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气氤氲 特色澄明

——肖畅恒的水彩艺术

Arts Circle - - 菁英推介 - / 文 文海悦

具有个性特征的水彩画语言是肖畅恒寄托情感的一种艺术符号,这种符号编织的画面总会涌流出他对北部湾畔无尽的艺术遐想与感动,让人能深深触感到画家艺术构思的流向和个性精神的特质。那是他在北海一方地域精心呵护的心灵家园,是一首跳跃、灵动而依然稳重的心灵歌谣。解读肖畅恒的作品我们能体会到,西方水彩画的语言和本地域风物相结合产生的具有现代意识的水彩画艺术。

畅恒生在北海,长在北海。那里有呢喃的咸水歌谣,悠久的疍家文化,浩瀚、深邃的海洋造就的南珠传说,特定的人文地理环境以及众多古老的民族风情,形成了这种远离中原的另类文化样式,同时也孕育着那里的艺术家独特的生命体验和感情倾向。

虽然我们用任何一种语言都可以表达母语地区的人文思想与文化情感。但显然,能够表达是一回事,表达得贴切和亲近又是另一回事。肖畅恒正试图用画笔来挖掘这片海域生命的深层内涵和美学特质。一方面,他深悟并极其自然地运用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综合、提炼对这片海域的印象与感悟,他所表现的北部湾风物已不单是技术层面上的探求,而是承载其精神方面的寄托,画出他向往的唯美理想主义境界。另一方面,他的水彩画初看起来趋向现实主义,而实际上是画出他心灵中的意象场景。他的作品构图饱满,用色丰富,水和色的结合通透淋漓,水气氤氲。他始终把创作的目光投向赖以生存的海洋。凭着忍耐,执著的精神,立足海湾,坚持特色,使其终有所成。

在水彩画创作和表现形式上,他注意强调时代气息和对视觉的冲击。以水为脉,以色为魂,以形为神,以心为本,观察、思考、塑型、描绘水色相融时,是心灵之海的形成。由物质转换精神的提升,是通过作品的创作完成精神旅途的过程,渴望追求完善,领悟人生,是他对创作的态度。杰出的画家在捕捉和使用颜色方面都有独到之处,有些画家着眼于自己所见的颜色,有些则强调内在的主观色彩,肖畅恒的作品属于后者,用色夸张,沉着、调性强,运用水与色把明丽与氤氲微妙结合,浑然一体,使他的作品有北部湾地域非常特殊的品质。

近年来,北海水彩画的迅速发展形成了漓江画派中的“北部湾画风”北海水彩画家群,而肖畅恒正是这个画家群的领军人物。他带领大家在创作方法上吸收传统,融会中西,以现代艺术的创作理念构造画面,每个画家都在现代艺术里寻找属于自己的艺术养份,组成表达心灵的形式语言。这是地道的本土风貌与现代视觉符号相结合产生的独特的水彩画样式,实践了水彩画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表现。由于他的学术倡导形成北海水彩画群体,2007年被广西区党委宣传部和广西文联誉为广西漓江画派中的“北部湾画风——北海水彩画”。2010年“北部湾画风——北海水彩画”创作项目,获文化部全国画院优秀创作研究扶持计划项目。

北海水彩画群体的崛起,促使肖畅恒不断地向水彩画艺术的纵深领域前行,探索具有个性的艺术语言,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肖畅恒认为,好的艺术样式应该有地方特色和独特的艺术手法相结合,形成整齐的艺术形态。为此,他深入感受,体验北海地域的风土人情并画大量的水彩速写,他在体验中把握特色素材从而确立艺术表现的母题。创作表现北海老街的水彩画《旧街老墙》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工场的架构》《铁锚》《相伴生息》《季风时节》等一批作品分别入选中国青年水彩展、第十五次全国新人新作展、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等全国大展后,坚定了他在艺术创作道路上的方向。

从此,肖畅恒的水彩画艺术走向具有个性的绘画语言,作品糅合他曾经用过的多种水彩画技法,以现代构成组织画面,讲究块面、线条的穿插和节奏,在艺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宏厚基础时,其艺术作品的产出从题材到手法更加纯化、更加独到。如:《待讯搏海》《铁锚记事》《祥和渔家》《力与锚》《渔港晨曦》等系列作品,从题材的挖掘、浓缩,地方风情、特色的把控上都颇见其功力的深厚。我们可以从这批作品中感受到他对自己母语地区人文思想与美学特征的深刻表状,读懂他深化本土绘画语言的艺术追求。从小在海边长大的肖畅恒对铁锚的“刚性”有一种由衷的喜爱,特别欣赏铁锚用于大船的“稳定的力量”。铁锚脱水而出爆发的奋进的力量,一支生锈的铁锚的符号,在他浓情与笔墨的挥洒之下,变成时代奋进的强劲号角。“铁锚”通过

不同形式的诉求,折射出我们共同的精神需求。《待讯搏海》是渔民等待渔讯出海捕渔前一触即发的情景,揭示我们生活当中类似情景的精神内核。《力与锚》是描述锚对船的稳定作用,而我们的社会也需要有力量的锚来稳定。这是地域风物所阐述的人类共同理想。而他的另一类风情性的作品更彻底地刻画出渔家的风貌,《祥和渔家》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幅,渔家风物琳琅满目,在水色渗透下浑然成趣,他对生活感悟的意蕴通过他娴熟的水彩画语言得到充分的展示,个性化语言得到张扬。

肖畅恒在水彩艺术上的构建,以及技法的特色形成其在文化形态的审美特征。这方水土的大海、阳光、海港、老城和疍家风情交织的人文情怀使他的水彩画语言发挥得淋漓尽致,形成磅礴大气、飘逸浪漫、刚柔相济的审美特点。以鲜明的艺术个性构成整体面貌,表现出很强的文化指向和鲜明的艺术追求。在本体语言的表现中,既保留水彩画润透、柔美的特点,又有阳刚大度的气象,具有现代意识和地域特征的审美情趣。这是肖畅恒构建水彩艺术的总体面貌。

艺术创作是一个与时俱进,不断开拓创新的过程,这一点在肖畅恒的水彩作品中得到印证。他在传统水彩画的基础上有所突破,把新的时代气息,时代元素融人到他的水彩画当中,用自己独到的眼光去观察生活,感悟世界,用他富有时代气息的水彩画写意家乡、写意人生。但凡好的艺术作品无论形式上是“崇古”抑或“求新”,都有着超越时代的艺术魅力,体现出“随时代”的“现代感”。肖畅恒的作品在传统水彩画中融入现代因素,极具时代感。此外,他的作品特别讲究线面的穿插和节奏,写实部分刻画细致、主体突出、背景虚化、色彩浓重、水气盎然,构图简洁至极,却生动无比,具象和抽象结合得非常美妙。肖畅恒在水彩画的领域里,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肖畅恒 / 颂渔港 105cm×150cm

肖畅恒 / 风暖云闲 54cm×78cm

肖畅恒 / 造船日志—立夏 54cm×78c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