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艺术的交融

——日本浮世绘与西方绘画

Arts Circle - - 理论广角 -

【摘 要】本文浅谈了西方绘画传入日本的历史及浮世绘传至西方并留下深远影响的史实,引出艺术的相互作用对于现今绘画的意义的深思。【关键词】浮世绘;西方绘画;美术史

一、西方绘画之于日本浮世绘

16世纪中叶,在经过长达两百年的闭关锁国之后,日本希望重新开启国门,再次开始对外贸易。在织田信长(1534—1582)及其后继者们的统治时期,西方传教士进入日本发展传教。尽管天主传教士们在日本的兴盛时期很短,然而学界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对传教士们带来的西方艺术作品进行详细研究。日本画师们对外来新鲜事物十分的热忱,他们使用本土材料尽最大努力模仿,并且迅速成为了模仿能手。1583年,意大利的乔瓦尼·尼科洛(1560—?)来到日本传教,在日期间,他开设学园,教授日本人油画、壁画、雕版以及铜版画,他培养了很多优秀画家,并把绘画技法传授给了日本画师,使西方绘画技法在日本流传,对日本学界的影响不可忽视。

1598 年,德川家康(1543—1616)统治日本。在此之后,由于感受到了西方势力对日本的威胁,以及日本本国为寻找新的思想和形式以开拓其文化,先是接受外来文化,后又排斥外来文化并重新确认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德川幕府开始禁止天主教的传播。1639年,日本坚决地对西方关闭大门,实行闭关锁国政策。

由于天主教问题的平息, 1720年,日本德川幕府发布“洋书解禁令”,放宽了锁国政策中的文化控制,对除与天主教有关书籍之外的其他书籍的输入有所缓和,允许西方人文、绘画、科学技术等书籍进入日本。日本画师们有着强烈的求知欲,对西洋的透视画法、阴影法及铜版画、油画的兴趣日益高涨,他们积极地研究学习西方绘画——毫无偏见地,不论其来自何处。

为适应美术大众化的需要,他们需要一种能反映现实生活的艺术, 17世纪,闭关锁国政策下的日本维持着相对的和平,在这一时期,日本重新捡起了民族文化,用以传达大众生活的市井画——浮世绘开始流行。

菱川师宣( ?— 1694)最初是为市井小说画插画的画师,后来他将插图单独从小说绘本中分离出来,形成了单幅版画的形式,这就是最初的浮世绘。

之后,西方绘画对日本绘画产生了巨大影响。画师们将学到的新知识技巧应用延伸,结合写实和装饰绘画的特点,运用西方绘画的透视、明暗法等来表达具有装饰性效果的从容、客观的日本绘画精神,这使得浮世绘发生了变化。

菱川师重(生卒不详)熟练掌握了简单的透视法,借用西方透视法准确描绘出远近街景、游廊和剧场的空间轮廓和在此中人物的关系,使之与宽松而富有节奏的人物线条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平面装饰的日本绘画的图画空间得以加深。

此后的浮世绘对西方绘画技法的吸收更为成功,成为浮世绘之后发展的有力支撑。

葛饰北斋(1760—1849)同时使用日本名胜

画的传统作画方法与荷兰风景版画手法,将铜版画的手法运用到木版画上,细心观察了江户市民的生活和民间风俗,结合西方绘画手法和日本绘画的情趣建立了绘画的新样式,即用来描绘日常生活的风景画。在他著名的《富岳三十六景》约( 1822年)中,他以嬉戏的态度使用了西方的透视法,画面中的视觉真实让位于平面装饰效果,以新奇的视角将山峦与人们的生活进行对比,包含着西洋画法的独特方式,且富有日本特色。

而歌川广重(又名安腾广重, 1797—1858)是在葛饰北斋的画中受到启发绘制的风景画, 1832 年8月,他得到以将军使者身份进入京都皇宫的机会,旅程来回经过那条东海道驿路,在此间他画了许多风景及驿站的草图,以此创作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歌川广重于1833— 1834年间创作的《东海岛五十三次》,体现了他的全部才能。相较于葛饰北斋绘画中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歌川广重表达了截然不同的景观外貌和静谧的气氛,富有抒情性,充满诗意。从歌川广重的绘画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对几何透视法和明暗法之类的西方绘画技巧使用的尤为娴熟,画面中常出现这些技法,但却并没有加强使用,而是把它们完全吸收。歌川广重还绘制了10幅或11幅鱼类等静物画,而这样的静物画是歌川广重在了解西方绘画之后才开始涉及的。

二、日本浮世绘之于西方绘画

随着歌川广重等浮世绘大师的离世,描写日本江户时代的人文风情恋歌的浮世绘宣告终结,而在浮世绘这一民族艺术奄奄一息的时候,借由出口西方的陶瓷等物品,作为装饰的浮世绘开始流入西方。

由于清朝长期的闭关锁国, 19世纪中期,西方国家开始从日本进口茶叶、瓷器等物品。而当时已经犹如废纸一般的浮世绘的图画,就印在日本的茶叶、瓷器的包装上,虽然包装纸已是皱皱巴巴,但其上面有着明亮色彩、简洁生动的形象,富有韵律的线条,不真实的美轮美奂,吸引了西方的艺术家们,艺术家们开始关注日本浮世绘。

当时西方传统古典主义绘画采用的是定点透视法,符合人视觉的真实性,长期都追求着“画得像”。照相机的出现,威胁了追求“画得像”的古典绘画在西方的地位。因为拍照远比绘画耗时更短,并且更加写实,保罗·德拉罗还曾说过“从今日起,绘画死了”这样的话。照相机使得画师们必须要探索新的绘画形式。

浮世绘的出现对于当时的西方绘画具有很大的冲击性,一是内容平民化很吸引人,二是不严谨的构图方式也可以表现透视关系和远近关系,以线条和平涂的手法一样可以表现出画面的立体感,明亮具有装饰效果的色彩,多视点可以使画面能容纳更多内容,这些都使他们耳目一新。浮世绘打破了古典学院派创作的规则,

给西方绘画以新风,给需要创新的画家们带来了全新感受,为西方艺术家们提供了新的思路,从而帮助他们实现了目标,给予了西方美学所有领域以灵感和启发。

爱德华·马奈(1832—1883)所作的《奥林匹亚》中将日本浮世绘的技法成功转化到法国绘画中,这幅作品被公认为是马奈学习浮世绘时期的巅峰之作,画面中的透视不再严谨科学,而是进行了大胆尝试,把从浮世绘中学到的,大胆地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使其成为他独特风格的一部分,此画还被选入了沙龙画展。

文森特·威廉·梵·高(1853—1890)是何时开始接触浮世绘的,关于这点还不清楚。但梵·高移居巴黎(1886年)后,他认真的研究日本浮世绘版画的制作和绘图方法,梵·高无疑是受浮世绘影响最大的画家之一,他先后临摹过不下30幅浮世绘作品,如歌川广重的《龟户梅花》以及《江户名胜百景》组图之一的《千住大厦夏日黄昏的骤雨》。梵·高收藏有歌川广重数量众多的风景画,其后期作品的粗犷画风唤起了梵·高的注意和热情。后来梵·高在阿尔居住,此间他对浮世绘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来自浮世绘的影响已经完全融入了梵·高的绘画中,如《阿尔的卧室》,虽不容易辨认,但在梵高写的信中,他明确表示“:这里颜色表现了一切。阴影和阴影投射被压制。用自由的平面着色,就像日本版画一样。”梵·高后期的作品中,绘画风格从构图、空间表现上有创新,活泼的线条和色彩构图充满张力,正是受到了浮世绘的启发。

结语

而今世界,艺术思潮、形式和技法不断地更新并传播开来,各种艺术不断地被借鉴、吸收、消化。如西方绘画对浮世绘的影响,歌川广重对印象派的影响,我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艺术的交互作用更加活跃的现在,这种艺术的交流、接受和转化作用越来越多的发生于艺术家们的脑中,就如当时的西方绘画与日本浮世绘相互影响一般,现在的艺术家们凭借自身的想象力,实现不同艺术间的和谐统一,得到不同的诠释,再次产生新的艺术。 参考文献:

[1] . [M]. :

宫竹正 浮世绘的故事 西安陕西师范大

2006.

学出版社,

[2] . [M]. :

陈炎锋 日本浮世绘简史 台北艺术家出

1990.

版社,

[3] . :

弗朗西斯科·莫雷纳 浮世绘三杰喜多川歌

[M]. . :

磨、葛饰北斋、歌川广重 袁斐,译 北京 北

2017.京美术摄影出版社,

[4] . [M]. :

潘力 浮世绘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2012.

[5] . : [M]. :张夫也 世界美术通史日本美术 北京中

2010.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