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面”在绘画中的呈现方式

【摘 要】“面”在绘画中的运用意义非凡,有着别样的呈现方式。本文着重对中西方多位艺术家的具体作品就其画面构成的各个因素与创作背景、思想表达和精神追求等方面进行解读和分析,以期对当下的艺术创作有一定的启示作用。 【关键词】呈现方式;留白;面;造型

Arts Circle - - 理论广角 - 文 / 吴闪哨 [广西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对于“面”的认识,在国画里“面”有所谓的留白,中国古代画家把这种“留白的面”推向了极限“空灵”而, 西方画家对“面”的理解在于形式意念中。这是东西方文化的不同,使得块面的运用虚实相生,在绘画表现中呈现出不同的样式。

一、国画里的留白

中国画里的留白,就好比是书法上的“布白”,文章中的“言外之意”,音乐中的“弦外之音”。在此,“面”的呈现方式不是直接表达,而是间接呈现,是因为主体部分的精妙刻画,使得周围的环境具有了一定的意义指向。画面并不因为留白而单薄,而是因为有了想象的空间才丰厚起来,才更加耐人寻味。

宋人马远在绘画过程中经常巧妙的运用留白,强烈的艺术表现力流露于看似寥寥的数笔之中,引发观者无穷的想象。如在他的《寒江独钓图》中,一叶扁舟漂浮于水中央,一老翁躬身独钓其上,三两微波推向那空旷渺茫之境。画面上大片留白的空面,既是水也是天,无边无际、水天一色,不知延绵至何方的画境,突出了“寒江独钓”中江面上萧条的“寒”意。在将一叶扁舟和一个躬身垂钓的老翁置身于如此漂泊空旷而充满寒意的江面上,更突显了“寒江独钓”中“独”的境界。

我们通常说道:“王摩诘画山而不见云,齐白石画虾不见水”。这就是画家的高明之处,特别是在国画里面,我们把它称之为“留白”。留白的块面似水似天,水天一色,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在齐白石的作品中,充分地展示了他巧妙的构图能力,一片芭蕉叶垂到画中来,一只小蝉静静地坐在上面,四周的山水已经隐去,变成一片空灵之境,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禅意”吧。

当代著名画家季大纯先生的作品也很有意思,他在上大学之前临摹过几年的国画,深受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响。他的作品有着典型的个人图式,常在大面积的空白中间置放着一个微缩了的形象,其形式效果明显受到中国画里“留白”的影响,作品简约而空灵。在他的人物题材作品中,所有人的动作幅度都很小,都是圆吞吞的,像玩具的感觉。他觉得这样好画,没有什么动作。他的绘画作品题材广泛,但风格又能够 融会贯通“,留白”在此起着很大的作用。

二、“面”造型

所谓“面”造型是指以一种粗犷的、块面状的形式直接进行画面的构架,是相对于点、线造型而言的表达方式。在“面”造型的绘画作品中,面是直接用来造型的手段,它与国画里的留白恰好相反,它们是一种实与虚、直接与间接的关系,“面”造型在不同的画种中也有着不一样的呈现方式。(一)在国画中的呈现梁楷创造的大写意人物画打破了人物画中用线的历史陈规。就梁楷《泼墨仙人图》这幅作品的语言结构分析,它更有块面感,是对传统线型经典语言的背离,是墨象语言真正独立的标志。

(二)在油画中的呈现卡特琳的油画作品是以面造型的典型代表,这种绘画语言在他的风景、人物和静物画中都得到了充分体现。物体在他的画中已完全被平面化处理,为了强化这种面的造型和力度,他已经把形和色的“简”发挥到了极致。为了构图的矩形稳定和“面”造型的力度,画家甚至违反了透视规则,把柜面处理成了等边长方形块状,使得画面中既有概括有力的抽象画面构架美而又不失去精彩的细节表现。

尼古拉·德·斯塔埃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享誉欧洲的新巴黎画派抒情抽象画家。他于1933年初抵达巴黎,深深地被塞尚、马蒂斯、勃拉克与苏丁等著名艺术家的画风所吸引。斯塔埃尔多以刮刀作画,画面厚重、苍劲有力,洋溢着一股难以排斥的沉郁、落寞、哀愁与宁静之感。这无疑是“面”造型作品中最直接最有力量的表达。

20世纪40年代,美国产生了一个在世界画坛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画派,那就是“抽象表现主义”,也称为“纽约画派”或“行动绘画”。这种风格清新的抽象画出现后完全改变了美国的艺术氛围,也使美国绘画在世界上绽放出灿烂的光辉,造成极为突出的影响。其中作品块面感比较强的画家有罗思科和马瑟韦尔。

罗思科成熟时期的作品简化了图形,去除了图像的立体感和图像的影射意义,以便获得 一些轮廓不规则的鲜艳色点。在1949年末,这些图形渐渐变少了,作品具有了更加厚实的特点,被称为“古典”时代的、水平重叠的两个或三个长方形色块。这些色块表面轮廓模糊不清,以至于颜色的相互渗透更加突出了作品表面的几何图形的简练性。

马瑟韦尔的抽象画明显受到东方文化的影响,采用书法的方式作画,色彩趋于单纯,大刀阔斧的笔触,表现出雄浑气魄。(三)在综合绘画中的呈现空间派画家布里的作品属于综合绘画类型。画面中带有色彩的麻布纵横交错、层层叠叠,在涂上单色的画布上割出几道裂口,或刺出方块的孔洞,然后再继续处理这些孔洞,如填涂色彩等,微妙的色彩和丰富的肌理质感在特别安排的灯光照射下,显示出一种微妙的投影,出现崭新的空间使得面与面之间的穿插和衔接耐人寻味,表现出过去绘画所没有的空间感和简洁概括的块面。

结语

“面”在绘画中的呈现方式多种多样,不同的材料就有着不同的玩味,其形式效果与点、线截然不同,有着很大的探索空间。抽象的“面”是通过若干同构的具体事物形体中抽取、概括、简化、提炼而得,因而具有较大的暗示作用和诱发观赏者自由联想和想象的作用,这或许会对形而上绘画的研究者有所启发。 参考文献:

[1][ ] . [M].

俄 康定斯基 康定斯基论点线面 罗世

, . :

平,魏大海,辛丽译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

2003.

社,

[2] , . -

陈英德张弥弥 世界名画家全集 斯塔埃尔[M]. : 2005.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3] . [M]. :

吕澎 欧洲现代绘画美学 广州岭南出版1989.

社,

[4] . [M]. :

何奎 油画形式语言探索 云南云南大学

2010.

出版社,

[5] . [M]. :

洪惠镇 中西绘画比较 石家庄河北美术

2000.

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