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识小东

Arts Circle - - 解读名家 - 文/黄超成

我与小东曾共谋教学及编辑诸事颇有些年,后因工作缘由各自乱忙,虽供职的地点鸡犬之声可闻,每日亦肩擦臂撞的一笑而过,但忙碌得未有如往日般促膝深谈的时光。去年底小东的一本《语华画语》的出版,使我对他格外关注起来。同时,通过对他艺术观点及绘画法理的解读,也对他最近几年来的花鸟画有了更深的认识。

小东谦和温良、文质彬彬,虽笑容可掬,但从不装腔作势,待人真诚,对艺严肃,自认为画画是个辛苦活,画风的洒脱取决于练习的不洒脱,就像歌唱家的美声来源每字每音的不断练习一样。他近年爱画广西本土的山风野色、闲花野草之类。其实,中国花鸟画的题材,也大致如此,但小东的画,使我想看的并不是他画什么,而是画中透出的那股清新高格的气,看他的画使我想到“格调”二字。“格”在中国画里占的位置太重要了,以至于用“格品”来做艺术品高低的评判标准。唐代以来历代评论书画艺术品格就用的四个标准来分析。我一直为中国古代文人对艺术品格的准确分类而自豪,在西方的同时代,西方人还在为如何画得逼真而苦恼的时候,中国人已经把艺术品与情感、艺术与形式的问题说得清清楚楚了。文野之分、品格高低都做了类化,这个事情在西方则是近几年百年的事。所谓“四格”,是中国美学的用语,指“能品”、“妙品”、“神品”、“逸品”四格。并依次论说四格的各自特点,认为所谓“能格”是“画有性周动植”、“学侔天功”、“形象生动”,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视觉效果好、手法技巧高明。所谓“妙品”就是“笔精墨妙,不知所然”、“自心付手,曲尽玄微”,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超出具体事物的外象、表现出宇宙无限的本体和生命。所谓“神品”则是“思与神合”“、创意立体”“、妙合化权”,达到入神、传神的境界。

我厌恶现在流行的漫天吹捧的评论套路,我以中国画能、神、妙、逸这“四格”品画对照小东的画作,以为更实在和“国画”些。

小东的画是能品吗?能品的特质是什么?唐代张怀瓘认为能品的特征是“笔迹精绝”、“长于临仿”,但“手不称情,乏于筋力”,虽“状貌似而筋骨不备”、“少有风味”。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将相当于此品的“精”与“谨细”视为下等。北宋黄休复继承此说,并进一步阐明其内涵和学级,认为“能格”指的是“画有性周动植,学侔天功,乃至结岳融川,潜鳞翔羽,形象生动者”。总的来说,唐宋画家们就认为这是属于状情呈貌的一类作品。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有良好的写实技术,能伍小东 / 186cm×96cm 2015年

画世间万物,但缺少形式感,气韵和情感。写到这里我深为我们的老祖宗在二千年前就知道内容与形式的关系,知道画什么和如何画的区别而自豪。小东的画一看而知,从不谨小慎微,所画之物,不拘笔墨,又不离形色,意存而忘景。完全不是“精”、“谨细”和“学侔天功”的东西,不可以此“能”来比对和要求。

“妙品”,指书画艺术的审美意象“得之自然”,能于有限的物象中反映无限的宇宙本体和生命。张怀瓘认为“妙品”的特征是“得之自然,意不在乎笔墨”、“自然意远”、“意态无穷”、“筋骨亦胜,意趣飘然”。显然,古人们认为妙品不是以模写情貌为能的品格。“意不在乎笔墨”,小东的画看来有点像此品格,他的画虽也是表现闲花野趣、虫鸣鸟啼之美的内容,但却完全不拘于物之外象,乃是因物成悟,在画画过程中静虑体识其中无所不在的道,进入禅境。所以当然“意不在乎笔墨”。我们可以看到,小东画中元素不多,每一元素又必不可少,只有限制元素的数量才能保证元素自身的表现力,才能表现出“意味”来,而且笔墨越少,对笔墨的要求就越高,这种少就是形式的“多”。少才会有形式的意味和思想的静观,这是小东画作的风格和特色。当然,这并不是说少就一定好,但在形式上,少比多要难得多,小东的画以一种雄健的内力来表现那一小段折枝和半露的怪石,线条非常有张力,可是这种张力又非常内敛。 张力是中国所说的“筋骨”,这是中国画技术上最核心的东西。可是“张力”的过度就是“张扬”就是不自然和做作。所以需要恰如其分的控制。使之传到“雄浑”的境界,也是所谓“乐而不淫”。这其实是非常难以做到的,小东却做得很好,小东的线条常常是外实而内虚;或左右侧虚实相生;或笔与墨形成虚实的关系以缓和线的张力的强度,达到一种中和之美的韵味。这也正如他的为人:思想犀利而性情温厚。我认为,小东的具有“妙品”标准描述的属性。

小东的作品有否“神品”的属性?其实,原来唐代张怀瓘在《画断》是把画分为“神”、“妙”、“能”三品的,已把神品看成是最高的品格,其后朱景玄在《唐朝名画录·序》中又加“逸品”,并谓其“不拘常法”等等。所以,实际上,神品已经达到了中国书画的很高标准了。神品被认为是以“任于造化”“稽诸天意”为特征。艺术品只有“气韵生动、出于天成、人莫窥其巧者”才能称为神品(张彦远)。所谓“气韵”,是什么?五代的荆浩说:“气者,心随笔运,取象不惑;韵者,隐迹立型,备遗不俗。”他把“气”与“韵”对举,表示艺术家选取描绘的对象,应当超越形象之外。宋代郭若虚认为作品的“气韵”,取决于画家的“人品”;“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所谓神之又神而能精焉。”他把艺术家的人格精神提高到审美创造的首要地位,这些古人的解释都非常精辟,但又有些抽象和简单,我看小东是这样理解和认识的:“……我们经常说做出‘势’来,其实这都得要以气韵来造‘势’的。具体而言就是用笔的路线造成笔势,一笔起引出另一笔,笔笔相生。这是画面气韵生成的手段,而笔势转换的多样,形成了画面的气韵生动。”小东真是融汇东西文化,这种解读是非常具体的,他把古人的“纲”解释成很具体的“目”,并把这个有点“玄”的词汇讲得通通透透。小东如此说也如此做,他的画笔笔相生,形成多样而统一的强烈节奏,这种节奏又巧妙的和造物结合,有时使人分辨不出那是自然造物还是笔墨使然。他的笔墨极洗炼而又精确,我这里讲的“精确”不是“精准”的意思,而是笔墨用得少而恰到好处,夸张而不背离自然的度的把握。这正是所谓:“隐迹立形”、“出于天成”。他的画不象很多花鸟画只是画一种物的概念,或古人、大师的符号,而是通过精微的观察而后把握好法度,再造出新的概念和自己的符号,所以他的作品看起来既有造化之象又超然物外,不空又不俗。正如郭若虚所认为的那样,作品的气韵取决于人品,这个人品不仅是指我们现在认为的“道德”,更是指人的气质,即人在情感方面的反应的类型——知觉的速度、强度、灵活度、敏感度、内在的、外在的等等。小东具有内在的敏锐和外在的灵活,这使得他的画从容自信,内敛的性情使他心静如水,古人说:“心静生慧,静思涵高远”可以克服功利的污染,所以在他的画中,使人看到了很多现代人所缺的“宽”、“闲”和“静”。其实古人的“气韵生动,出于天成,人莫窥其巧”都是讲这些类似的道理。小东深谙此种道理,所以点点画画之间无不体现了他对艺术的理解,也使他的画具有了“神品”的特质。

伍小东 70cm×46cm 2016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