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法则在人物造型实践中的方法研究

Arts Circle - - 理论广角 -

文 张志锋 广州美术学院

【摘 要】一直以来,相关透视著作更多是在概念原理上作阐述,难免少了一些实践启示,或者也是较为简单地来分析原理概念与实践中操作的关系。即使我们对透视原理有比较系统的掌握,但往往在实际操作中也并不能够轻轻松松就完成描绘,更多的是面对客观物大量的形体信息无从下手。在此,笔者通过用实践探索总结出来的方法尝试在人物绘画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作讨论。

【关键词】空间;形体位置关系;形体朝向关系;截面 人类从一开始就有表达客观对象的愿望,并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慢慢掌握摹写自然的能力。透视法则作为西方绘画中在二维平面表现三维空间的重要理论支持,是在文艺复兴时期确立了比较成熟完整的理论体系并在之后一直很好地应用于实践中。我们在西方伟大艺术家的作品中都能领略到这种能力。然而,是否了解了西方透视法则即定点透视原理概念就能很好地掌握在创作中表现空间造型的能力呢?往往即使专业工作者也并非可以很好地掌握这样的能力。笔者就透视法则在人物绘画的实践应用这一问题结合个人实践中的探索方法来展开讨论。一直以来,我们在绘画实践中,透过二维平面提示三维空间的默写转换过程里面,大量的透视论著所提到,形体的体积关系可以通过简化为立方体来解释。然而简化的立方体与面对人物大量形体细节如何建立起对应的联系却是一个实际且重要的问题。另外,在人物表现中,人物形体与形体之间的位置问题、形体朝向问题也是构成人物表现中几个比较关键的问题。在这里,我们就以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丢勒《母亲》这幅作品为例,以我个人在实践中探索的方 法来展开分析并演示。当我们面对艺术家丢勒《母亲》这幅作品的时候,艺术家并没有过多地通过明暗的表现手法来刻画人物的体积关系,我们看到更多的是通过线条准确地表现出人物的形体关系。因此,我们感受到的是画面中作为头部所应有的重量和头部各个局部的空间体验。以至于我们即使对着临摹一次也不一定能达到原作对形体空间的把握,艺术家是如何做到的呢?我们分两个部分来解答。比较明确的是,在二维平面中,由线到面再到立体我们能很直观地感受到在平面中的几组关系,比如线与线的前后左右位置关系,线与线之间不同方向的空间关系。而作为画面中的平面,平面与平面构成了面积大小比较关系之余,依然构成与线一样所具有的位置和方向的空间关系,甚至平面与线也同样构成位置与方向的空间关系。到了立方体,在画面中,立方体与立方体之间、立方体与平面之间、立方体与线之间依然构成了更为复杂的位置和方向的空间关系。其中,立方体与立方体还多了一个体积的大小比较关系。通过以上初步建立起来画面中的较为简单的空间提示关系,我们在画面中表现形体空间的关系中进行分析并在方法上展开进一步延伸。图1让我们直观地看到从平面到立体提示了体积关系,图2让我们知道多个立方体的放置构成立方体与立方体之间的位置关系和不同的朝向空间关系,图3我们尝试用一种方法对图2中形体空间关系上做一些实践的延伸。有选择性地去除立方体的部分构成面,保留部分构成面,我们不妨在这里称为截面。我们在图3中对这些保留下来的截面作一些连接线,即如图我们能看到,由于面已经具备了位置和朝向关系,穿过平面的线无论形态是什么样的,都能够由面与面之间所构成的位置朝向关系决定形体在画面中的空间关系。理解了以上理论阐述,我们来对丢勒作品《母亲》一画进行具体的分析并论证。我们需要依据画中有的细节做一些辅助面,为什么这幅画从头部上方到颧骨位置再到脖子颈窝位置能有这样与现实中我们所感受到的一样的空间关系?在平面中是如何建构起其中的内在联系的?我们依附作品具体表现细节所作的三个辅 助面让我们能很直观地了解上文段中所阐述的位置和朝向关系。因此,这幅画中的头部是由很多内在的截面在产生位置与朝向的空间关系,而连接这些面的外轮廓线当内在的空间关系已经确立,就如画中我们看到各种丰富的曲线都是恰到好处在形体上,我们甚至可以说一根多余的线条都没有。通过实验的形体空间截面方法我们能够在其他的艺术大师作品上面找到佐证成立的依据,即使距文艺复兴几百年后的西方肖像画中该方法依然是可以在作品中找到依据的。形体截面法除了对作品的深入研习提供了一种方法,同时也是行之有效地落实在实际创作当中。长期以来,相关透视著作更多是在概念原理上作阐述,难免少了一些实践启示。或者也是较为简单来分析原理概念与实践中操作的关系。即使我们对透视原理有比较系统的掌握,往往在实际操作中也不能够轻轻松松就完成描绘,更多的是面对客观物大量的形体信息无从下手。如同我们对1加1等于2都了然于心,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能顺利的解答复杂的数学题。所以经常出现的问题是被动描摹,甚至面对人物写生常有的情况是总画不完。这是由于对形体的空间关系缺乏理解,难以主动刻画形体。也可以这么理解,透视原理是连接平面与客观立体视觉世界,建构平面中提示三维空间的基础语言。在人物具象创作中,只有对这门语言的理解,才有我们经常提到的个人化语言。在此,笔者以上通过实践探索总结出来的方法希望可以在人物绘画实践中有一些启发。

透纳,英国著名的风景画家,学院派的杰出代表。透纳一生致力于风景画创作,作品强调光与空气间的微妙变化,同时,他还注重对色彩的分析和研究,把风景画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使英国风景画走上独立道路,在西方美术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人们认识透纳,更多的是关注他的风景画中的光色变化,而作品中隐含的思想寓意常常被忽视,尤其是他晚期的创作与社会紧密联系,更加注重作品的潜在哲理和醒世隐言,这种与主流艺术反叛的创作思想,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一、透纳风景创作中自然伟力的颂扬

19世纪初,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英国应该成为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的典范,但梦想与现实还有很大的差距,英法战争艰难的进行,英国失业率高居不下,“卢德骚乱”使工厂机器被肆意的破坏。此时透纳已经成为英国美术界的英才,手中的订单也不断增多,生活逐渐富足和殷实起来,但透纳没有满足于生活,而是将目光投向社会的深层。为了反映社会现实在人们心灵上的创伤,透纳创作了《暴风雪——汉尼拔率领他的军队翻越阿尔卑斯山》。作品取材于迦太基人与罗马人的战争故事:公元前218年迦太基统帅汉尼拔率五万步兵和九千骑兵穿过高卢南境翻越阿尔卑斯山,从北方进入罗马境内。汉尼拔大军是历史上第一支翻越阿尔卑斯山脉的军队,士兵中绝大部分是西班牙和高卢的雇佣军,相互之间语言不通,装备和训练水平较罗马军差异极大,但汉尼拔凭借出色的才能,给罗马军队以猝不及防的打击,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一个奇迹。汉尼拔和他的军队尽管有非凡的勇气和毅力,但却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家达维特也曾借用这一历史故事创作了《拿破仑越过阿尔卑斯山》,在达维特的作品中,拿破仑被作为一个英雄的征服者形象占据画幅中心,奔跃的马蹄和沉稳的拿破仑身姿与背景旋转的风云,组合成“人定胜天”的主场气势,作品是为拿破仑歌功颂德。而透纳也借用这一历史事件,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一面,真正强大的不是汉尼拔的军队,而是大自然暴虐的力量,巨大的暴风雪和乌云旋涡在天空中形成一个拱形的山谷,袭击着汉尼拔无助的军队,透纳将更具洞察力的视线穿透历史帷幕,落在人物命运与自然的永恒与瞬间的较量上。透纳在作品中运用夸张的手法把强大的汉尼拔形象变小,在大背景的衬托下,显得微不足道。作品采取带有谴责性 质的述说方式表现滑铁卢战役,象征了拿破仑统治的野心注定失败的命运。透纳的生活充满艰辛,父亲是理发师,母亲精神失常,使透纳对人类底层的生活有更深切的感受。透纳将历史事件引入风景创作之中,具有深远的意义。在战争中无论胜利与失败,受难的都是平民大众,作品表现了在灾难与暴行面前,那些平民百姓的悲惨和无助。作品中出现的人物,是处于社会边缘的弱势群体,在强大的暴风雨中显得软弱无力,就像处于洪流中的浮萍一样随波逐流。透纳以人类的悲痛命运为题材的创作,是对劳苦大众的深刻理解和同情,是对脆弱生命持有悲剧性的特殊感受,正是在这种强烈的心灵冲击下,他才在风景创作中形成了独特的表现风格。

二、透纳风景创作中人道主义的情怀

16世纪至18世纪是跨大西洋奴隶贸易的高峰期,此时西方近代人文主义和启蒙思想也勃然兴起,把人当作物品进行交易逐渐受到舆论的批评和谴责。19世纪30年代末,西班牙和美国的奴隶贸易十分兴旺,这一问题引起英国的关注,1841年在伦敦召开国际会议,英国、奥地利、法国、普鲁士和俄国签订了《取缔非洲奴隶贸易条约》。到19世纪末,在英国的积极推动和国际社会的通力合作下,贩卖非洲人的奴隶贸易基本绝迹。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志,也是国际人权史上的一个里程碑。19世纪20年代初,透纳的创作有了明显的转向,在意大利旅行之后,受沃尔特·福克斯思想影响,完全脱离古典主义,将创作主题与社会现实紧密联系到一起,通过艺术创作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1781年一艘英国贩卖奴隶的商船在非洲完成交易后驶离牙买加海岸,船上的奴隶出现了异常情况,很多奴隶生病变得奄奄一息。船长鲁克·科林伍德虽然已为这些人类货物投买了保险,但保险公司只会对海上失踪的人进行理赔,而死亡的人不在理赔范围之内。于是科林伍德船长开始进行一场残忍的挑选活动,最终将132名垂死的奴隶带上铁锁,然后被抛入鲨鱼经常出没的加勒比海。这件事情发生时,正是英国奴隶贸易与社会舆论尖峰对立的时刻,132名非洲奴隶的惨死,孕育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思想运动。为了重现这段历史,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透纳创作了《奴隶船》,画面上所展现的是汹涌澎湃的大海,晨曦在旭日映衬下反射到海面格外刺目,奴隶船几乎被奔涌的海浪所吞没,海浪冲击着一些飘浮物,带枷锁 的奴隶在海面慌乱挣扎,死鱼和奴隶混杂在一起随波逐流。作品空间布局十分讲究,天空并没有透纳惯常表现的暴风雨迹象,反而透露出积极乐观的一面,在画面的右上角有一块清澈的蓝色,预示奴隶制终将被废除。作品真实再现了英国殖民主义者对外掠夺贩卖奴隶的黑幕,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著名评论家罗斯金在谈到透纳的风景画时曾说:“如果只用一幅画去证明透纳的艺术是不朽的话,那么应选择的就是这幅《奴隶船》。”透纳表现人文关怀的作品中,还有一幅《海难》,又名《安菲特里忒的毁灭》,安菲特里忒号商船是一艘罪恶之船,在一次运输女囚和她们的孩子去往澳大利亚途中,遇到风浪解体了。船上的法国人建议让乘客和船员乘坐救生艇逃生,但船长拒绝提议,理由也相当的荒谬,他没有权利让女囚踏上除英国和澳大利亚监狱之外的任何地方,于是船员争先爬上桅杆,大部分获救了,而125名妇女和儿童遇难。在这幅作品中,透纳受籍里柯的作品《美杜莎之筏》启发,采用类似的构图,作品以牺牲者为主题,漫天翻卷的浪涛几乎占满绝大部分画面,人物就像翻滚的浪花一般软弱无力,众多的尸首和残骸在大海中漂流,灰绿色海浪以巨大的威力吞噬即将沉没的船只,充满鲜血和恐怖的灾难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作品隐含强烈的生命惋惜和道德谴责。

三、透纳风景创作的历史地位

风景作品由于缺少社会容量,感召力不强,在美术史中一直处于从属地位,被人们当作喻情赏目、浪漫抒情的装饰。透纳的风景创作强调极端的天气、暴风雨等自然现象,并将历史故事和现实事件引入风景画中,使英国风景画因承载道德感情和现实叙事,提升到与历史画和肖像画等同的地位。范迪安在《穿越世纪:透纳在中国》中阐述:透纳作品揭示了风景后面隐含的大自然的力量,把风景和人类所经历的悲剧性事件结合起来,从而在绘画的“伟大风格”上面注入了属于文化关怀的“伟大精神”,这种遗产在今天仍然有着深刻的启示。在美术史上,凡是举世闻名的不朽之作,都是对民族历史的歌颂,是对内心感受的宣泄,并投入了极大的创作热情。透纳的风景创作已经超越了时代,如果真正理解了作品蕴含的思想,就能深刻的体会到透纳作品是跨越神圣和世俗的桥梁,因悲剧色彩和人性关怀使作品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

阿尔布雷特·丢勒 / 母亲 1471-1528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