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

Amateur Astronomer - - 奥赛专栏 -

这十天,我们彻底回到了孩童时代,在保加利亚的秋天里释放天性。

参观当地天文台,勇敢地走上圆顶外镂空的高空走廊,在山顶看云霞明灭;去斯莫良的露天体育场打排球,从一窍不通到能接球反击,奔跑、跳跃,沐浴阳光,大汗淋漓;去天文馆看天象节目,听小时候听过的天空里的故事,到星球上旅行;在联欢会上唱My love,享受与国内截然不同的灯光与掌声;在空闲时间全队乘公交溜到斯莫良小镇去玩,看美丽的城市风景,吃好吃的雪糕、喝香浓的咖啡,感到无比惬意。

联欢会前的空闲时间本来是用来排练节目的,可是一群玩疯了的孩子加上一个躁动的孩子王李昕老师怎么肯乖乖待在酒店,他带着我们溜去了附近的滑雪场。我们爬上了那一座还没有积雪的雪山,在半山腰上回头,又惊又喜。惊,自 己爬了这么高,也不累;喜,远处的风景竟如此美丽。红砖蓝瓦,碧绿的草地,与远处的山相得益彰,比画还美。照片里的我们,在高高的草丛后面,就是一个个被大自然拥抱着的幸福的孩子呀!返回的途中,在孩子王的带领下,我们还吹起了蒲公英,漫山遍野地跑来跑去,又笑又闹。山脚下矮得没法放脚的秋千,我们竟然也荡了半天,又为幼稚的自己笑了半天……那才是最真的我们呀!

去Shirraka Laka村庄看艺术学校的表演,站在大厅的后面拍照,感觉自己被这音乐与舞蹈深深感染,几位外国朋友已在后面跟着音乐又唱又跳,东方人的矜持让我压制住了自己随时蹦出来的灵魂,许久没有这种唱唱跳跳的欲望了,心中似燃起了熊熊大火,快乐得不得了。最后一个节目,演员们下来拉了一群观众跳舞,我也在其中,欢快的音乐,热情的舞蹈。跳着跳着,我们围成的小圆变成了很大的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我的心幸福得都要融化了。演员们是孩子,我们也是孩子,即使语言不通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快乐。

我们与意大利队在外出参观返程的路上结下了深深的友谊,我们共进晚餐,互换礼物,聊天说笑。意大利队中还有一位中意混血儿,我们都被吓得不轻,又觉得很好玩,只是我们的对话都被他听懂了,有些尴尬。晚上,韩国队、瑞典队、泰国队、意大利队、乌克兰队还有我们一起玩狼人,是的,狼人!当时我们的心中掀起的岂止是惊涛骇浪,惊讶于狼人竟如此的国际化。英文版的狼人实在是神奇又好玩,我们时而沉默尴尬,时而吵得面红耳赤,吵完之后又一阵爆笑……

Pamporovo的秋日,因我们的欢笑生动了许多。

中国队员与意大利队合影,华裔选手Jacopo C hen(右三)最终获得高年组金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