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量

Amateur Astronomer - - 奥赛专栏 -

酒店大堂的大厅,三场比赛,无声的较量。理论考试、观测考试、实测考试分了三天考。

考理论的那个早上,李昕老师早早就去翻译试题了,酒店Wifi也因此切断了。早餐吃得很匆忙,我们五个人,都是第一次参加国际奥赛,对即将到来的重头戏感到忐忑。早上九 点,我们进入了应试室,可爱的答题本已在桌上等待我们,考生间还竖起了白色的防作弊板。组委会的老师在解释说明什么,保加利亚语、俄语、蹩脚的英语,我们几个都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听懂要做的事。考试开始,考场中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翻试卷和写字的唰唰声,紧张的气氛让人几乎无

法思考。题目都不算特别难,只是很容易忽略细节或算错数。奇怪的是,今年不画北极熊,而是画保加利亚和希腊的勇士。好伤心,我来之前还画了许久的北极熊。对于画画天赋为负数的我来说,还有什么比火柴人更好的选择呢?考完后发现不止我一人画火柴人,便也放心了。虽说也考得不好,但相比后面的两个考试,理论考试简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观测考试时又是阴天,辛苦背了许久的当晚的星空,被乌云遮得一点都不剩了,换的是没有复习的天区和令人眩晕的各种计算题,还有莫名其妙、令人忐忑的电脑模拟题。从进考场发现要考笔试,到被叫到台上抽电脑考试的顺序,到考试开始,到结束回到房间,一切都不过转瞬即逝。所有数据都调皮地在脑海中躲开了,比我第一次用望远镜时还要不知所措。考完后的那天,天又晴了,真是气人。

考完观测,中间空了一天,我们抛开悲伤,打球、爬山去了,做了一天纯粹的孩子。

实测考试可不开心了,被我们抛在脑后,一定要弄点大动静出来。那长长的题,乱乱的图,让人看了难过,做起来更难过,难以下笔。主考官对题目和图片做了一些补充说明,但是由于他的口音实在是太奇妙了,我们五个都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四小时那么长,又那么短,我的心没有一刻平静。午饭时,饭桌上陷入了长长的沉默,发下来的实测答案更让人无法下咽,那秋景也变得萧瑟了起来。

心上中了三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