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惠安女服饰元素在服装设计中的创新思维

Arts Circle - - 设计与应用 -

文 蔡春明 福建师范大学闽南科技学院

【摘 要】本文以惠安女服饰元素的再创造为研究对象,通过分析惠安女服饰文化的发展历史及趋势,探讨在时尚全球化的背景下,如何将优秀的惠安女服饰元素与现代时尚元素进行巧妙结合,促使民族服饰元素与现代服装设计更好交融,更好发展,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时代服饰文化。

【关键词】惠安女服饰元素;服装设计;思维;文化 惠安女服饰是闽南文化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产生的,它是一个地域文化的记忆载体,充分体现族群集体智慧的结晶。钟敬文先生指出: “每个民族的服饰,都随着历史发展和文化变迁而不断变化。”即服饰当随时代。笔者认为,考察和了解当前惠安女服饰的审美特点,提炼优秀的服饰元素,结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审美理念进行再创造,并与时代潮流相接轨,是解决服饰断层的唯一途径。因此,惠安女服饰文化能否以新的姿态走出来,必须从文化本身去挖掘独特的语言符号来传达内在精神,同时结合时代审美精神,为传统服饰继续建设注入新鲜活力,也是当前惠安女服饰元素创新的时代性课题。

一、惠安女服饰语言

作为闽南传统女性的代表惠安女,以独特的服饰和朴实的民风闻名遐迩,然而惠安女的传统服饰却遭到年轻一代的冷遇。“封建头、民主肚、节约衫、浪费裤”是对惠安女传统服饰最完整的阐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洞悉惠安女的民风及其审美理念。(一)封建头封建头是指惠安女的花头巾,花头巾长一般70厘米左右。由于头巾包裹着整个面部,露出五官,再戴上圆斗笠,遮住大半张脸,这就是“封建头”。花头巾冬可防风,夏可挡阳,是惠安女长期劳动环境所孕育的产物。花头巾不仅具有物理的使用性,更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花头巾纹样种类繁多,色彩丰富,加上镶嵌精细的手工绒花,让人感觉,它就是一件艺术品。(二)民主肚、节约衫民主肚、节约衫是指惠安女窄短的小上衣,短到连肚脐都遮挡不住。色彩主要以蓝色为主,门襟为斜门襟,衣袖紧绷,上衣短小,方便水上劳作,确保上衣对劳动环境的影响尽可能小。(三)浪费裤浪费裤是指惠安女的宽筒黑裤,裤筒较宽大,面料轻薄易干。其实,惠安女的浪费裤主要作用是方便劳作起蹲,就算是被海水打湿,汗水浸渍,在海风中来回两趟就会全干,不会影响劳作效率。黄斗笠、银腰带、蓝上衣、宽筒黑裤,独特的服饰造就惠安女阿娜多姿的曲线美 ,成为吸引人们注目的风景线。

二、惠安女服饰元素的创新意义

惠安女服饰文化作为闽南服饰文化的优秀代表,也是地域文化的重要体现,更是中华民族服饰文化的重要财富。民族服饰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应用具有着深远的意义。民族服饰元素的应用能带动现代服装行业的快速发展。通过对特色服饰元素的运用,能够加快创新步伐。把古老工艺与现代时尚设计理念融合在一起,既是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又能激活现代服装行业的潮流新风尚。当前,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中国服饰对国际的影响日益深远,传统服饰元素的应用既符合当代审美需求,又是对中华优秀服饰文化的继承与弘扬,让优 秀的服饰文化走向世界舞台。

三、惠安女服饰元素的创新思维

惠安女服饰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应用,能够深入拓展设计思路和想象空间,并且不断开发出新的表达形式与服饰内涵。笔者从现实的审美关系出发,分析惠安女服饰的结构、色彩、材料等方面的创新思路和方法探索,将会为惠安女服饰的发展开辟出一条新的思路。(一)惠安女服饰的内部结构创新惠安女服装秉承上短下长的稳定视觉感,最大的特色是掼肩、接袖和大襟拼接衫等。内部结构的设计直接影响到服装的外部轮廓,结构是内在的,是最为本质的,是服装设计的关键点。不同的处理方法将带来不同的视觉效果,服饰结构内部创新创意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结构夸张。夸张指的是对惠安女服饰某一结构要素进行放大或者缩小的处理,可以是某一具体位置的夸张,如肩、袖、领、口袋、拌扣等。如,Viktor&Rolf在2006年春夏作品中是将蝴蝶结与丝带无限放大。山本耀司在 2006 年秋冬发布中对服装帽子和肩部的尺寸进行夸大设计,极具视觉感。2.元素分离与拼接。将服装的各个元素融入新的服装设计创作思维,并有次序打乱再重新进行分离、组合、穿插与拼接。川保久玲在2006年秋冬时装发布中,将服装的领、衣身、门襟等各个部件以新的组合形式征服了观众,采用的是西装与连衣裙的另类组合形式。在2007年则是将童装元素与时装组合,整个时装秀透着无限的童趣。3.颠倒。所谓的颠倒就是以逆向思维的方式进行创新设计。内衣外穿就是60年代最为典型的颠倒式。法国设计师安德烈·辜耶基在1963年用半透明的布料做裤子、内衣和缝道等,使得人与服饰内外一体。梅森·马丁·马吉是对人体轮廓的颠倒,保留打版时在面料上留下的草稿,并将服饰线头与缝褶暴露在外,创造内外结构颠倒。如颠倒性的穿着模式,长款毛衫外搭短夹克,短裙内穿长裤、长袖外搭短袖等。(二)惠安女服饰的色彩创新惠安女服饰色彩以红、绿、蓝、黄为主色调,衬以黑色或白色底布,色彩对比强烈。色彩是作为直接的视觉传达,不同的组合就会产生不同的感受。对惠安女服饰色彩元素重组创新的思路是打乱原有的色彩格局,对选定对象的色调、面积、形状重新分配,提取惠安女的典型服饰元素纳入新的设计轨道,以新的形式美感进行概括和重组,创造新的色彩形象。对于色彩丰富的服饰可以使用减法的方法,运用深色面积的变化来减弱传统惠安女服饰中的高明度与纯度的对比,直至原有元素寥寥无几。而对于极简素材,可以采用加法,注入新的色彩,丰富服装色彩加强视觉冲击。(三)惠安女服饰的材料创新对惠安女服饰材料的创新,采用以下几种方法: 1.对服饰材料进行分解改造。将传统材质 加入科技手段,结合编、织、染、缝等工艺进行改造,给予材料新的质感,新的视觉感受。对原有素材进行挖洞、洗磨、撕裂、压皱等工艺处理,如做旧处理的牛仔、流苏毛衣、露出毛边的服饰等。2.对服饰材料进行立体设计。立体设计指的是将原本二维的服装材料经过折、叠、扎、绣、缝等工艺,塑造成具有三维立体效果的外向轮廓。如:三宅一生在 2002年的春夏服装发布中,利用柔软面料的特性,在前胸部位扭转出大量玫瑰花型,形成一种类似浮雕的效果。3.对服饰材料进行再组合。利用镶、拼、粘、补等手段将不同色彩与质地的多种材料混合组合,形成一种独特的感官效果。如:加利亚诺的材料拼缀作品,将不同质感的材料进行组合,产生一种强烈的错视感。(四)惠安女服饰的配件创新配件就是装饰服装的物件。惠安女常见的配饰主要包括银镯、戒指、银裤带、搭裢、红雨伞、小竹篾篮、花头巾、黄斗笠等。配饰虽然只是服装设计中的一个点,但却起到点睛之笔地作用。配件的创新方法体现以下两点:首先,配饰造型的夸张及面积放大,颠覆配饰与服装的主次关系。其次,配饰材料的选用竭尽创意,木材、塑料、金属、水晶、玉石、纺织及人工合成材料等形态。综上所述,笔者从服装结构、色彩、材料、配件等方面分析惠安女服饰元素在服装设计中的创新方法,进一步拓展对惠安女服饰设计的思路与想象,从而展现出全新的服装面貌。分析惠安女服饰元素的设计思维,对于现代服装设计应用上具有极高的指导作用。

结语

面对文化多元化的今天,对于惠安女服饰的传承不能死搬硬套,不能只是关注服饰特色而忽视时尚元素,设计师应从服饰的结构、色彩、材料等角度进行有意识的创新设计,对服饰元素进行合理的取舍,为惠安女传统服饰加入时尚气息,创作出具有地域特色又吻合现代审美的艺术作品。作为当代青年设计师,继承与弘扬优秀的本土服饰文化,是我们不可懈怠的责任和义务。 注释:

2017

*项目名称: 年福建省中青年教师教育科研JAS170825项目立项(社科类),项目编号: 。

参考文献:

[1] .

张庆梅 惠安女服饰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D]. : 2010.的应用研究 上海东华大学,

[2] . [J].严丽丽 惠安女服饰元素的探索与应用 山2016.

东纺织经济,

[3] . [D].殷文 解构主义在服装设计中的应用 青: 2007.

岛青岛大学,

[4] .

李冰,张茜伦 民族服饰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J]. 2016.

中的表达 理论观察,

风俗画在《辞海》(艺术分册)中的定义是: “以社会生活风习为题材的人物画。”可见风俗画属于人物画的一种,是专事于社会生活与民俗风习表现的人物画。人物是风俗画表现的主体,却不是风俗画表现的唯一,一方面风俗画通过人物活动表现社会生活风习,另一方面它又通过风俗生活事象塑造人物。人是事象中的人,事象是人活动的结果,人与事构成了风俗画表现不可分割的整一性。正是缘于人物与社会生活风习的特殊关系,使风俗画的人物有着自身的鲜明特性。我们将风俗画与同为人物画的肖像画、历史画、宗教画进行比较,便能够清晰地让风俗画人物特性凸显出来。

一、风俗画的人是处于活动事象中的人

同事象联系的人。风俗画是通过反映一定的人在一定的时期和一定的地域环境中的活动事象,来表现社会生活与民俗风习,让我们经由风俗画表现的事象以及它所承载的信息,了解、认识一定时期与一定地域的人们的生存状况、生活方式及其追求、崇尚、喜好、文化、风习等,由此实现了风俗画的历史学和社会学价值。因此,风俗画表现社会生活风习,是通过表现人及人的活动得以实现的,人和事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它不像肖像画,为了人而表现人,人物可以独立存在,是唯一的表现对象。简言之,在风俗画中,人是事象的主体,事象是人物活动的结果,表现事象,就是表现人的活动。同情节联系的人。表现社会生活风习,是对一个活动事象的纪录,无论被纪录事象是大是小,总会以一定的情节呈现出来。风俗画表现的人,正是表现处于事象活动过程中的人,通过对人物情节的反映,实现对生活习俗事象的表现。肖像画则不然,它的人物是独立于事象的存在,不受情节的制约,完全可以排除情节而专心于人物精神面貌与性格特征的刻画。轻重与详约不同的人。社会生活风习的形态丰富多彩,大小简繁无所不有。不同的活动事象和不同的画旨,决定了人物在画中表现的轻重主次不同。通常来讲,表现小场景的风俗画事象单纯,人物表现空间大,刻画充分周全,人物形象就突出。譬如17世纪荷兰风俗画家维米尔的《倒牛奶的女人》,表现的是日常生活中家庭女佣于厨房中倒牛奶的一个简单情景,人物表现细微充实,处于十分突出的地位。而大场景的风俗画,侧重于表现事件全貌,为了突出气势,营造氛围,人物表现就相对的简约概括,以数繁量大获取效果。我国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就是通过丰富的人物活动以及各种器物、动物、植物、建筑物等的表现,营造出热闹喧嚣的气氛,突出了北宋时期汴河一带繁荣的盛世景象。其宏大的场景不可能对人物作周密细致的刻画,只能以简约概括的人物动态 表现取胜。

二、风俗画的人是普通的人

风俗画反映的日常生活与民俗风习,是普遍存在于社会现实的事象,它不仅覆盖地域范围广阔,事象可以重复出现,而且参与主体几乎包含所有民众。风俗画反映这些事象,让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都有可能成为被表现的对象,所以风俗画表现的人是普通的人,它没有具体或特定的人物限定,是平常事中的平常人。风俗画表现普通人与普通事,也是风俗画通俗特征的突出表现。比较肖像画表现特定的人物,如17世纪西班牙画家委拉斯贵支的《教皇英诺森十世肖像》,和历史画塑造具体的人物与反映不可重复的历史事件,像中国画家刘春华的《毛主席去安源》,以及宗教画宣传的特定宗教人物和宗教故事、宗教传说,如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我们不难看到,风俗画在人物的选择上,是自由而灵活的。就像宋代画家李嵩的《货郎图》,表现的就是那个时代货郎挑担走乡串户的买卖风俗,至于货郎姓甚名谁,于风情反映无关紧要。如果说风俗画的人物选择有要求的话,那就是人物身份同反映事象的内容属性要吻合。例如宋代画家苏汉臣所画《秋庭戏婴图》,反映儿童戏玩的情景,题材内容决定了表现主角只能是儿童,而儿童的数量、性别、特征等,则完全取决于内容本身和画家的艺术处理,其灵活性与自由度不言而喻。

三、风俗画人物表现情态重于神态

先明确两个概念,这里的“神态”是指经过对人物颜面五官的刻画而显现出来的人物神情状态“;情态”则是指人物由某种精神情感作用而引发在整个人物身上的动作反应,是灌注了精神情感的人物动态,也是内在精神情感透过人物肢体动作的外在表现,具有表情言说的功效。风俗画人物表现的情态重于神态的特性是由两个方面的原因决定的。一是风俗画是对一个事象的反映,重在叙事性,对于事象情节的表现,人物的情态具有很强的说明性,其表现力远远强过人物神态。就像我们欣赏舞蹈艺术一样,尽管人物也有面部表情,但其舞姿对于我们具有更大的吸引力。二是由于风俗画题材类型的大小不同而引起在表现上的差异。题材小可以是一个人的日常生活情景,题材大可以是隆重的群体活动场面。这让风俗画在人物塑造上产生了较大的差别,小题材具有充分刻画,细微表现的空间与精力,人物的神态与情态皆可兼顾。大题材则更多侧重于人物情态的表现,人物神态对于氛围与场景的作用则处于次要地位。我们比较同一个画家17世纪荷兰的扬斯·滕的《发布新闻的人》和《狂欢》两件风俗画作品,一小一大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样的差异。可以 说,风俗画无论题材的大与小,都离不开对于人物情态的表现。

四、风俗画人物表现的时代、地域、民族特征重于个性特征

风俗画的历史学价值与社会学意义是通过它反映的事象所承载的历史、地域、族群、社会、文化、崇尚、好恶等信息得以实现的。也就是说,欣赏一幅风俗画,我们能够从中了解到一个时期一个地方的人们的生活状况、精神面貌、文化崇尚、信仰追求等,从而获得对一个时期的社会状况的基本认识。因此,对于风俗画而言,表现人物所承载的历史、地域、民族等信息特征就远比表现人物的个性特征要重要。这同肖像画对于人物的表现又有了显著的区别,如果说肖像画表现的是个性化的人,那么风俗画表现的就是带有普遍性特征的人。一个突出的现象可以明证,肖像画如果没有画准对象的相貌特征,就失去了肖像画的意义。反观风俗画,即使人物同实际对象出现了个性特征的偏离,也不失风俗画的基本价值,因为支撑风俗画成立的是人的活动事象以及它所承载的诸多信息。当然,普遍性同个性的表现并非对立,普遍性的东西总是要寄寓于个性之中,类型化因素需要经由个体表现出来。只是因为风俗画价值的特殊性,在表现人物的普遍性因素与个性特征时,前者较之后者更具有风俗画的价值。

五、风俗画人物表现的形式语言具有多样宽泛的特征

风俗画人物表现的多样化是同前文论及的二、四点联系在一起的。由于人物选择较大的自由度和人物个性化表现的宽松度,让风俗画的人物在塑造的形式语言上拥有较大的创造空间,表现出很大的灵活性。我们知道,肖像画对人物要求形神兼备,既要有人物外在形象的真,又要有人物内在神韵的似,人物客观存在的真实性,对肖像画的人物表现形成了在形式语言上的“肖似”钳制,表现空间有限。风俗画则不然,它的着力点是表现一个活动事象,如何将一个事象生动趣味地传达出来,使其充满艺术感染力,便有了运用灵活多样的形式语言来对事象进行创造性的艺术表现的空间。缘于此,风俗画人物表现的形式语言呈现出多样而宽泛的特征,以类型概括之,至少就有写实、夸张、变形、装饰、表现等。

结语

风俗画悠久而充满了活力,有着认识历史,认识社会,了解文化传统和审美陶养等不可被替代的价值与作用。运用比较方法进行研究,使风俗画人物的基本特性清晰地呈现了出来。它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和把握风俗画的人物塑造,提高创作水平,让风俗画在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中发挥更大的效用。

风俗画人物特性及其表现初探 文 张 放 成都信息工程大学

【摘 要】风俗画人物具有诸多特性,它的人是处于活动事象中的人;是普通的人;人物表现情态重于神态;时代和地域及民族特征重于个性特征;人物表现形式语言具有多样宽泛特征。探究其特殊性,能够使我们更加清晰地认识和把握风俗画人物表现,丰富风俗画理论建设和服务于创作实践。

【关键词】风俗画;人物特性;表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