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冬峰 我为什么画水彩画?

Arts Circle - - 张冬峰作品 - 文/张冬峰

实话实说,我画水彩画,没有任何的功利目的。纯属好玩。说起水彩画。我大约在三十多年前。也就是1986年到1988年前后。在这一时期。因为工作需要,要给大学生上水彩课。于是,开始了研究和尝试水彩画。期间,我的水彩静物画还首次发表在《美术界》的前身《广西美术》杂志上,并且标上“青年画家作品选登”的字样,这也算是给予刚出大学校门的自己予以肯定。首次被印刷体标为画家,这在当时媒体不发达的时代,对于一个文艺小清新来说,是很大的一件事情了。也因此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当时的责任编辑是尊敬的全国著名的连环画家雷德祖先生。后来我到了中央美术学院进修油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触碰过水彩画了。这也说明了近期我画水彩画,并非无缘无故,这在早年,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水彩画经验。当然,我当时的水彩画风格,主要是借鉴那一时期最为传统的水彩样式,虽说我那时候水彩画的功底还算扎实,但是,创意和艺术修养远不如今天了。若干年过去了,虽然我一直在画油画,但是,过把水彩瘾的心结仍在,这不,马上要退休了,不妨圆一下青春时留存下的梦想吧。于是,忽然一觉醒来,去买了一整套水彩画工具及纸张,只身一人,到了邕江边,认认真真地做起了功课来。由于久没触碰水彩画,加上三十年前所学到的水彩技法的十分有限,我画起画来十分谨慎,刚开始一阵子,不知深浅,也不讲究用纸,用的水彩纸也是普通级别的(后来,很快改用专家用纸了,如果功夫够,无论那种纸都可画出神品。不过,专家级别的纸比普通水彩纸厚一些,更有利于保存,手感也好一点)。事实上,虽说许久没碰水彩画了,但写生起来并不吃力,这还得益于我数十年来一直保持着的水墨写生的习惯,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值得一提的是,我还出版过两本水墨写生画册,其中一本还获得过全国的美术类图书金奖。有了水彩画和水墨画的功底,如今起画水彩画,很快就上手了,一发不可收拾,微信朋友圈好评不断,有不少人认为画出了水彩画中的“油画感”,是油画家画的水彩画,等等。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水彩画有着自身特有的魅力以及水彩的特质。当然也有它的局限性。有着许多不被油画所取代的优势。它的水性、浸润性、晕染等特性和中国画有着很相似的地方,但它的色彩搭配原理又迥异于中国画。这是油画和中国画所不具备的性能。因此,有时候,我在采风过程中,看到的一些风景景点,心里在想,该景点特别具有水彩画的因素。也就是说,特别适合水彩画去表现。举例:英国著名画家透纳所画的海天浑为一体的景色,最适合水彩画去表现了。世界上许多著名的油画家,他们也是水彩画家,比如英国的透纳。印象派画家里面很多油画家,他们同时也画水彩。油画家莫兰迪、蛋彩画家怀斯,他俩的水彩画一点不亚于他们的油画、蛋彩画。因此,我觉得,一幅画的根本在于品味,在于是否表达了画家的思想和情感。是什么画种并不重要。我之所以画水彩画,刚才说了,没有什么功利目的,圆梦而已。只是发在微信上给大家欣赏或者批评而已。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布之后,社会的反响较强烈。似乎我还可以因此前行,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些点赞和评论,也在鼓励我进一步把这一门学科做下去。我在感谢大家的支持的同时,我实话实说,我还是玩的心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