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植边海 彩笔同绘

——刍谈防城港市地域性边海美术题材创作

Arts Circle - - 菁英推介 - / [ ]

广袤大地必然有生存环境、生活习性的异同,由此而形成的多元文化左右着人们的精神生活、价值取向。地域对艺术特征的决定作用非常明显,这可以从我国不同地区的不同剧种中看到:从西部的藏剧、秦腔到中原的豫剧、梆子;从北方的二人转、京剧到南方的花鼓戏、黄梅戏、粤剧。同样,作为造型艺术之一的美术,则古有南北宗之说,近有海派、金陵画派、岭南画派等之分。不管是戏剧或者美术流派,它除 了具有相同或相近的思想倾向、审美趣味、创作方法和艺术风格外,也无不彰显着鲜明的地域性特征。自然环境对于艺术创作的潜在作用,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免和否认的。画家所处的自然地理生态环境,对其思维方式,思想意识、生命情感方式,以及心理精神结构,对于客观世界于自身的认识方式,包括源于内在生命情感本体的艺术天赋等,都有着原始的、潜在的,而又非常深刻的影响作用。因此,任何地域的文化 艺术表现形式,都是和这一地域的生产生活方式与习俗习性息息相关,也是与地理生态环境紧密相连。从艺术审美的角度谈地域性的美术创作,也是意在探讨不同地域内人们生活习性的差异对美术创作的影响。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更养一方人的文化、心性、艺术。北部湾因其地理特点而使之成为中国和广西对外开放、交流的一个重要门户。在北部湾地区的历史文

化结构中,自然形成了东西方文化碰撞、交融的格局,体现出一种开放、包容、多元、开拓的“海洋文化”的文化特征,又同时兼具“边关文化” “少数民族文化”“山地文化”等重要因素和鲜明特质。北部湾文化的多样性,使其具有了独特的文化意义和审美价值。防城港作为北部湾最早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之一,在此文化大背景的影响下,近年,防城港聚集了一批年轻的有活力的美术新锐,他们经常自发组织写生、创作、交流等活动,在创作中,在题材的选择上,在有意识的做着鲜明的“海洋文化”特点的呈现与探寻,并以其鲜明的文化特征、多样的文化模式、丰富的文化内涵逐步形成了防城港的地域性美术的特质。它的出现与存在,是基于上层建筑的审美价值取向的差异及社会生活方式、民族结构、劳动生产方式的差异所产生的。他们创作的作品,具有了较强的地域性特征和审美取向。虽然这种意识追求仍处于萌动和摸索阶段,但这种创作意识的主动追寻却有着非同寻常的积极意义。谈防城港的地域性美术,自然不可能绕开“海洋文化”及“北部湾文化”,更撇不开“北部湾画风”。在“北部湾文化”这种大背景下形成的“北部湾画风”,其独特的文化指向和地域特点,所体现出来的多元交汇、刚柔相济的审美特征,具有鲜明的“海洋文化”特点,呈现独特的审美精神和人文情怀。在同一文化背景下、有着相同或近似的自然环境、人文特征的防城港,北海“北部湾画风”的美术形态的形成及成功案例,对防城港的美术创作曾经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和示范性作用。但,受防城港独特的地理位置及边疆地缘文化、民族性的影响,却又形成了 防城港美术地域个性的情感表达方式及边海题材审美特征的另一种取向。防城港与北海的“北部湾画风”有许多相同或交叠之处,但在形成防城港本土的美术形态上,防城港也具有其独特性。首先,在画种的选择上,防城港更具多样性。防城港的画者没有像“北部湾画风”那样,用水彩画这一单一画种来集中呈现,而是在表现北部湾题材的过程中,各依各法,用自己最擅长的技法和语言,用油画、中国画、水彩画、版画等多画种来多方位表达;其次在表现方式更为多样,语言形式更为丰富多元。在表现题材内容上,由于防城港独特的地理位置及人文情怀和多民族聚居的生态,特别是京族、大板瑶等民族的唯一性,使得防城港的美术创作题材更为宽泛,其与“边关文化”“民族文化”结合更为紧密。在地域个性与文化精神的传达上,更关注生命、关注自然这一创作的主线。在艺术语言上,强调个性和写意精神的统一,他们充分利用防城港特有的地域文化资源,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他们在丰厚的民族文化、海洋文化土壤中得到启发和灵感,创作了许多植根于“民间”和“乡土”的作品。虽然防城港的美术创作一直以来处于边缘状态,但他们没有难以释怀的“认同焦虑”,也没有自卑和仰视的心态,他们从容淡定,满怀自信。他们的作品,在艺术语言上从不局限于“写实”或“再现”,而是试图对防城港地域进行深入的挖掘,把民间艺术、西方现代美术及作者的思想感情相融,大胆采用变形、抽象、隐喻等艺术手法,使防城港的地域性美术从“再现”推进到“表现”的层次。在防城港地域性边海题材创作的情感表达上有意识的寻求“差异化”表现,努力找寻民族的精神世界与 防城港乡土美术的文化内涵的契合点。画家的审美个性与风格总是由其整体艺术素养所决定,是其整体艺术创造建构的个性化实现。也就是说,画家有怎样的艺术素养,美术创作上有什么样的艺术追求,也就会表现出什么样的审美个性。比如说画家的审美态度、审美理想、审美知觉、审美情感、还有画家的心理气质、文化人格等,无不与审美个性建构起一种双向影响与渗透的内在关系。防城港地域性美术形态的出现,有自然的因素,更是人的主动追求,它包孕了植根乡土的基本精神及审美特征。在防城港地域性边海美术发展历程中,在相当长的一个阶段里,张大进、吴京泰、江国伟、颜燎、沈东等本土画家,以写实主义的创作风格来表现防城港的现实题材,描绘防城港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在形式和内容两者之间找到了密切的契合点,以其鲜明的形式语言,以其纯粹的形式美感来打动人们的心灵,为防城港的地域性边海美术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张大进是防城港美术领域一个承前启后的领军人物,他对防城港地域性美术形态的建构功不可没,他对防城港有着异乎寻常的深厚感情和认同感。张大进把对油画专业技巧、材料特征的探索与对艺术风格、样式、观念的关注和研究始终深化在创作中,他创作的众多的油画风景,始终围绕着北部湾的边海与山川,这是他的根、更是他的魂。如他的油画写生作品《此岸彼岸》,便以防城港司空见惯的礁石、船为描绘对象,在创作语言上突出显现了视觉图式的理性定格与优美形式的感性追求,明显带有东方写意的轻松手法,但又不失严谨控制下的造型规界。江国伟则以质朴的创作理

念与娴熟的技法相结合,以防城港的海洋、港口及少数民族为元素创作的木刻版画,生动自然,具有极强的生活气息和艺术感染力。吴京泰的油画色彩轻快明亮、对比强烈且润泽,他把防城港的地域气候、阳光空气描绘把握得恰如其分。中国画则好以“光坡鸡”入画,用笔精妙老到,生活意趣十足。颜潦可以说是对防城港的山水风物最为用情和用功的一个。他的油画自成一格,他把印象主义的色彩与防城港的边海题材有机融合,创造了一种非常个性化的图式。他创作的《企沙渔港》系列油画作品,色彩谐和统一、肌理丰富、极富激情和视觉张力。而沈东则在防城港地域性花鸟画的审美取向上也进行过探索,他在传统中加入了细小的边海地域特征,有了属于自身的艺术语汇和绘画样式,是防城港地域性中国画探索的发轫。他在保持传统中国笔墨趣味的同时,也表现了防城港的地域特征,他在用花鸟画表现地域特色和时代精神方面做了有益的尝试。而出生成长在防城港的黄华兆、苏冠人、钟德等人,则在更高的层面上对防城港的地域性美术作了另一种的解读和诠释。他们在艺术上 均取得了相当高的成就,虽然他们目前离开了防城港本土,但从他们的艺术风格和审美追求上,却依然可以找寻到这种独特地域性影响的痕迹。他们以其无畏的艺术精神和过人的艺术禀赋,以北部湾防城港为母题,创作了许多风格鲜明的优秀作品。从地域文化视域来对黄华兆、苏冠人、钟德等人的审美个性与风格的形成进行分析,可以发现,黄华兆的作品既有水彩的灵动性又有油画般的写实性,既有中国传统笔墨的情趣以及东方关于黑白虚实的体悟,又有西方绘画的浓烈色彩。他的作品有着浓郁的民族特色和个人艺术风格。如其近期创作的巨幅水彩画《海路盛世》,以表现主义的风格来重构表现现实题材,它脱离了特定表现内容的束缚和限制,转而对形式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和研究。从整体上来看,黄华兆创作的作品所呈现出的审美特质及在题材的选择上,那种潜在的“根”及它的源流与“海”“民族”等依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钟德具有对传统的反叛精神,他以现代水墨这一流行语汇来对边海美术题材进行研究性的探索,在其作品中,“地方主义”对其艺术审美取向的影响尤为深远,这种地域的痕 迹和符号烙印非常明显。钟德以水墨画的艺术形式来表达海洋变迁和繁荣,审视海洋水墨画新的建构形态。他用画笔表现多姿多彩的海洋,探索当代水墨的新样式表现,作品不仅具有很强的艺术性、而且还具有较高的思想性。他对海洋生态的关注与水墨艺术的革新,以及作品所指的当代性,体现出现实关怀的价值追求。这恰恰正是钟德的海洋水墨画蕴含着浓郁的海洋民族文化特色,契合了画家内心对海洋生态文化及防城港当地浓郁的民族特色的认同,可以说他选择独具海洋特质的艺术创作与所处生活环境存在必然的机缘契合。苏冠人作为亚热带色彩画派的重要代表画家,他的油画色彩深得其恩师涂克“绿色”的无穷韵味,善于大遍酣洒绿色,注重阳光、空气、水分、地域、时令的描写,追求画面调子的和谐统一和色彩的微妙变化,意境宁静而深遂。作为土生土长的防城港人,家乡的山水人文对其艺术创作具有深层的影响,防城港独特的地域性特征、丰厚的人文风貌更是其取之不渴的创作源泉,他将感受、理解过的生活体验,在油画中融入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以当代审美的视角创造了一种新的、

活泛的表达方式,通过个性化的语言去表达画家的理解以及对自然的感悟。在防城港地域性美术的构成上,苏冠人的油画占有重要的位置。根植边海题材,彩笔绘就防港风物。防城港地域性边海美术的形态,是防城港的地域生态、民族审美趣味与美术家自觉艺术表达相结合的必然产物。这种地域性边海美术题材的创作指向是沿着地域性、民族性和时代性,符合艺 术发展规律和时代发展轨迹而运行的。当我们在转过身来审视和打量防城港的这种现象时,会发现许多容易被他人忽略的形式因素,在他们的眼中、在他们的作品里却焕发了异彩。在创作中,防城港的美术家们没有试图依附或寻求与主流美术的趋同,而是在努力求异中保有了这种大的文化背景下固有的某些元素和审美特征,并试图以此在艺术本体方面造就一种新 的表现类型或审美样式。今天,在北部湾大文化背景的影响下,防城港的美术创作步入了一个新的台阶,他们正努力寻求在此大文化背景之下的存在和突破。立足地域,又要走出地域在表现形式上的局限,防城港在地域性边海美术题材创作上的审美追求的这种探索的热忱和精神,相信可让人对它的明天有所期待。

沈 东/ 赶圩归来 55cm 40cm

吴京泰 / 早春 120cm 60cm

钟 德/ 海路幻境 180cm 97cm 2 2016

苏冠人 / 古榕 80cm 90cm 2017

张大进 / 冲皇沟 80cm 70cm

沈 东/ 闲立春涧中 55cm 40cm

范 渊/ 企沙日记 布面油画 100cm×120cm

张大进 / 瑶山春日 油画 60cm×80cm

范 渊/ 渔村 油画 50cm×50c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