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本身呐

Ai ni (Story of Heart) - - ELEGANCE - ◎ 吴秉衡

影片《新旧上海》中,袁先生因为工厂不景气暂时失业,并因此失掉了每天早晨的豆浆,但他仍然以“面子”为借口偶尔吃一次红烧蹄髈解馋。袁太太虽然常与丈夫斗气,却还是精心为丈夫准备红烧蹄髈。袁太太对袁先生的感情,虽已褪去少女怀春的悸动,却多了不少对自己、对爱人生命的尊重。

在北地,袁先生嗜好的红烧蹄髈又叫红烧肘子,是道名副其实的国民菜。有时自个儿想想,这道普普通通的菜的普及程度简直叫人咂舌!

以前翻看耿宝昌老先生撰写的《明清瓷器鉴定》一书时,曾经读到过一种叫作“肘子碗”的瓷器。由于仅仅是在插图里匆匆一瞥,我对它的印象也只是浮光掠影。后来,阴差阳错地,我收了一件清中期民窑出产的肘子碗。这才得了机缘,能近距离好好地欣赏这类瓷器。

我收到的那只肘子碗,因其釉色系在炒米色的底子上布满细碎的文武片,故而古董行里专门有个词儿称呼它——“米哥窑”。哥窑,自明代始,便归入奇珍异宝之列,常人难得一见,更别说日日捧用了。但是到了清代,一个“米”字悄然冠诸其上。于是,这高冷名物也渐渐得到市井烟火 气的滋润,有了新的演绎。

有一回,我和一位阅历丰富的前辈聊起了那只肘子碗。在听完我的介绍之后,这位前辈抿了抿杯中的咖啡,幽幽地说:“你说的这只碗倒有几分禅意。”

“禅意?”我两眼一亮 :“怎么会上升到禅意的层次了?”“因为它的名称,所以你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看不见它身上的禅意,”前辈继续不急不慢地说,“你想想,你刚才都和我介绍了,这只碗的釉水放在明代,是尊贵的代名词,可是一到清代,就开始平易近人了。这种角色替换,就蕴含了某种禅意嘛。”

前辈接着又说:“禅意这东西不好说破,说破就没意思了。还是跟你打个比方吧,你肯定能领悟,就一句——女学霸终究嫁男学渣。咱且不说网络小说,你先琢磨琢磨这句话,是不是这个道理。无论曾经多么辉煌灿烂,到头来,百川入海,还是得回归到生活本身。生活本身就是件神奇的事情。”

听完前辈的这番话,我会心一笑。果然,最走心的滋味还是那普通却又不平凡的家常味。 (摘自《检察风云》2017 年第 24 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