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在画画

——蒋晓东的艺术世界

Arts Circle - - 胡稼农作品 -

蒋晓东是一位为人宽厚、平易近人的艺术家,不管是对同代人还是晚学后辈,都热情真诚。他在《美术界》工作了30余年,从编辑到主编,再到退休,默默无闻地推动着广西美术的发展。他为广西、全国很多艺术家都发表过作品与论文,出版界流行一句话——“为他人做嫁衣裳”,用在他身上再恰当不过了。然而,很多人却不知道他是一位十分优秀的连环画家与中国画家。早在1984年他创作的连环画作品便入选了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可是他从不宣扬自己的艺术创作,在杂志、报纸上也很难看到关于他的艺术宣传,他是一位在用心画画的人。

一、学艺历程与连环画艺术创作

文/李永强 要谈蒋晓东的画,不能不谈连环画。20世纪70年代,连环画逐渐再度流行开来,成为那个年代重要的精神食粮。蒋晓东就是在连环画极其盛行的环境中,受其影响而成长起来的一位艺术家。蒋晓东与连环画结缘甚早,小时候就十分喜欢看连环画,顾炳鑫的《红岩》、贺友直的《山乡巨变》、华三川的《白毛女》、刘继卣的《穷棒子扭转乾坤》等都被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可谓“破了万卷书”。中学毕业之后,他便响应政府的号召,奔向了“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成为一名光荣的下乡知青。在做知青的时间里,他白天下地劳动,晚上就拿出心爱的小人书,依样画葫芦,自己照着临摹。画中正义的英雄,面目可憎的地主,诡辩狡猾的敌人都是他临摹的对象。几个月下来,满满几本子的连环画让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水平和能力,这便是他开始走上了创作连环画的道路。随着临摹连环画水平的逐渐提高,创作一套连环画的想法便在他的脑海中逐渐形成,这便是他日后出版的第一部连环画作品《革命梆声》。自己编脚本,自己画样稿,自己设计,他利用工作之余的整整一年的时间完成了初稿,随后邮寄至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最终因为无法提供原著出处,无法修改脚本,而最终没能出版。后来蒋晓东又把此画稿邮寄给了广西人民出版社,并得到了出版社的重视。出版社后来借调他到南宁进一步修改,当时还有一些其他连环画作者如雷德祖等也被借调来创作连环画,他们同住在出版社的招待所里。雷德祖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由于他早年受过三年的美术附中、四年大学本科的系统学习,在人物造型、画面布局等方面均有较强的把握能力与表现能力。而以自学起家的蒋晓东,非常珍惜与雷德祖相处的这段时间,经常观察雷德祖的创作过程、绘制方法,还经常与雷德祖一起去画速写,并将自己的作品拿给雷德祖批评指导,雷德祖耐心的讲解使蒋晓东的创作水平大大提高。经过一个月的修改,才18岁的蒋晓东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连环画作品《革命梆声》。1973年第一次印刷12万册,1974年再版25万册,《革命梆声》获得社会一致好评,蒋晓东也因此在业界名声鹊起,并以此为叩门砖,敲开了广西艺术学院的大门。进入广西艺术学院美术系后,有着农村插队经历的他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画室、图书馆度过,勤学苦练,废纸三千,大学学习进一步提高了他的造型能力与艺术表现水平。由于他主修的是中国人物画方向,因此,他经常到图书馆借阅艺用人体解剖与骨骼之类的书籍,进一步了解人体结构、肌肉、骨骼,以便在艺术创作中更好的表现人物,他还在教室、菜市场、农村等地画速

写与写生,这种集中的、有目的的强化练习,使他对人物动态、肌肉骨骼了如指掌,随手勾勒,便能生动传神。他当时画了很多作品,如今我们只能看到不多的几幅素描人物半身与水墨人物写生半身像,如作于1976年的《素描女性头像》《水墨人物写生》,《素描女性头像》作品中柔和的女性面部上的结构表现、体积表现、块面表现、黑白灰的表现都展示了作者扎实的造型能力。《水墨人物写生》表现的是头发胡须尽白的老人,画家将水墨与造型结合的非常巧妙,画中既能显示出作者严谨的造型,又有潇洒的水墨表达。毕业后,蒋晓东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广西美术界的重要阵地——《广西工农兵美术》(《美术界》的前身)。随后,他又创作、出版了大量优秀的连环画作品如《雄鸡高唱》《伏虎司机》《战斗的航次》《计歼东洋虎》《兵法三十六计丛书(6)欲擒故纵》《一 尊金佛像》《尧舜禹传说》《昆仑奴》等,其中《七星坳歼匪记》入选第六全国美展,《伏虎司机》获广西美展二等奖,《血战昆仑关》获广西美展优秀奖。至此,蒋晓东的连环画创作在全国都颇有名气,后来还被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连环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二、人物画艺术创作

虽然蒋晓东在连环画创作方面已经取得了十分优秀的成绩,但他还坚持创作中国画,尤其是近年来,他的创作重点基本转移到了人物画上,创造了一批优秀的人物画作品。这些作品极具现实主义品格,其艺术特点如下: (一)造型严谨、生动传神蒋晓东十分重视人物的形象刻画,强调造型。他强调的造型分为

两个层面,第一是形体结构的准确性,第二是人物的传神性。他认为人物画的传神是建立在造型基础之上的,造型是基础,如果没有造型,那何谈传神。他认为造型并不是简单的对着物象画,也不是对着照片,或者是运用投影仪来塑造形体,而是强调抓住主题人物最生动的地方,最传神的一刹那来进行表现,只有这样,所刻画的人物才鲜活。蒋晓东的人物画造型十分严谨,一方面与他一直以来创作连环画有着紧密的联系,另一方面他在学校里也是受到徐悲鸿教学体系的影响比较大,比较注重造型,再一方面,是得益于他一直坚持画速写。现在很多画家都不画速写了,都是对着照片画,其实这是不对的。画速写不仅可以提高画家的造型能力,还可以提升画家敏锐的观察能力与表现能力,更重要的是可以让画家抓住人物生动传神的瞬间,这与照片有着极大的不同,照片不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记录,但画家的眼睛却是时刻在观察,然后根据自己的记忆,心手相依地表现出来。因此,在他笔下的人物是饱满的,是鲜活的,是生动的,而这一切都与造型有关。如2009年创作的《边防巡哨》,表现的是边陲哨兵巡逻的情景,画家并没有描绘众多士兵巡逻的场景,而是刻画了一位士兵手握钢枪、回首张望的形象,人物塑造坚实厚重,形体有力,神情凝重刚毅,恰到好处的表现了边陲哨兵的无畏精神与神圣使命。(二)笔墨沉健、空灵通透蒋晓东的人物画并不是那种不拘形似、大笔泼洒、酣畅淋漓的大写意,而是属于注重造型、重视情感、涓涓细流般的小写意。小写意与大写意有着较大的不同,最明显的就是笔墨,大写意的笔墨豪放不羁,随心挥洒,不求形似,而小写意的笔墨则相对严谨,尤其注重笔墨与造型的结合。因此,小写意比较难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笔墨与造型的关系,既不能让笔墨完全服从于造型,那样就会显得没有书写性,没有笔

性,而缺乏中国画的味道;但也不能置造型于不顾,像大写意一般潇洒,那样就因为没有造型基础而流于笔墨游戏。在这个笔墨与造型的问题上,蒋晓东思考了很多,也探索了很多,终将这个问题在自己的人物画创作中给予了恰到好处的处理,他以造型为根基,重视用笔的书写性与自由性,倾向于水墨画法写物象之实。在塑造人物具体过程中,重点处则严谨细微,造型为主,笔墨为辅,笔墨的轻重、缓急、浓淡、干湿都很讲究地为造型服务,如刻画人物面部、五官等地方,用线条勾勒结构,用皴擦表现明暗与体积;而非重点处则直抒胸臆,意笔勾勒,随机性的自由挥洒,虚实相生,刚柔并济,如服饰衣纹等以书法用笔,笔墨酣畅。因此,他的人物画中既有扎实的造型笔墨又有生动挥洒的情趣笔墨,既有笔情墨趣,又富有人物神韵。他的笔墨一方面来源于古代绘画的临摹,一方面来源于近现代徐悲鸿的中国画教学体系,那就是强调素描的造型基础与水墨的有机结合,塑造出坚实浑厚的人物形象。蒋晓东充分发挥了他深厚造型能力的优势,巧妙的将人物的结构与笔墨的节奏、运笔的书写性结合在一起。他的笔墨功夫相当扎实,注重书法用笔与笔墨情趣,用笔时讲究提按顿挫、浓淡干湿、刚柔并济,用墨时追求“墨分五彩”,极富变化。总的来说,蒋晓东的人物画笔墨沉健,空灵通透,意境隽永。(三)关注现实、民族情怀艺术来源于生活,是生活的真实写照,又是生活的艺术表现,更是艺术家对生活的态度。在这一点上,蒋晓东理解得很深刻,他的人物画作品,没有去表现那些空洞的历史传说、文人雅集等题材,没有去一味的追求文人画的寥寥数笔、不求形似的笔墨情趣,而是更多的关注了广西的少数民族人们的生活状态,民风民情。因为他对这些少数民族有着深厚的情感,在那里插过队、下过乡,在内心深处有着特殊的情谊。他了解这些少数民族的人们,虽然工作以后长期在城市生活,但蒋晓东经常去少数民族地区写生、采风,有时带着研究生一起去,有时几个画家朋友一起去,有时独自一人去,无数次的少数民族写生、采风让他的人物画中凝聚着那些原始质朴的民族情感,这些情感真实不虚假,没有任何功利性。他不是为了创作一幅人物画而去画少数民族,而是为了表现少数民族的美与内心的情感而去画画,这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放眼当代人物画坛,或者在古代文人小品人物画中拾人牙慧,毫无创造,玩味笔墨,随意性小品创作,沽名钓誉;或者追求视觉冲击力,搞大型创作,尺幅大、历史感强,完全舍弃了传统绘画的笔墨精神,去赢取入选、获奖等功名。这些都不是蒋晓东要追求的东西。他认为,画家只有拥有社会和现实关怀,才能把人物画画活,画得动人,才能不把人物画画得千篇一律,才能避免追求单纯的笔墨玩味,才能使绘画更具有情感性与精神境界。这也是蒋晓东不去绘古人诗词、文人雅集等一类题材的原因,因为他没有生活在那个环境,没有这一类绘画的土壤孕育,因此也不愿意去画。蒋晓东的人物画关注现实,极具民族情怀,他的绘画作品中那乡间淳朴的民风,人们原始的生活方式,使观者为之深深感动。《晚秋》《德峨节日》《日出日落》《山花》《山路》等都属于此类作品,如《德峨节 日》表现的是广西百色市隆林县德峨乡苗族妇女、儿童在赶圩时看节目表演的情景。画家没有美化她们,也没有去表现他们的苦涩与艰难,而是选取了她们“美”瞬间予以描写。在偏远的少数民族农村,赶圩非常热闹,虽然那里没有城市里的现代化的商场与大型的各类批发市场,但各种商品应用尽有,还有一些节目表演,热闹程度一点也不逊色。画家正是在下乡采风时被这一幕所感动,因此用画笔记住了这一瞬间。她们的眼神、笑容、动作等都充满了少数民族质朴的美,那种美不用雕琢,不用修饰,源自于内心的深处。总之,蒋晓东不管是在连环画创作还是在中国人物画创作上都用功颇勤,毫不偏废,即使在连环画没有什么市场的今天,他依然在坚持创作连环画,去年还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完成了80余幅《齐会歼灭战》的单行本连环画。这就是纯粹的喜欢,纯粹的艺术。读蒋晓东的连环画与人物画,能感觉到画家对艺术热爱的朴实之心,在那里,没有利益,没有功利,有的是平静与执着,有的是画家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有的是画家内心底最真挚的情感与现实生活。

蒋晓东 / 山汉子 136cm×68cm 2011年

蒋晓东 / 侗寨人物写生 136cm×68cm 2009年

蒋晓东 / 人物写生 110cm×68cm 2010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