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是天上一颗星

Amateur Astronomer - - 天文杂谈 - 文/北京师范大学高爽 图 /Jam ie

从本期开始,我会在这里开辟一个新的专栏,讲一讲和天文、文学有关系的诗歌,再讲一讲诗歌里面的天文学。作为专栏的第一篇,我决定讲去年年末翻译的一首法国小诗《公园里》。

公园里【法】普列维尔一千年一万年也说不尽这瞬间的永恒在冬日的清早你亲吻了我我也亲吻了你亲吻在蒙苏利公园公园在巴黎巴黎是地上的一座城大地是天上的一颗星

这首法国著名诗人普列维尔的《公园里》早已经有过很多个中译本。但我在看了原文之后,发现还没有真正准确的中译本,于是自己翻译了上述的版本。之前的版本,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先生的版本,会把最后一句翻译为“地球/是天上的一颗星”。粗略看起来,没有错。但如果严肃对待地话,英语中的“earth”这个词(法语 le terre)当然有地球的意思,但同时还有大地、土地、尘土的意思。在这首诗里,诗人想用一种类似于卫星拍摄地面的慢慢扩大视野、增加距离的感觉,表达“苍穹之中一个小我”的感受。前面提到“巴黎/是地上的一座城”,这个时候视角是巴黎城,当然眼中只有大地;后面顺序接下去,也只能是大地,不能是地球。实际上,天文学的科普读物中也经常犯类似的错误,我称之为“科学马后炮”。我们今天人人都知道我们脚下的这个世界是一个球体。但这不等于“earth”(或 “terre”)要 永远翻译成地球。在人类获知这个世界是球体之前,在更长的历史时期里,“earth”就只是大地。我们常说,“古希腊人懂得了地球是圆的”,这句话在语言上和天文学上是一句双重病句。地球,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球,都已经将其命名为“地球”了,形状是圆的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科学史上不存在“懂得了地球是圆的”这样自我矛盾、自我指涉的逻辑问题。事实上,在理解我们这个世界为球体之前,是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地球”这个称呼的。能用的称呼,只能是大地。诗人在诗歌中,从特写,慢慢拉远了镜头、增大了视野,最后让大地成为缥缈空中一颗星。那么,事实上,我们要把镜头拉远多少,才能察觉大地是球状的呢?地球的半径约为6400千米。在一个400米操场的范围内,地球曲率对地面平面造成的偏离,只有不到1毫米,肉眼当然是感受不到的,所以感觉操场是平的。对于整个北京的范围来说,地面对平面的偏离最大达到几百米。如果这么大的地区是完全开阔的草原,极强的视力有可能分辨出这几百米的差别。但对城市来说,这样的偏差淹没在建筑物和附近的山地间了。对于1000千米的范围来说,地球表面的弯曲,会让地面偏离平面几十千米。这个差别,就比较容易分辨了,也不会再埋没于山区和建筑物之间。但是,人的身高只有1米多,站立在地面上,只能看到附近的一小块地面。要想看到1000千米范围的地面,就只能离开地面往高处升。根据地球的尺度计算,差不多要达到80千米的高空,才能俯瞰1000千米的范围,从而明确察觉地面变弯。这个高度,已经超出国际航班所在的平流层,进入了地球大气层的中间层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