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墨的试验田里开花结果

Arts Circle - - 现代水墨 - 文/李小山

我与正民是老朋友。许多年来,正民在创作上孜孜以求,给自己定下很高的目标,并不断朝目标冲刺。正民是水墨画家。在我们的时代,水墨画领域是最容易浑水摸鱼的地方,也是最考验人的地方。按我的看法,当下的“水墨画热”催生了更多的投机者,无论是资本还是画家,或为利,或为名,忽悠的成分居多。所以,我们看到这样一种尴尬的现实:一方面,以水墨为主题的展览数不胜数,另一方面,有成就的水墨画家可谓凤毛麟角。

我相信一点,无论是水墨画,还是其他画种,人为地制造热闹和繁荣都是无效的和短命的。水墨画的兴盛不在于参与者的“量”,而在于作品的“质”。这个道理其实谁都懂得,事到临头,装糊涂而已。正民与我多次谈及这一问题,他坚持自己的方向,不妥协,不高调,以作品说话——因为在他看来,一切宣言,一切理论都与实践无关,创作是不可知的,任何艺术家都不能事先规划好未来。我得补充一句,正民并不排斥理论,他只是抓住创作的核心问题,观念、技巧、表达等,是在创作实践的过程中逐步完成和完善的。所以,正民宁愿不断以“试错”的方式进行自我纠错,而不是追寻所谓的“完美”。

“试错”是科学实验的概念,用在艺术创作里,并没有不妥。艺术家需要弄清楚何种方式适合自己,就必须不断调试。在当下,水墨画是一块试验田,各种方式、各种手段层出不穷。问题在于,它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很长时间里,有关水墨画的讨论汗牛充栋,很多人至今仍然各执一词。这是对的,创作领域的清一色是可怕的。但是,水墨画的价值,水墨画的边界,水墨画的艺术史意义这些问题是被悬置的。人们过多地关注它的功利性实效,现实压到一切,以至造成思考的缺失和退场。

我曾把一个优秀画家的要素概括为三点:一是独特性,二是难度,三是完成度。在此我还得重复一次,这三点是缺一不可的。没有独特性,他的识别度将会很低,人们无法在众多的海量的画家群体中发现他。没有难度,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到达,也将使他的存在的意义大大削弱。没有完成度,独特

性和难度都停留在一半,得分不会很高。因而,优秀的、杰出的画家终究寥寥无几。我记得我和正民讨论过,不要停留在一半的地方,以最大的决心和恒心向前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正民这两年的作品突飞猛进,令人刮目相看。正民的作品注重整体效果,又不失细节。我前面说水墨画是试验田,正民是为数不多的在 这块田地里开花结果的水墨画家。他把笔墨问题,韵味问题,形象和表现问题统统集中在画面的整体性中,视觉上颇为新鲜,技巧上不失细腻。不久前,正民和我说起,他正在做更深入的探究,希望把自己的想法完整地充分地呈现出来。作为老朋友,我替他高兴,也期待他的新作早日面世。

1962 年生,江苏沛县人。1983 年毕业于江苏宜兴轻工业学校, 198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 200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画研究生课程班。现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导,美术馆馆长。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美术展览,多次举办个人作品展。

张正民 / 低语 纸本综合 100cm×50cm 2017年

张正民 / 粉红1 纸本综合 100cm×50cm 2017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