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振刚 庞 璐 王华军 谈美术教育与现代水墨

Arts Circle - - 第一页 - 栏目主持人:刘进安

时间:2017年3月23日地点:首都师范大学韩振刚工作室人物:韩振刚采访:庞璐 王华军

“首师大”现代水墨工作室作为美术学院的一部分,作为院长您怎么看待它的学术定位?作为艺术家,您又怎么看待首师水墨这一现象?

韩振刚:实际上我们现在也常说“首师之路”。“首师大”实际上由几个专业在支撑着美术学院,而且这些专业在全国来讲有几个是比较靠前的,或者有的也可以说是一流的,比如咱们的美术教育、表现性水墨、表现性油画、古典油画、坦培拉等专业都是。现代水墨现在带头的是刘进安老师。刘进安老师最早来的时候是在九几年,当时是在后勤小院,我和李爱国老师、刘老师是一个办公室,那时候我就对刘老师的画风,也就是表现性的现代水墨特别感兴趣。实际上他们当时是一个团体,包括田黎明、唐勇力、姚鸣京等,他们这一批人大部分都是卢沉的学生。刘老师当时在卢沉先生那儿进修,还在那儿代课。所以那会儿刘老师等于是对现代水墨这一块已经有了很深的研究。后来这些人慢慢转移了创作方向,最后坚守下来的实际上应该是刘进安老师,他真正坚守了现代水墨的精神,并一直坚持水墨探索,将现代水墨精神进一步延伸。这一点也是现代水墨的荣幸,实际上也是“首师大”的荣誉。做了那么多年,刘老师在水墨研究这一领域,路子走得很正。我觉得作为刘老师的学生,你们应该深有体会——它更现代,既吸收了传统的写意精神,又把西方的现代绘画吸收进来,用自己的笔墨语言去把它表现出来。尤其是到后来,刘老师在山水和风景上的探索,更给它强化了。我倒觉得,谈到“首师水墨”,就像前面说的“首师之路”似的,确实咱们的水墨有咱们的特点。刘老师的绘画语言并不是追 求、拘泥于笔墨的笔痕,以及宣纸怎么洇出效果,他的笔完全是从内心里面发出的心声,用笔墨去表现出来,我觉得这是很高的。作为对学生的影响来讲,你们不能表面追求学习刘老师的这种“调”,笔墨的这种模式,而是要学习刘老师的精神。有些语言可以借助,也可以模仿一点,但表现出自己心声的时候,你要看用什么语言把它表现出来。现在很多人的作品一看特别表层,或者可以说不专业,很难打动你,你一看就过去了。咱们现代水墨工作室也是这样,不能完全复制传统的这种水墨,也不能复制西方德国的表现派,西方的现代主义,如果要表现出我们自己内心的东西,你肯定是要用自己的语言去说的,借助他们的语言是说不出来的。

现代水墨工作室自2002年至今已近15个年头,培养了很多在社会上有影响力的青年艺术家,作为美术学院院长,您怎么看刘进安老师的教学理念和思想?

韩振刚:其实刚才已经说了,现在再补充一点。有几次我看刘老师带学生到陕北写生,又到外面去办展览,各高校交流,我觉得这都是一种促进。从中也能看出刘老师的教学理念很严肃很认真,这就区别于社会上的一些学校、画院完全是出去采风,拍点儿照片回来办个展览完了。刘老师的教学理念是很学术的,我觉得这一点是令人敬佩的。刘老师这么大年纪,还带着学生去跑,很辛苦。15年了,真是做出了一定成绩,而且形成了一定规模,在外边一提起“首师大现代水墨”,影响力是很大的,是“首师大”的一个品牌,和二段(段正渠、段建伟)老师的表现性油画一样,都形成了品

牌,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现代水墨工作室立足水墨本体,倡导中国式水墨艺术的表达,在继承传统绘画精神的前提下,语言方式上有了新的拓展,对于中西文化艺术的借鉴和吸收上采用开放性思维,注重个性化探索和创造,在当下中国艺术境况下,您怎么看这些艺术主张?

韩振刚:实际上这是符合当前形势的,尤其是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主张的也是开拓创新,提出了几要几不要。对于中国传统的回归,对于中西结合,主张的是正能量的东西,反对低迷的、庸俗的、亵渎英雄的等。现在有很多现代绘画,尤其是那种迎合西方的,画那种很低俗龌龊的东西,把这些当做是真正的艺术,当做是所谓“当代”、所谓“装置”的东西,其实现在对这种东西是一种打压态势。刘老师的作品实际上是一种正能量,他是怎么把中国传统的精髓和西方的现代思想结合在一起的?应该说刘老师是一个典范,在当下还是挺有现实意义的,刘老师没忘记中国传统,他搞的不是表层的水墨构成、玩笔墨。我还记得吴冠中先生那会儿提出“笔墨等于零”。他们在互相指责等。其实吴冠中先生提的问题和他们说的是两个问题。吴冠中先生提出的“笔墨等于零”,实际上是有它的指向的,不能简单地仅从字面意思上去理解。现在有很多很空洞地玩弄笔墨的,没有任何内容,没有任何意义的题目,那它就是等于零。刘老师现在这种探索是很冒风险的,可能有些作品观众接受不了,甚至有些行内人士也接受不了,这是因为他们没太明白艺术是创造的,创造的这些东西不见得当时所 有的人都能接受。人们接受东西是有一种模式,用一种样式来套另一种东西,比如我看这个人画的画——因为我喜欢齐白石的画,喜欢吴昌硕的画,就用他们那个模式,用他们的笔墨去衡量,我觉得这张画挺好。脱离了作为模式存在的笔墨范例以后,可能就找不到尺度去衡量,有可能就不承认了。比如刘老师画的陕北风景,并不是常规的皴擦点染、常规的笔墨套路,那刘老师的画大家就是看不懂,国画专业的人有的也看不懂。可刘老师那些线条都是他内心的感受,迸发出来的提炼出来的东西,一定是可以感染一批对表现性的笔墨极其敏感的观众的。

一个艺术家应该有自己独特的思想体系和语言方式,一个工作室应该有它明确的学术主张和方向,现代水墨工作室一直在积累自己的勇气和自信,做朝向未来的多种可能性的现当代水墨艺术,关于这些能否谈谈您的看法和认识?

韩振刚:作为一个工作室,你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艺术主张、勇气和自信了,也在加强这种自信,但这并不是说让你们每个人都像刘老师。你们大的探索方向是一致的,而这种方向可以有多种风格。比如德国表现派,在二战以后,他们因战争的影响有的精神分裂,画作产生比较忧郁郁闷的气质和风格。在这个团体里面除了这种共性的气质以外,还有各种不同的方向。有的人可能是抑郁的,有的是比较狂躁,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探索。所以你们现代水墨工作室也应该有各种面貌,如果完全一样的话就是失败的。

“85美术新潮”以来,中国水墨艺术出现了都市水墨、实验水墨和抽象水墨种种水墨探索和实验,在属于当代艺术范畴中的各种现当代水墨形态中,您如何看首师水墨的学术发展?

韩振刚:在70年代末的时候,当时是星星

画派,那时是在美术馆展览,作品落选的一批年轻人就在美术馆外面还有小树林里自己办了一个展览。当时弄得挺热闹,里面是全国美展,外面是这些小展览。80年代末以后他们就开始陆续地办,这里面的代表人物有岳敏君、谷文达等几个搞当代艺术的,包括吴冠中也在倡导。那会儿特别活跃,比现在还活跃热闹,那个“西单墙”“民主墙”,还有那些画、作品什么的,弄得很热闹。实际上,我觉得从那以后,大家也开阔了。1985年年轻人他们主张的是全盘西化,反对苏联的现实主义、写实主义,也反对咱们中国的单一的这种模式,所以出现了“85新潮”这一批年轻人反叛的艺术,而这些到最后让大家思想更解放了。还有一

个经历就是,当时是1989年在美术馆办了一个中国现代艺术展,“首师大”美术馆是一个分展。当时是行为艺术家肖鲁朝着自己作品开

枪,然后警察来了,所有的过程都是他行为艺术的一部分。当时搞当代艺术,咱们“首师大”这儿也是挺多的。那会儿袁广老师当副主任,他对当代艺术很感兴趣,经常在这儿办国际性的当代艺术展,像宋冬就是首师毕业的。他们当时做的那些当代艺术挺好玩,有在那晾鱼,死了又干了,或者用衣服弄点沙土什么的,然后浇水种点麦子,还有弄大气球什么的,特别热闹,后来就少了,慢慢就被边缘化了。从反面来说,当代艺术也有它幼稚的一面,或者有浑水摸鱼的一面。实际上综合考量,应该适度引导,艺术还是要有一定自由度,对艺术的自由发展也有影响。现在“首师水墨”已经做了很多的基础工作了,培养了很多的学生,我想后面应该不止是学校交流展可以做,如果真想做大,我觉得以后要计划一下,在中国美术馆做展览。拿出一些精品,你们要真正拿出自己特别棒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好好做个展览,把这件事情做大。其实我们现在就不怕做大,格局弄高弄大一点,视野更开阔一 点,把这个牌子打出去。

最后请韩院长谈一谈对我们的期许。

韩振刚:希望你们在事业各方面越做越好,尤其是祝愿刘老师身体健康。

董明星 / 人群 纸本水墨 160cm×246cm 2017年

马晨溪周末晚上纸本水墨155cm×96cm 2017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