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猎“军”,终破六十

Angling - - Contents - 撰文/摄影 江西·抚州侧卫

河西水坝是路亚爱好者的天堂,路亚对象鱼种丰富,不仅有翘嘴、红尾、青梢、马口,更有大眼华鳊、斑鳜、牛尾巴和大军鱼。

炎炎七月,烈日当空,微风轻拂,却感觉不出一丝清凉。市内最高气温达37℃,这样的天气怎么出钓呢!对于一天不甩竿都手痒的我来说必须要调整路亚计划,不走寻常路,迎难而上,主动出击。

七月中旬,市区下了一场大雨,野河发大水了,玩手竿的钓友特别高兴,因为又到了一年一度钓草鱼的季节。听说一位 老钓手在我曾猎获军鱼的战场河西水坝,每天都能钓获十多条草鱼,我顿时想这个季节的军鱼的咬口会不会如九十月份那样凶猛呢?按照以往的作钓惯例,七八月份是我作钓马口的季节,用马口亮片偶尔能中获小型军鱼,但大型军鱼很少能够碰到。河西水坝可是深藏大型军鱼的地方呀,大水之后或许有奇迹发生,我得去试试。

河西水坝是路亚爱好者的天堂,路亚对象鱼种丰富,不仅有翘嘴、红尾、青梢、马口,更有大眼华鳊、斑鳜、牛尾巴和大军鱼。虽然对象鱼种丰富,但不明水情、鱼情的钓手在此作钓大多十路九空。摸不透水情的规律,把握不准对象鱼的习性特点,用拟饵是很难有所收获的。本地钓手大多选择在电站出水口处使用海

竿挂串钩的急水漂死守法,运气好者能收获不少翘嘴,但很少能钓获军鱼。河西水坝是一个需要智慧、胆量、技巧、耐性的钓场,是一个挑战性极高的战场。

今年的河西水坝的水情和2016年的基本一致,水坝中的所有闸门全部关闭,只有西侧发电站在不分昼夜地工作。由于拦水闸门闭合不严,除西侧电站发电时出 水口处有大量排水外,东侧亦有多处闸门缝漏水,形成了喷射瀑布区。我将大战军鱼的钓点选在电站西侧靠近出水口处的闸门下,欲到达此处标点必须攀越闸门,通过高约6米、宽24厘米的闸门顶才能到达,全程近200米。我身边的大多数钓手都恐高不敢前行,认为这是拿生命在钓鱼不划算。可对于我来说,这里是我的路亚菜地,到此作钓我已经轻车熟路了。

首战暴拉红尾

7月23日周末,晴,大水过后第五日,我拎上芦叶竿独自骑车满怀激情地直奔河西水坝。我顺利翻越闸门,通过“独木桥”爬到作钓军鱼的钓点。这里的水情并不乐观,水下的军鱼因受到惊吓大多会躲进发电站底下,不敢轻易就饵,即使会游到外面,也大多是沿着闸门根部的槽沟从飞喷的瀑布里侧悄悄地潜出来。今日闸门下的瀑布水花较大,拟饵可以横向飞过瀑 布,但很难进入瀑布的内侧,通常拟饵刚入水就被瀑布的水花冲到外侧去了,偶尔有贪食的翘嘴或红尾在飞溅的水花下中钩。

我挂上CC-60试了几次均无功而返,拟饵根本无法切进瀑布内侧。我在外侧水花下作钓了近半个小时,一个咬口都没有碰到,看来今天想要猎获军鱼有点困难了。我只好转移标点到东侧闸门处的三个瀑布下试试运气了。经过试钓,中间的两个瀑布都无钓获,只剩下最东侧的水泥墙边的那处瀑布了,如果这个点再无咬口就只能到下游浅滩处作钓马口了。

东侧第一个闸门瀑布旁,在墙角洄流区有一片被大水冲刷后留下的卵石区,是个不错的站立点。在这样的急流区作钓我有自己的绝招——铅头钩针尾逆抛顺流法。我曾运用此法在东线战场狂拉翘嘴。眼前的水情和鱼情比较乐观,从闸门缝隙喷射而出的水花沿着一层一层的水泥台阶灌注而下,最下方的水泥台阶距离水面只

有10厘米左右高,时不时有小鱼跳上来。

凭借之前的作钓经验可以判定,在瀑布的台阶下肯定躲藏着翘嘴或红尾,铅头钩针尾在这里肯定能派上用场。我挂上3.5克铅头钩小针尾来到瀑布下游的东侧水泥墙边,朝着瀑布边沿的缓水区抛投。拟饵刚好落到最下方的台阶上,瞬时 又被瀑布冲出台阶,我高举钓竿快速地收线,让钓线保持有一定的垂线。拟饵漂出不到50厘米远时,我感觉到铅头钩被牵住了,我果断地向右后方抽了一下,随即而来的便是竿尖连续抖动。我猛烈地收线压竿,保证竿、线、饵处于绷直的状态,以便补枪刺鱼。

连续抖动的竿尖已经让我确定是中鱼了,只是由于在顺流中中钩,抽竿后钓线并没有紧绷起来。瀑布的水流太快了,即使竿子已抽到最大幅度,钩子仍不能刺穿鱼嘴,所以我一边飞速收线一边往下游撤步。不待竿尖压低,我又迫不及待地再次发力抽了一次,这一次手上传来了实实

在在的沉重感。鱼儿借助急流的力量在水底下乱窜,弄得手上的压力一会儿增大一会儿又陡然消失,但我确信鱼儿并没有脱钩。

此时,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收线,当鱼儿离开瀑布水花区进入缓流区时,竿子才恢复了正常的压力。中钩的鱼儿体型不大,我所站立的钓点不易起鱼,需把鱼儿牵至瀑布旁边的卵石区才行。我将鱼儿快速移向瀑布左侧的卵石区,然后顺势发力上挑竿尖,小鱼成功出水,就饵的是一条半斤重的小红尾,我拍过几张照片后将其放流。我的目标是钓获军鱼,希望在瀑布的台阶下藏有小型军鱼。

我重燃信心,继续回到瀑布下游的钓点采用逆抛顺漂的钓法作钓。接下来的情况让我始料不及,一条军鱼都没有钓获,反倒是红尾一条接一条地中钩,且大部分是劫口。我那掐了尾巴的T尾已被红尾咬得稀巴烂了,可红尾们仍乐此不疲。钓到上午11点,我已经钓获了30多条红尾,最大的一条二斤多重,其他的一斤左右重。更奇妙的是,这期间马口也来凑热闹了,三条近20厘米的马口在左侧卵石旁的浅急滩处发动攻击,被我成功飞起。军鱼虽然没有钓到,却收获了外挂鳈鱼之喜,这一阵狂拉让我过足了手瘾。

再战追平纪录

暴钓红尾之后,永修独钓江湖战队的队长李哥来了。在这里他没有钓到红尾,反倒是小型军鱼被他连连戏谑。老手一出马,果然不同凡响。李哥在这里钓了两天就回去了,我依然在坚持寻找军鱼的踪迹。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几乎天天奋战在河西水坝,期间陆陆续续钓获了几条小军,但我的目标是要破之前的军鱼纪录。此前我在这个钓点钓获的最大军鱼是58厘米,而当地传统钓法却钓获过超过65厘米长的军鱼。我虽出勤率高,两年下来也未有幸超越60厘米,或许是缘分未到吧。

7月27日周五,我又趁着中午休息时间拎着芦叶竿出发了。此时气温高达37℃,但对于河西水坝这个钓点,只有高

温出钓才有收获的可能。老手们讲究“不钓午时鱼”,可我却不走寻常路,非要选择烈日当空气温正高时出钓。可能钓友忽略了军鱼的另一个习性:气温越高,活性越高。水坝下的大型军鱼很狡猾,钓获它们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它们出没的道路上洒下诱饵,然后静静地守候它们从发电站底下钻出来。各种有利条件都已具备,就差军鱼出没了。周四坝上水满,河西发电站五台电机组开足马力发电,这样一来藏在电站底下的鱼儿全部被冲出来了。刚被冲出来的对象鱼是不会开口的,但这儿的鱼是老鱼,早已适应了这里的水情,路亚军鱼的大好时机到了。

中午12点左右,我再次爬到闸门下的标点。由于昨天五台机组发电,导致今天坝上水位下降了很多,水压也降下来了,形成的瀑布水流冲击力不大,抛投过去的拟饵刚好能切进瀑布的水帘,这真是一个利好的机会。饵盒中的正版CC-60在前天中获一条军鱼后,由于我的操作不当被军鱼切线抢走了。如今我只能使用一款红白色的山寨版了,为了防止军鱼中钩后强大的“死亡翻滚”会将尾扣拧脱,我特意用PE线将其尾部一圈一圈地进行强化固定,并换上了4倍加强的单钩。个人感觉单钩中鱼后,跑鱼的概率要小一些。

尽管如此,还是遇到了一个操作技巧的问题,即如何克服瀑布的冲击力使拟饵从瀑布帘里侧被收回。拟饵的压舌板能够很好地克服这一问题,长舌板米诺钻得深,效果会更好一些,但诱鱼效率不如CC-60,且某些长舌板米诺换上加强三本钩后在急水中的泳姿非常不自然。本来铅头钩T尾是钓获军鱼的比较好用的一款拟饵,但在瀑布这样的环境中铅头钩老是被瀑布冲出来,综合来看还是CC-60更好用一些。

我将山寨版CC-60准确地抛入瀑布前的空当,之后伸长手臂,将竿尖高高举起,同时快速地摇轮收线,在压舌板的作用下拟饵很快地钻入了水下。我一边加速收线一边猛地往左下方压竿,刚刚绷直的PE线也很顺畅地切入了瀑布。不过,今天的鱼情并不乐观,通常如果有军鱼沿着瀑布下的槽沟活动,前两竿便会中鱼,可我作钓了十多分钟都没有碰到咬口。我在此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我必须半蹲着将钓竿竿尖插入脚下的水里。山寨CC-60在

水中被快速拖行产生了很大的阻力,尤其是经过瀑布溅落的水花区,握竿的左手酸疼不已。抛投了四五个回合后,我就难承重负,必须躲到闸门角落里休息一下才行。作钓十多分钟,休息五六分钟,这是无口情况下高温作钓的战术。

我在此已经作钓了一个多小时,信心即将被消磨殆尽,突然一记凶狠的咬口传来,被太阳烤得焦烂的心情也立马活络起来,顿时感觉丹田下一股真气直冲头顶。我第一时间高抬竿尖与鱼儿展开对拔。对拔?!没错,就是对拔!瀑布下暗藏 着一条被大水冲裂的水泥台阶,故而形成了一条大槽沟,军鱼一旦中钩将会第一时间钻向槽沟,若让军鱼进入沟槽就代表 着切线的悲剧又要重演了。所以,我必须趁着鱼儿还没有回过神儿来就将其控制在水体表面或是拉到瀑布外围。

中钩的军鱼可没有那么容易就范,它使出了“死亡翻滚”的杀手锏开始原地飞速打滚。军鱼的力道太强劲了,一味地死扛即使钓竿能挺住,钓线和钩子也不一定能挺住。我试图回松了一下钓竿,发现中钩的鱼儿并没有往下钻的意向,于是我改变战术,采取放一下、回绷一下的招数。这一招既有效地防止了军鱼往下钻,又巧妙地化解了军鱼原地翻滚时对钩子

产生的破坏力。

我小心地与军鱼对搏,从回牵时的力道可以判断出中钩的军鱼个头不小。之前我钓获的个头最大的军鱼58厘米长,不知当下这条能不能刷新纪录。我有意将鱼儿向瀑布外围牵引,但中钩的是一条狡猾的老鱼,它借助瀑布水花外泄的有利条件,一次次地化解了我的战术,始终不肯钻出水帘内侧。我只好稳稳地高抬竿尖,从水帘内侧将其慢慢地牵引至脚下。其间遭遇的几次原地翻滚也被我的“怀柔”政策化解了。

我的脚下是一片面积比较小的瀑布

区,也是一片充满危险的水域。左边是一个直角的坝臂,右边的水下是水泥台阶角。控鱼时,我很难将其带往右侧,带出时又要谨防台阶角割线,我的正版CC-60就是在这个死角区被切线抢走的。凭手感判断这一次中钩的鱼儿个体更大,我须付出十二分的小心才行。

在瀑布的水花下,我收放自如沉着应对,庆幸的是这个死角区下的台阶没有被大水冲裂,我可以允许它往下钻。几个回合之后,鱼儿露出了水面,果然是一条又肥又长的军鱼。从二十多米外的水面一直被牵至脚下,鱼儿的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我看准时机一网下去将其抄上来。这条鱼儿活性十足,即使落入抄网仍使劲地翻滚。

当我取钩时发现,山寨版CC-60的

尾部连接环已经被它拧没了,单钩挂在它的嘴角。拟饵腹部的三本钩中的两个钩子同时正面挂在鱼嘴上,其中一个钩子已被拧变形了。如若不是腹尾两个钩子都挂中,这条军鱼恐怕又成功逃脱了,我再一次领教了军鱼“死亡翻滚”的威力。我展开量鱼尺为其测量,这条鱼体长58厘米,追平了我之前的纪录。为了新的纪录鱼,我只能再接再厉了。

喜迎暴军之乐

8月1日,我再次独自一人悄悄前往河 西水坝,还是原来的站立点,还是瀑布流水,不过这一次坝下退水近一米多,坝上的水位也下降了很多。原先漏水的闸门缝被维修工人堵上了,坝下的喷水瀑布没有了,这样的水情非常适合作钓藏身坝下槽沟内的军鱼。我依然使用那款红头白身的山寨版CC-60,沿着坝坎将其横向抛投过瀑布,之后按照此前收饵的手法开始收线。抛投第一竿就获得了明显的咬口,凭经验判断是小型军鱼在抢饵。

抛投到第二竿时,拟饵穿过最大的瀑布区后猛然发动攻击,我快速抬竿刺鱼,

cc-60成为我路获军鱼的功臣

CC-60虽战功赫赫,但也是伤痕累累

一次又一次地出钓,一次又一次地设定新的目标,这就是我的路亚征程

军鱼一直以来是我的目标鱼种,刷新纪录成为了我的终极梦想

军鱼大多躲在瀑布水帘内侧,只有将拟饵抛入水帘内侧才能拥有钓获的可能

为钓获的军鱼测量体长

合适的拟饵是擒获军鱼的关键 因这里的鱼儿吃口猛烈,所以钓获它们也要付出百倍的心思

军鱼让我备尝路亚的辛酸,也让我收获了无限的快乐

我将钓获的鱼儿养在小池子里

我的58厘米的军鱼纪录终于被刷新了

我的被咬烂的铅头钩T尾

我路获军鱼的梦想之地——河西水坝

我钓获的鳈鱼

水坝中的军鱼格外狡猾,对钓手的钓技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此次出钓我虽然钓获了新的纪录鱼,但距离目标还相差甚远,接下来的钓程再接再厉吧!

水坝附近的马鞭草

站在水坝上抛投固然危险,却能获得较高的中获几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