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拱形小山(V alentine D om e) ——遗留在澄海上的一颗心

Amateur Astronomer - - CONTENTS - ——编者的话□鲍国全

“月亮之上”系列已刊载完毕,作者依据自己长期的观测与拍摄经历,为读者朋友梳理出了一份概要性的月球游览与高倍摄影的参考指南。从本期开始,作者将带领大家逐个认识和了解月球上的“花容月貌”,从各地貌的成因、发现、分布、特点以及观测与拍摄的最佳条件(天气、月相、时刻、器材)等方面做更为细致的介绍和讲解,文中提供的照片均是作者亲自拍摄。“明明如月,依时可掇”,相信读者朋友在作者如数家珍娓娓的讲述之中,一定会对月球上的地貌熟悉而且亲切起来,在不断的观测与拍摄的实践中,也一定能称为一名“赏月”“摄月”的行家里手。

拱形小山(dome)是比较少被同好认识的月面地貌,先简单介绍它们是什么样的构造。拱形小山主要是由两种火山活动形成的细小隆起物:一种是由宁静式火山喷发(effusive eruption)造成,就好像夏威夷的盾形火山;另一种是由岩浆入侵(magmatic intrusion) 造成。一般拱形小山的直径介乎5至20千米,高度只有几百米,坡度不大,有些小山的山巅会出现1至3个的微小坑洞(火山喷口)。拱形小山多是单一出现,也有成群出现,常见于月海内。由于它们比较矮小,要在低斜的光照下才特别明显,在高光照的情况下,会比较难于辨认。一座扁平的拱形小山,孤独 地、静悄悄地躺卧在澄海的西北边陲不知多少岁月(图1),虽然它的西北面不远处是著名的高加索山脉,但一直都比较少人留意它的存在。时光流逝,参横斗转,终于在1966年6月25日的晚上,一位美国的业余月球行星观测家轩宁先生(Alika Herring),利用月球行星实验室(Lunar and Planetary Laboratory, LPL)的一台155厘米口径反射镜,放大倍率达900×,视宁度7/10的情况下,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让世界各地的天文爱好者如梦初醒地抢着观赏它的风采。当晚轩宁所做的详细绘图中,这座拱形小山的外貌就像一颗心似的,所以特别为它起了一个很浪漫的名字——情人拱形小山(Valentine Dome),这个名字 很受月球观测者欢迎,一直沿用至今。绘图中最惹人注目的是有一条悠长的月溪横越了表面,看来就像一根红线将一对爱侣的心系在月面上,永不变改。未讨论情人拱形小山前,在此略为花点篇幅介绍一下轩宁先生。轩宁是五六十年代美国业余天文界的一位传奇人物,他既是一位磨镜的魔术师,也是一位超卓的月球行星观测家,他在天文界的成就,可谓硕果累累,出类拔萃。轩宁出生于美国夏威夷群岛,1951年前赴加利福尼亚州,认识了著名的业余火星观测家汤姆基夫(Tom Cave),并受雇于他开设的基夫光学公司 (Cave Optical Company),负责磨制反射镜的主镜。在基夫光学的十多年间,他总共磨制了超过数千块镜面,质量极佳,因此基夫光学的牛顿式反射望远镜也声名大噪,广受世界各地的天文爱好者欢迎。轩宁先生拥有一双如鹰眼般锐利的眼睛,利用一台自己磨制的32厘米反射望远镜来观测和绘画月面的地貌。其精准而秀丽的绘图,引起了著名的天文杂志“天空与望远镜”(Sky & Telescope)的垂青,自1958年5月那期开始,便刊登了他的月面绘图,持续了差不多十

年。根据轩宁自己的描述,这台32cm反射望远镜之质素,是他曾经磨制过的3千多块镜片中,水平最高的一片。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开始全 力发展派人登陆月球的计划,而当时著名的月球行星天文学家杰拉德•古柏 (Gerard Kuiper)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市成立了月球行星实验室(Lunar and Planetary Laboratory)来 配合这个计划。他的团队利用一台设在卡特琳娜天文台(Catalina Observatory)61寸(155厘米)的反射望远镜,对月面展开详尽观测和拍摄,其后出版了举世知名的《综合月球图册》(Consolidated Lunar Atlas)。而轩宁的月球观测才华,也被古柏看中,邀请他负责观测月面,特别是边缘的区域,并作详尽绘图。其后他更被派往夏威夷、智利等地,利用他那台32厘米望远镜测试大气的视宁度,作为日后选址设立大型望远镜的参考。情人拱形小山是一座很巨大的拱形山,直径27×33千米,高度由东边向西部放缓,表面散布了一些类似山丘的突出物,而在南部的突出物则集结成群。那条横越表面的幼小月溪,更引起很多月球观测家的兴趣,不少人尝试用自己的望远镜,看看能否观测到或拍摄到这条月溪。其中英国著名的月球绘图观测家晓尔也用了一台25厘米反射镜作了一系列的绘图,可惜仍未能显示出这条月溪的容貌来,有些月球观测家更认为一般的天文爱好者是难于观测或拍摄到这条月溪的。而笔者也是阅读了晓尔的名作《月球绘图作品集》(A Portfolio of Lunar Drawing)内的描述, 才知悉月面上这个有趣的地貌,也开始尝试用摄影的方法去捕捉这条月溪的倩影。2003年9月16日21时11分(世界时),笔者将新购入的25厘米反射镜第一次指向这座拱形小山,利用一部简单的网络摄像头(Web Cam),配上一个5×巴洛镜,成功拍到了情人拱形小山的高分辨率照片。最喜出望外的是,照片上更清楚地显示了这条一直令人

期盼的月溪来。月溪源于澄海上一处断层的西端,沿东南方横亘整座小山的表面,并向西北方走去,而终止在一群小山丘的附近 (图2)。轩宁先生绘图上的月溪确实是存在的,而业余天文爱好者也真的可以拍到它的影像。其后笔者参考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发表的由月球探测器拍得的最新照片(图3),情人拱形小山显现更多的细节,还可以看见 几条更纤细的月溪。另外,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也在当晚拍得的照片内出现,在情人拱形小山西北不远处,笔者还找到一座未有记载的拱形小山【笔者按: 美国的月球行星协会曾经编制了一份已确认的月球拱形小山目录供会员参考用,但已多年没有更新过,所以月球地质研究群组(Geologic Lunar Research Group, GLR)编制了另一份新的拱形小山目 录】,直径只有14×11千米,比较扁平,表面还有两组突出物。这晚的拍摄成果, 亦经由月球地质研究群组提供了观测研究报告,并发表在专业天文期刊内。自从有关情人拱形小山的观测报告发表后,引起更多人尝试在这区域内找寻“新”的拱形小山。2013年8月27日,一位美国的月球爱好者菲利浦(Jim Philips)先生,利用摄影方法,在情人拱形

小山的东南方附近,找到两座未被记录的拱形小山,其中的一座也有一条很幼小的月溪横越其表面。2017年9月11日,笔者在情人拱形小山的西南方,找到另一座“新”的拱形小山, 直径是18千米,高约65米,非常扁平,不易察觉(图4)。月球地质研究群组分别将这5座“新”的拱形小山定名为V1、V2、V3、V4和V5。经研究分析后, 认为这些小山都是由 岩浆入侵造成的, 而小山表面月溪的形成是和地层的张力有关。有兴趣观测或拍摄情人拱形小山的同好,最好选择在农历初七至初九左右的晚上,这时它比较接近明暗界线,在低斜的阳光照射下,地貌结构更明显,是理想的观测和拍摄时机。要是有同好能于下半夜观测,农历的廿一至廿三日,也是很理想的时段。只要用望远镜在情人拱形小山附 近的地区扫视或是拍摄,可以看到很多类似小山的隆起地貌,要是幸运的话,也可能找到一些未有记载的拱形小山。一些拥有25厘米口径或以上望远镜的同好,也可以尝试拍摄情人拱形小山的另外几条更纤细的月溪,看看能否捕捉到它们的倩影,或是看看可否目视观看到这些月溪,向自己的能力挑战。

图1 情人拱形小山(箭头指向)在澄海的位置,其左上方是高加索山脉, 因较接近晨昏界线,所以拱形小山明显易见。(本文所有图片都是北上南下,东右西左的定向,以下同)

图2 2003年9月16日晚上,笔者拍摄到横越情人拱形小山表面幼小的月溪。箭头所指是新找到未有记载的拱形小山。

图3 美国航空航天局发布的情人拱形小山照片,很清楚地显示出那条横越小山的月溪,亦可以看见有另一条较纤细的月溪。要拍摄这条月溪,需要25厘米以上口径的望远镜。

4 情人拱形小山(V1)附近新找到的拱形小山,因为它们比较扁平,所以较难辨认。V 2和V 5都是由笔者找到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