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饵大战淡水白鲳——关于路标白鳞沉水米诺及鲌湾70S 8克沉水铅笔的极限测试

——关于路标白鳞沉水米诺及鲌湾70S 8克沉水铅笔的极限测试

Angling - - Contents - 撰文/摄影 本刊编辑·王鹏

谈及淡水白鲳,可能很多钓友并不陌生。这种鱼的学名为短盖巨脂鲤,原产南美亚马孙河,在大多数钓友的印象之中,淡水白鲳应该是属于热带和亚热带鱼类。然而,随着我国鱼类养殖业的迅速发展,淡水鲳鱼于1982年被引入我国台湾省并经人工繁殖成功之后,开始在淡水鱼塘推广养殖。1985年,淡水白鲳从台湾省经香港引入广东省试养,1987年获得人工繁殖成功,以后逐渐推广全国。到了现在,即使在东北地区的夏季,也有很多养殖塘可供路亚爱好者去作钓白鲳了。

就在今年7月底,我接到了钓友“不还”发来的微信消息,他给我发送了一段小视频,视屏中他将一条淡水白鲳飞上了 岸,然后高呼这种对象鱼的拉力真是太强了。紧接着,“不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去钓一场,还说这种作钓体验会令我终身难忘。本来我对于连日来辽宁地区持续38℃左右的高温是比较抗拒的,但是突然想到我的好友李和平之前给我邮寄了一批路标的拟饵,而且从“不还”那绘声绘色的描述中,我确实对于作钓淡水白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面对这样极致的对象鱼,正好是一次测试拟饵性能的绝佳机会。于是我又跟“不还”通了一次电话,约定好了出钓的时间和集合地点之后,便开始整理装备,准备去会一会这种号称“拟饵杀手”的淡水白鲳。

7月28日清晨,我和“不还”在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西北二环路集合,然后驱车驶上高速,向辽宁省抚顺市进发。因为我之前和“不还”做过详细的交流,所以在拟饵的选择上也是下了一番功夫。据“不还”说,在抚顺的那处钓场作钓淡水白鲳,拟饵的连线双圈和钩子有50%以上的概率被拉开,这听起来十分惊悚,而且从他说这话的表情来看,似乎没有一点儿夸张的成分。经过精挑细选,我最终选定了路标的白鳞沉水米诺和路标鲌湾70S 8克沉水铅笔作为我当天的主要测试饵。选择这两款硬饵作为主打饵,原因也非常简单。首先,“不还”告诉我说淡水白鲳的嘴巴非常小,太大的拟饵根本吃不进去,而且我们要去的池塘面积并不大,也不需要远投,所以选择这两枚小饵正合

适;其次,因为近日来辽宁地区连续的高温闷热天气,使得水面系的拟饵并不是那么好用,所以这两款沉水型拟饵正好是首选。至于为什么不适用软饵,我想说的是,淡水白鲳与俗称的“食人鱼”有着较近的亲缘关系,即便是硬饵都有可能在它们的嘴里变成“鸡肉味儿嘎嘣脆”,如果用软饵的话,对于白鲳来说岂不是像咬碎果冻那样简单?

作钓思路和拟饵都确定了之后,接下来就要想一想这两款拟饵将要面对的极限测试了。面对狼性十足的淡水白鲳,我觉得这两款拟饵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有以下几点:

一、之前听钓友“不还”介绍说,淡水白鲳并不会像鲈鱼和翘嘴那样追饵,而且由于连日来的高温无风天气,它们会变得更为慵懒,所以它们可能只对在面前经过的唾手可得的食物感兴趣。这样一来,要想成功邂逅白鲳的咬口,拟饵被慢速操控过程中的泳姿就显得极为关键。在我看来,无论是沉水米诺还是沉水铅笔,都是要划归为反应饵,也都是用于Power Fishing(高效作钓)的,如果对其进行慢速操控,泳姿可能就不会像快速搜索时那样活泼了。因此,这两款拟饵的泳姿设计可以说是本次评测的重中之重。

二、淡水白鲳生有一口让人望而生畏的尖牙利齿,咬断树枝不在话下。在用路亚钓法作钓它们的过程中,硬饵被咬碎、双圈和三本钩钩门被拉开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这两款拟饵的饵身坚固程度、漆 面涂装工艺质量以及双圈、钩子等配件的坚固程度均会在本次测试中有所体现。

三、虽说我们作钓的池塘面积并不大,但也不是太小,这对于抛投距离还是有一定的要求的;另外,在如此闷热的天气里作钓,池塘岸边的水草区边缘以及氧泵周边都是不容错过的标点,因此我们必须进行精准抛投才能获得更多的咬口。这对于拟饵的抛投性能来说也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在行车的过程中,我和“不还”一路畅聊,不知不觉中就抵达了抚顺市的淡水白鲳钓场。此时钓场中央的氧泵正在欢快地工作着,火热的大太阳炙烤着大地, 水面上仿佛也升腾起了一层蒸汽。看来此行不光是对两款拟饵的艰巨挑战,也是对我们两个钓鱼人的艰巨挑战。我们将车子停在池塘岸边之后,开始下车整理装备。就在整理装备的时候,我们看到岸边有一位正在玩抛竿的大哥,他使用的饵料是鱼塘老板提供的原塘颗粒。我组装好自己的路亚竿之后,凑到大哥边上打探了一下鱼情,大哥连连摇头说天气太热,鱼不好钓。大哥的这个回答让我心头一颤,原塘颗粒都不好钓,那我的路亚拟饵还有戏吗?不过既然来了,我觉得还是要试一试的,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就这样,我和“不还”分别找到了两

个下脚处,开始了当天的作钓。“不还”由于对钓场轻车熟路,率先抢占了靠近氧泵的钓位,为了互不干扰,我只能前往临近东岸的草区边缘进行作钓。我们抛了不到10竿,“不还”那边率先传来了鱼讯,他在氧泵边缘钓获了一尾约1千克重的淡水白鲳,是用沉水铅笔钓获的。

看来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氧泵附 近确实是一处最理想的标点。“不还”中鱼之后,我静下心来继续作钓。我当时使用的拟饵是一枚偏自然色系的路标白鳞沉水米诺GP-122。这款拟饵的长度为55毫米,重6克,因为饵身之中采用了坞块配重,所以抛投起来非常轻松。而且这款拟饵还有一个最大的亮点,那就是采用了活动式的舌板设计,在抛投过程中舌板会 收起,以降低空气的阻力。当拟饵入水之后,舌板仍然呈收起状态,因此拟饵会出现像铅笔那样的颤沉泳姿。当拟饵到达目标泳层,我们开始收线时,拟饵的舌板又会张开,呈现出稳定的摇摆姿态,即使慢速收线也会展现出活灵活现的泳姿。

我使用路标白鳞沉水米诺抛投了几竿之后,突然感觉到了一个触电般的顿

口,这个咬口来得十分猛烈,比我之前经历过的鲈鱼咬口要猛得多。看来这“淡水小GT”的绰号果然是名不虚传,我当即扬竿刺鱼,可是没想到这一刺竟然抽脱钩了。我当时脑海中马上闪现出了“不还”的那句话:“白鲳嘴小,有咬口之后别着急刺鱼,有可能咬不牢!”一想到这句话,我懊悔不已,但是我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状态,并未急于将饵收回,而是借助这次抽竿的牵引,让拟饵自然颤沉。就在这次颤沉的过程中,我突然又感觉到了第二次咬口,还是那种如触电般的手感。这一次我并未急于刺鱼,而是等那触电般的感觉延续了两三次之后,我才发力扬竿刺鱼,这一次一击即中!

刺中这条鲳鱼之后,我便开始了同它的拉锯战。虽然我知道水下这条中钩的鲳鱼并不大,但是它的拉力确实让我感到惊喜!看来“不还”之前的描述确实没有掺杂水分,这淡水白鲳的拉力真是太猛了,甚至比我之前钓获过的五六斤重的海鲈还要有力量。这场拉锯战的结果充满了未知,因为从“不还”之前那双圈被拉爆、钩门被拉开的经历来看,我此时对于路标白鳞沉水米诺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只能遛一步看一步。经历过一番心惊胆战的遛鱼之后,这条淡水白鲳终于被我拉近了岸边。正当我以为这条白鲳就要束手就擒之际,却没想到它竟然开始跃出水面疯狂洗鳃了。我真不知道它哪来的力气,顿时一头雾水,而且一想到之前“不还”的拟饵钩门就是这么被拉开的,我就打心底发怵。好在有惊无险,这条鱼连续洗鳃两次之后就显得有些筋疲力尽了,在“不还”的帮助之下,我们成功将这条淡水白鲳抄上了岸。

将鱼摘钩之后,我仔细检查了一下中鱼的路标白鳞沉水米诺,发现除了尾部的漆面出现了一些咬痕之外,其他的如钩子、双圈之类的配件一切正常,而且也没有成块的油漆脱落,看来这路标白鳞还是很强悍的,虽然它看上去是那么的弱小。

将这尾淡水白鲳放入鱼护中之后,我继续用路标白鳞进行作钓,很快就迎来了第二尾淡水白鲳。这条鱼比我之前钓获的还要大,拉力也更猛。同它僵持期间,我的竿子好几次被压了下去,根本扬不起来。3分钟之后,我将这条大白鲳请上了

岸。这时我再检查拟饵,发现白鳞尾部又多了好几道咬痕,可以说是伤痕累累了,而且尾钩的钩门处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形,不过钩门并没有被拉开。其实在钓获这两条鱼之间的作钓过程中,我还遭遇了很多次咬口,但因为自己的操作失误,以及中钩位置不正,导致了多次跑鱼的情况。在经历过这么多次淡水白鲳的撕咬之后,路标白鳞沉水米诺还能保持几乎完好的状态,我觉得这枚拟饵还是经得起考验的。而我转过头来一想,之前玩抛竿的大哥用原塘颗粒都没怎么上鱼,我用白鳞却经历了这么多次咬口,看来这路标白鳞沉水米诺的泳姿的确是可圈可点,在这样的极端天气下,在慢速拖动的过程中能够得到淡水白鲳的青睐,这都要归功于白鳞那设计良好的泳姿。

在用白鳞钓获两尾鲳鱼之后,我又换上了一枚红头白身的路标鲌湾70S 8克沉水铅笔继续作钓。这款拟饵的长度是70毫米,饵重依然是6克。从饵盒中取出这

枚拟饵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款拟饵的结构非常紧凑,配重设计得也非常好,在手中掂量时会感觉到一定的分量,这对于抛投来说是有很大帮助的。根据我之前对于沉水铅笔的印象来看,我认为沉水铅笔对于控饵手法是有着相当高的要求的,因为沉水铅笔基本都是在深水区域进行操作,钓手无法通过肉眼观察到拟饵的动态,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去进行控饵,力求拟饵能展现出栩栩如生的泳姿。而对于这种凭自己的感知去作钓的模式,我对自己并不是太自信,所以我只能先将鲌湾放到脚下的浅水区,在肉眼可见的范围之内对其进行拖动。没想到这一拖还真惊艳到了我,鲌湾在慢速拖动的过程中依然能呈现出比较逼真的摇摆泳姿,而且可以说是在几乎没有任何花式控饵手法的情况下,鲌湾就能够表现出这样的摇摆泳姿,像极了一条慵懒的饵鱼。后经我查阅资料发现,原来路标鲌湾拥有后置重心和后置浮力设计,这才使得钓手的抛投及控饵都变得更加容易。

换好鲌湾之后,我继续开始作钓。我将鲌湾抛出之后,依然是等待它沉到水底再挑竿收线。在缓慢的摇轮收线过程中,我想此时鲌湾在水下的姿态一定非常具有诱惑力。当我抛投到第三竿的时候,在缓慢收线的过程中,突然又感觉到了触电般的咬口。这一次,我几乎感觉到了路标鲌湾在被水下的白鲳猛烈撕咬。我抓准时机暴力刺鱼,在感觉到淡水白鲳奋力逃窜的拉力之后,我又收紧余线补刺了一记,这样一来,这条中钩的白鲳就在我的掌控之下了。经历了大约三四分钟的对峙之后,这条白鲳被我拉上了岸。钓获这3条淡水白鲳之后,我已是大汗淋漓,而我的钓友“不还”此时也表现出了对高温天气的无奈。

看看鱼护中的鱼获,我和“不还”每人钓了3条淡水白鲳,加在一起一共6条。虽然鱼获的尾数并不多,但是我们遛每一条鱼的时候都要消耗掉大量的体力,所以我们总体上对这个鱼获数量是比较满意的。正午的太阳越来越大,水边没有一 丝风,这对于水边的钓鱼人来说是一种煎熬。为了避免中暑,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我和“不还”驱车驶上了回家的高速公路。

回程的路上,我和“不还”针对本次作钓进行了总结。在当天的作钓期间, “不还”使用的一枚其他品牌的硬饵出现了三本钩钩门被拉开的情况,而我所使用的路边沉水米诺和鲌湾沉水铅笔均未出现这样的情况。总体来说,这两款拟饵虽然只有6克的饵重,但是抛投起来却非常舒服,丝毫没有小饵的抛投阻力;而在控饵作钓的过程中,这两款拟饵无论是快收还是慢收,均能展现出良好的泳姿,不会因为收线速度过慢而导致没有泳姿;最主要的是,这两款拟饵无论是饵身还是双圈和三本钩这类的配件,在面对淡水白鲳的疯狂撕咬和“死亡翻滚”的时候,并未出现致命性的损伤,这让我倍感欣慰。如果各位读者的家乡水域中有类似淡水白鲳、翘嘴这样的凶猛鱼类,那么不妨尝试使用一下这两款拟饵,说不定你在不经意间就会爱上它们!

我的钓友“不还”钓获了开竿鲳鱼,只不过这条鱼被飞上岸之后,身上沾满了沙土

这是我们作钓的钓场,我的钓友“不还”站在投饵处向着氧泵附近的水域抛投,在炎热的夏季,这不失为一种有效的作钓方式

在经过一番尝试之后,我也迎来了鲳鱼的咬口

沉水铅笔的尾钩牢牢钩住了鲳鱼的下唇

“不还”的开竿鲳鱼是用沉水铅笔钓获的

经过一番激烈的对峙之后,这条鲳鱼的体力消耗殆尽

这条鲳鱼在快被拉近岸边的时候跃出水面洗鳃 这是我钓过的最有力量的淡水对象鱼,它们不仅力中钩的鲳鱼开始了它的“死亡翻滚”气大,而且拉力持久 这条鲳鱼在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

路标白鳞沉水米诺的三本尾钩经受住了淡水鲳鱼的强力撕扯

路标白鳞沉水米诺我和“不还”一直认为这种体拥有可活动的舌板,抛去鲳鱼凶猛暴烈的习性不谈,型的对象鱼力气最大,海水中即使慢速收线也能它们的体色还是非常漂亮的 的GT也是如此保持较好的泳姿

淡水鲳鱼成功上岸,只不过路标白鳞沉水米诺的三本钩挂在了抄网上,这让摘钩变得极为困难

钓这条鱼的时候,路标白鳞沉水米诺的尾钩并未刺穿鱼嘴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淡水鲳鱼的满口利齿

这一次拟饵的尾钩挂住了鲳鱼的上唇

这枚路标白鳞沉水米诺已经伤痕累累,饵身上的齿痕清晰可见,但是并没有出现严重损伤,可见这款拟饵非常坚固

从拟饵尾部的咬痕可见淡水鲳鱼有多凶猛

路标白鳞沉水米诺的水下泳姿表现非常出色,这也使我得以接二连三中鱼

作钓期间,“不还”使用的一款杂牌拟饵,腹钩的钩门已经被生生拉开

8克重的路标鲌湾沉水铅笔拥有非常良好的抛投性能及水下泳姿,在应对鲳鱼的猛烈追咬过程中表现出了卓越的性能

路标鲌湾沉水铅笔的尾钩挂在了鲳鱼的嘴角上,稍不留神就可能跑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