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创作式油画风景写生的思考

【摘 要】创作式油画风景写生与一般的油画风景写生不同,本文分析了创作式油画风景写生的一些技法和要求,强调在“定意”“创作式”上注重对景有感而发,以物而写,以物而创,以物抒情,不照搬对象,结合艺术家主观情感、思想、观念等,追求画面趣味、意境和审美理念。【关键词】创作式;油画风景;写生;写意

Arts Circle - - 第一页 - 覃勇

油画风景写生作为传统油画创作方式一直贯穿于整个西方传统绘画发展,并为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所运用,油画风景写生是每一位油画家都要进行的艺术活动,它有物参照,有物可察,依物而想,以物而写,以物而创,是结合艺术家主观情感、思想、观念等表现的艺术行为,可称为创作式油画风景写生。

许多艺术家一生都在追求油画风景写生创作活动。莫奈、凡高、毕沙罗、维亚尔等艺术家以毕生精力进行创作式写生,他们的每一件作品都是艺术家对现实生活的反映。当然,他们追求的写生,不仅仅是简单地描摹自然,照搬自然,而是艺术家在写生作品里融入了个人情感、审美理念、个人气质甚至世界观、人生观,是对自然、对生活的升华,是对现实生活的浓缩反映。

在创作实践中,艺术家面对景物,应该不断寻找新的感受和新的想法,寻求新的创作思路,追求高水平的创作式写生作品,从大自然和生活中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

照相机的发明,使当前的许多艺术家不再重视写生。“现在能坚持写生已经是很好了,总比很多人对着图片描摹、凭空臆造要好得多、生动得多”,这是中央美术学院著名画家侯一民先生对当前许多艺术家不注重写生、闭门造车现象的批评。搬照片替代写生,生硬编造,作品最终会空洞无力,虚情假意,缺乏生气。

“取”与“舍”是油画风景创作式写生中应该掌握的重要方法。“取”,即添加;“舍”,即舍弃。“取与舍”,换言之也是构图,也是经营位置。关系到画面元素位置的合理安排和画面的进一步深入刻画,关系到画面的顺利完成和成功。

“取”与“舍”在油画风景创作式写生构思中非常关键。“取”不是对刻画对象的直接照搬、简单描摹,而是面对景物有所选择,选取其感动人的部分和对象的主要造型特征是必须提炼和保留的,而对于其他部分则应该是“看不见”的。

当然,“取”还有另一种意思,就是选取别处 感动的对象为此景所用,或借用以往记录的速写素材等来完善画面。可以“搬过来”,可以夸张,可以寓意,合而为一,增添情趣,增添雅致,增添画面主题、思想和含义的说服力,合理地利于当下画面主题内容需要的元素。吴冠中的《向日葵》中门前的向日葵,就是从别处“搬过来”的,极大地增强了主题思想的表现力。

“取”与“舍”运用得当,画面就生动、传情、感人。创作作品就是作者刻画对象与情感相结合的结果,达到以物言志,以物抒情,以物表意的效果。“取”与“舍”的完善处理,利于画面创作的发展、表现和升华,是一件作品成功与否的条件之一。

做底色是许多艺术家在油画风景创作式写生中经常进行的一个步骤。当然,做底色依个人爱好和习惯进行,没有“一定要做”的说法。做底色有利于控制画面的大基调效果,而在这个基调上可以顺利把握和刻画细节,可以更好地表现画面的语言关系。可以夸张,可以概括,可以表现奔放的笔触、色彩,以顺畅展示情感和内心世界。这不是违背对象造型,也不是违背色彩乱造,而恰好是对景物观察并结合情感的表现,与“依样画葫芦”不同。

底色的基调选择不是凭空臆造随手捏来,而是面对当下景物的综合色彩感觉得出的色调,是写生前观察分析所得。在实践中,可以取大色块为基调,可以取综合色调为基色,或取综合色调的补色为基色,如沙漠的金黄色选取紫灰色,树林的绿色取暧色一样。维亚尔的大多数作品就是如此。当然,基色也可以留用画布的原色,甚至白底色。

许多画家喜欢用丙烯做底子基色的材料,丙烯色快干粘性好,湿可溶水干可纳油,色种多塑造强,做底色肌理方便效果好,不影响油彩作画进度。广告色、墨色等材料也可做底色,效果次之。当然,用油彩薄覆做底色也是个好办法,只是较丙烯材料干得速度慢些,有时影响作画进度。底色的运用灵活自如,某些地方可以留底不画,或薄覆透露底色,或有意留出造型,连线旁的底色作为反衬色等。充分利用底色,画 面效果生动有趣,趣味十足。总之,画前底色的选择,应该根据当下景物对象的情况而定,不可乱造。底色的良好运用有利于更好表现画面笔触语言、色彩语言,有利于表现画面的意境、情调,有利于更好表现作者的审美理念和内心世界。

油画风景创作式写生的根本是艺术家的情感。狄德罗说过:“凡是有感情的地方就有美。”作品没有真实情感是不会产生审美价值的。真实情感的艺术作品是人的本质反应,是艺术家痛苦或喜悦的情感显现,有什么样的情感状态就有什么样的艺术效果。因此,艺术是心灵的写真,唯有真诚才动人心弦。生动感人的艺术作品,首先是有“真”感情的作品,只有感动自己的作品,才有感动别人的可能。

对“真”景色,画些你感动的东西,有趣味的东西。在表现画面的内容、主题、形式语言、含义过程中,追求真感情、真感受。要因物而发,抓住并提炼根本,说问题,而不是罗列万象。要给观众一个有感受的东西、独到的东西,如中央美术学院戴士和所说“:直面对象要表达使你感动的那一点,不假不造,因物而发,真诚叙述故事,不考虑太多的东西,把对象的‘趣味’生动、准确、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油画风景创作式写生的表现手法要追求写而不要去描。描和写有根本的区别,如画家王耕烟说:“有人问如何是士大夫画?曰:只一写字尽之。”即画画如写字一样,要写不要描,一但描画,便为俗气。描,只是描取对象的形貌;写,则取对象之生气,求“趣味”,追求意境。当然,这种绘画写意,不是指一种非常感性的东西,而是一种理性与感性相结合的产物,是客体的意味与作者主观情意的结合,物我合一。不同的对象有不同的“味”,不同的景色有不同的“意境”,要表现出感人的味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观之、悟之、品之,用心用情观察和表现,作品的“意味”才能写出来,作品才真,才好玩,才够劲过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