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学中用挥笔墨诗情画意蕴心境

——读刘杰花鸟画感言

Arts Circle - - 解读名家 - 文/张本平

我与刘杰先生虽不经常见面,却一直默默关注和探究着他的花鸟画作品。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其写意花鸟画将东西方艺术表现元素相互融会贯通,创造出一种新的意境,使作品产生出一种新的魅力,具有鲜明强劲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拜读《刘杰中国花鸟画作品集》和《刘杰国画作品集》,所显示的意象感很是独立,水与墨的交融总是不期而遇,碰出许多欣喜;他把传统笔墨气韵和西方色彩构成进行了融会贯通,创造了新的意境;他西学中用,探索中西艺术的融合,使他的水墨花鸟画作品呈现出光影灵动、开阖自如的气象。刘杰先生的花鸟作品给人一种自由与超然之感,他的画达到了一种“意象空灵”的境界。其作品既传统,又现代,就是这样的巧妙结合,使他的作品充满自然的气息,引人入胜。他的作品还有一点很可贵,不是重复古人和他人的画法,而是把握自己的审美感觉来表现自己对艺术的体悟,进而形成极具个人特质的当代水墨写意花鸟画韵致,使他的作品在写生与写意之间,笔墨与造型完美统一,传统的意象和现代的形式浑然一体。刘杰先生1963年出生于河南商丘,198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现任河南省文联副主席、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协理事、中国油画学会理事、河南省美协油画艺委会主任。他的油画作品入选第七、八、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等全国美展五十余次。多幅作品在全国及全省美展中获奖并被国内外美术机构收藏。先后赴波兰、芬兰、法国、美国、俄罗斯等四十多个国家进行美术交流。正是有了这样的积淀,才使得他如今的写意水墨花鸟画如此生动。近日,笔者又欣赏到刘杰先生的新画集,对其中的《春晓》《春鸡唱晓》《今朝听声音》等画作尤为赞赏。《春晓》是刘杰先生构图比较简洁的一幅写意画作品。粗壮的树干于画面左下方逐渐与地面融为一体,而那些一串串红色荔枝构成了一个美丽的画卷,加上两只一立一卧的小鸟,配上那下方绿色的树叶,呈现了大自然的勃勃生机;《春鸡唱晓》构思奇巧,险中求胜。两只鸡立于整幅画作的中部,正低头觅食,绿叶自画面左下方向右上方伸展开来,枝条秀逸劲挺,中间留白处,是开阔的空间。画家以淡雅古朴的浅黄树木作为背景,同时加强绿与黄、强与弱的对比,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风发之外”。他通过古为今用、融贯中西的绘画方法,使作品格外清新而精致。法度严谨、诗画相映、虚实结合的牡丹、紫藤、松树、桃花、菊花、翠竹、梅花系列一亮相,就令画坛瞩目。每幅作品中都留有他对花与鸟的独特感悟。“简约不简单”,每次拜读刘杰先生的花鸟画,心底便会涌出这样一句话:“不

简单”!这包含了逼真、传神、趣味、禅意、生机。刘杰先生的画追求简约中有变化,简到少一笔则损,多一笔则乱。这样的作品,简约而不简单,笔墨少即是多,耐人寻味。他的花鸟画中雄鸡系列,简约精到、风格别致,这正符合刘杰先生的性格——淡泊宁静、不慕虚名、不因循守旧。《吉祥图》画的是两只可爱的母鸡与落叶嬉戏的场景。用重墨画出的母鸡把画面的重心稳定在作品的中上部,再以轻灵之笔添上树干、红叶。母鸡、树干、红叶三者形成轻重对比的效果。整幅画面以黑、白、灰为基调,再以朱红破之,色彩便显雅素而不失活泼。如果细心品味,笔者就会发现,刘杰先生画鸡虽简约到寥寥数笔,但是或浓或淡的块状墨、长短虚实细碎的线,轻重缓急、焦湿深浅,都富有变化。他的画是讲究中国画笔墨技法和画理的,但是他画鸡的方法,没有师承,没有模仿,完全通过自己琢磨走出了一条新路。艺术贵在创新,画家贵在拥有自己的艺术语言。刘杰先生的艺术语言具有一定的个人特色——精到洗练的笔墨、灵动脱俗的造型,严谨之中不失洒脱。《大吉图》画的是新春将至,一黑一白两只鸡正在好奇地凝视着前面的茂盛绿叶。白鸡以灰黑色翠竹衬托出其形体,黑鸡则用揉擦的方法以浓重的黑斑来表现其外形,从而构成了一个黑、白、灰相互统一的整体。纵观整幅作品,场面的分割新颖而独到。乍看,大场面的浅色树干未免显得单调、沉寂,但配以树后淡墨色,便改变了沉闷的气氛,令春节的喜庆与温馨氛围油然而生。刘杰先生爱鸡,也爱一种自由、自然、自得其乐的生活。爱鸡,继之以画鸡。在他看来,鸡这种动物,家养宠之,憨态可掬;野生放养,来去自由,孤傲逍遥。鸡不但有五德(仁、义、礼、智、信),而且形态优美灵动,最适合描摹展现;鸡的生活环境温馨自然,豆瓜葫芦架、蜂蝶竹篱笆,可伴梅、兰、竹、菊,可傍牵牛、牡丹,都是动与静随意组合的入画景致。所以,鸡之家景、鸡之野趣,是刘杰先生最爱表现的题材。他笔下的鸡常带着孩童般的天真和好奇。那怯怯的目光、那蓦然回首的情态、那无忧无虑的嬉戏,都令观者不觉莞尔。刘杰先生的花鸟画作品既带着民族传统的绘画神韵,又带有鲜明的时代况味,体现了他对当下中国画艺术的开悟与思考。他笔下的写意花鸟画主题至为明晰,这是因为他在掌握了严格的写实技巧的同时,又对当代技法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能够把“存形”与“写神”结合起 来。这也是他的作品能在数十次美展中打动评委而入选获奖的根本原因。谁说花开只风赏?谁说娇花无歌声?鲜花本无爱憎,绿叶本无好恶,但在刘杰先生的逸笔下,它们傲霜斗雪,成了坚贞的景色与伟岸的生命。刘杰先生多年求学、生活于广州和郑州。在美协工作繁忙的情况下,他一方面研习笔墨,一方面探索写意的新韵,在形神之间挖掘佳境。观刘杰先生的《晨音》《春晖》《醉风》《报晨》《雄风》《吉祥》《秋韵》《春曲》等作品,简约高雅、疏密有致、情趣生动、设色唯美、意境深邃。在他笔下的《觅春》《雨后》《春思》《桃花》《伴》《富贵大吉图》《高瞻图》《大吉图》等,即使是几只鸡、几对鸟、几片叶、几朵花,也无不明媚、烂漫。晋人陆机说:“存形莫善于画。”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围绕着中国画的工笔和写意问题,许多国画家都在进行着探索,并且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通过欣赏刘杰先生的写意花鸟画,深感写意不仅是中国画的精神,更是中国文化的血脉;“以形达情”不仅是中国画家的梦想,更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苦旅与诗意追寻。总之,刘杰先生的花鸟画,无论是中堂、条幅、斗方,无不带有“以形写神”的印痕。他的花鸟,有生命的价值取向,有傲岸不屈的鲜明意志。让我们一起到刘杰先生的花鸟世界中,去发现美、欣赏美、听花间叶下那些鸟儿、虫儿的歌唱!

刘 杰/ 春韵 136cm×68cm

刘杰藏趣68cm×68c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