵深感。

我一共用了 135 元钱来布置这些。135 元,带给了我意料之外的满足与自豪。也许从那个时候起,我那颗蠢蠢欲动,忍不住要给周遭生活添置点什么的心,就开始肆意生长了。(摘自《这会儿的太阳好温暖》浙江人民出版社图 /Emily Isabella)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