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

Amateur Astronomer - - 奥赛专栏 -

在Pamporovo的最后一夜,银河格外璀璨,似不想让我们带着遗憾离去。我和田秋实坐在酒店后的秋千上,等待十四的月亮落下,想着拍下冬日的银河。我们毫无睡意,又冷又饿,却又不舍眼前的繁星,不愿回去加衣服。正遇上半夜离开的一车人,朦胧的睡意,满大堂的行李箱,很是壮观。不一会儿,大巴一溜烟离去,大堂空了,心也空了……

东升的猎户与大犬,让人怎么也看不够。时光你停下吧,太阳请不要升起。可太阳终究会升起,拥抱过美丽的志愿者姐姐后,我们迎着初升的太阳离去。天那么蓝,树林被阳光染成了金色,和来时不一样,却又一样,一样的招人喜爱。

登机,起飞。身下的保加利亚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再见了,金色的树林;再见了,玫瑰的花香;再见了,静谧的小街;再见了,可口的蔬果牛奶;再见了,可爱的朋友们……

来年深秋,我们相约pamporovo,去滑雪,打雪仗吧!我们不见,不散!

在保加利亚星空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