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敦煌壁画图式、色彩、肌理在创作中的运用

【摘 要】本文主要以敦煌壁画的绘画图式、色彩及肌理研究为出发点,探究敦煌壁画对个人绘画语言的影响,确立其在本人绘画创作中的价值和地位,为我所用。【关键词】敦煌壁画;图式;色彩;肌理

Arts Circle - - 第一页 - 张冀山

引言

敦煌壁画从早期完全受西域佛教壁画风格的制约,到后来逐渐形成了它独特的面貌,其图式、色彩极其华丽、丰富。同时,由于时间蹉跎、自然风化,敦煌艺术已成为一门残缺的肌理艺术。这些在我们现代绘画创作中值得学习和借鉴。

一、敦煌壁画图式、色彩、肌理对个人的启发

(一)图式布局自由观的启发

绘画本身是依靠图式来组织画面、传达审美意趣和价值观念。图式本身有很强的导向作用,能准确在画面上呈现出纵向空间和横向时间感。敦煌壁画截取佛教经典故事,通过提炼、取舍,在二维空间上幻化而成视觉图式。散点的、流动的、意念的视觉效果是敦煌壁画的图式特征,在一幅画中,俯视、仰视、平视等角度交替出现。人物与环境的关系也不按现实描绘,而是按心理幻化的方式呈现出来,拉开与真实生活的界限。这种丰富的图式,表现出壮观恢宏、气势磅礴的境象,犹如太极世界,循环往复,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用心感受。

壁画的这种空间布局形式使我受益颇多。在我的绘画探索和研究过程中利用敦煌壁画图式布局造型观,使焦点透视和散点透视交错应运,多维空间与二维空间相渗透,具象和抽象相融,以充分展现艺术语言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二)色彩主观性的启发

色彩,是人类对视觉对象的物理本体及其感光知觉现象的叫法。敦煌壁画的色彩给人的第一印象即是“流光溢彩”“绚烂至极”,敦煌色彩并非拘泥于客观现实,而是画师依据手头现有颜料进行主观搭配,所以画面呈现出极大的幻想性。置身色彩的洪流之中,我深深体会到了传统民族色彩的鲜明性和独特性。

敦煌壁画色彩给我启迪,其厚重效果是简单设色法无法达到的,需要借助综合技法来满足现代艺术家的创作需求。从艺术创作本质来说,艺术就是艺术家通过各种媒介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外化,因此画家要把色彩作为有效的工具,通过主观色彩把个人情感表现出来,并运用各种艺术手段和媒材技法,做到人画合一。(三)肌理美的启发

绘画肌理是依附于自然的,它是艺术家在观察自然的前提下,表达不同的环境、物象质感,是个人情感的表达方式。

敦煌壁画经历一千多年历练,其受自然条件影响,风蚀、氧化和剥落现象严重,人为的破坏又增加了难以弥补的伤痕,我们已无法看到壁画原貌。但这些壁画留下了特殊肌理,这些独特效果吸引着我,极具震撼。画工的先前努力描画与自然后天侵蚀本是矛盾的,但在敦煌 壁画中成为天作之合。这种深沉的肌理美吸引着我,这也是我在艺术语言的应用中追求的,这些肌理给了我极大的启发。

二、《敦煌印象》的构思与探索

在绘画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探求符合个人审美风格的艺术语言非常重要。我的家乡就在河西,走廊文化深深扎根在我内心深处。走廊文化是一种包容性、综合性极强的文化,敦煌莫高窟更是其中佼佼者。所以在进行创作时,我便选择以敦煌壁画为突破口。我多次去敦煌进行艺术考察,从洞窟整体布局,到细微肌理效果,都进行了细致解析。壁画中那磅礴的图式布局、绚烂斑驳的色彩、自然沧桑的肌理效果,都深深震撼了我。在创作中,借鉴敦煌壁画的独到之处,我更注重造型的灵活性、画面布局的自由性,用主观的色彩和丰富的材料来表达内心的感受。我确定了一个创作主题——敦煌印象,这并不是对敦煌壁画的复制,而是敦煌艺术与个人艺术实践形成的焦点,注重表现自己对敦煌内质的理解,试图表现对敦煌文化的一种虔诚敬仰,一种深沉的热爱之情。

首先是草稿的构思与绘制,在广西生活让我对少数民族女性形象产生兴趣,所以我试图将家乡的敦煌壁画与广西少数民族人物结合进行创作,从而打破敦煌壁画特有的地域性和绘制意图,形成冲破时间和空间的现代风格人物画。在图式上,减弱焦点透视,形成连续、自由视觉效果,并以多幅小画组合成整体的形式来呈现画面整体布局。每一小画既可以单独欣赏又作为组合中的部分来呈现整体气势。这种组合的形式可以随展厅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也可以自由组合、变换外形,这一点也正和敦煌壁画空间造型手段形成呼应。在绘画材料选择上,由于壁画绘制于墙面,它流露出一种沧桑与厚重感,普通宣纸不能淋漓尽致地表现这种感觉,所以我选择较厚的托裱纸和毛边纸,经过实验,它们的韧性以及厚度能够呈现宣纸所没有的独特肌理效果。在颜料的选择上,我选择了国画矿物颜料和广西特有的泥土(颜色多样,如红色、黄色、黑色、白色等)。实验证明,国画颜料与有色土结合能很好地表现出类似壁画的效果,以石青、石绿、赭石、黑色为主调,摆脱客观色的约束,大胆、自由地变幻色彩以发挥主观情感表现力。在用笔方面,我追求一种自由洒脱并趋向粗犷的感觉,因为潇洒自如的笔触和刚劲有力的线条会使画面产生力度与速度感,这与敦煌壁画的表现内质十分相契,也更有助于传达个人丰富的情感。丰富的肌理效果是敦煌壁画的重要特点,所以我下了大的力气来实现此种画面效果。我最倾心于剥落和划痕,壁画中的脱落和划痕是其经过时间历练的见证, 是其所遭遇磨难的记载。而在我的画面中,“划痕”更多是作为我画面一种独特的绘画语言存在,是个人绘画语言的一种笔触形式的表现,抒写我的心境和情感。在绘制的过程中我先用骨胶掺入广西各色泥土调制均匀作底子,再在上面用其他颜料进行绘制,绘制完成后待画面完全干透,用刀片等尖锐的东西在画面上进行刻划。划痕的长短、宽窄、曲直都要有表现力,不能繁冗、拖沓。“剥落”的效果,我则利用骨胶、清漆等材料,在画面上多做几层底,在制作过程中随时发现和保留一些偶然的肌理效果。之后用水冲、揉纸、拓印等方式来实现。敦煌壁画的肌理是在时间和外力反复作用下形成的,我的画面虽然是人为的制作,但它体现了我对敦煌艺术语言的追求,因为它蕴含了我对敦煌生命沧桑感的体验。

结语

在我的创作过程中,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审美感悟,确立起适合自己精神气质的主基调。敦煌壁画在图式布局上繁复令人目不暇接,彼此相连、时空交错。这使我体悟到要从二维的视角中摆脱出来,用多维的视角和思维去审视画面。敦煌壁画的色彩是观念色彩,是经过岁月洗磨后的沉积色。它是时间和物质的结合体,把“客观色”融入个人的“主观色”。这些都要求我通过更深入的研究形成自己关照生命的形式和独特的审美风格。

参考文献: [1]敦煌文物研究所.中国石窟:敦煌莫高窟[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

[2]许俊.敦煌壁画:分类作品选[M].南昌:江西美术出版社,2010.

[3]樊锦诗,刘永增.敦煌鉴赏[M].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3.

[4]申少君.当代中国画技法赏析:唐勇力工笔人物画创作[M].南宁:接力出版社,1993.

[5]张元,赵杨.艺术材料的遐想[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张冀山 / 敦煌印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