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 一 书为心画 心如素宣

——田笑人物画作心赏

Arts Circle - - 张冬峰作品 - /

和田笑一样,我也爱静。不一样的是,他静下来作画,我静下来品茶。今夜,很静,适宜品茶作画。于是,展一麻布垂案,再以生宣铺垫,把沉香入炉,插青瓷花瓶一枝春,放朱泥小壶两茗杯,加以茶则、茶匙、茶漏,安放于位,成一茶席,曰静夜思。铁壶煮水,普洱入壶,水沸茶香,自斟自饮。斟淋之时或有点滴茶汤于生宣湿染,宣吸茶汤,有了半片云、一圆月,再略加挑引晕染,于是又有了三两枝花映窗纱,美人添香于灯下之景象。此时,看这一素宣茶席,因茶汤着色,以心念牵引,渐成小景,让我格外想起田笑的画。因为,他的画,与这景、这境、这心念的自然流淌,皆相关。赏画首需用心,眼倒其次。眼睛看到的是颜色技法,心感知到的是内涵情感。田笑的画,值得去“心赏”,因为,他不以绚丽夺目的色调吸引眼球,而以人物的真情实感触动人心。我平素藏茶,爱旧物,喜研哲学心理学,关注心念灵修,推广美学生活。作为这样身份的槛外人,除了看到田笑画作上传统技法的扎实,设色布局的清新,人物刻画的细腻,更让我关注的是人——画里画外的人,关注画中人物内心的刹那情绪以及画作之外,作者的心绪情感对画作的投射。台湾摄影家阮义忠说“:摄影是把自己内心的触动与别人分享的具体呈现”。画画更如此,一幅好的画作,作者的心,画中人物的心,是互通的,他们之间一定有过多次的深夜交流和梦中对话。对与画中人物有对话能力的画家的画作,最佳的评论,不是以己度人,不要个人投射。应对画中人物,作“如是观”,“不以为喜,不以为悲,懂得而已”。不仅仅赏画,世事百态皆如此,对人对物,若加以个人价值观和情绪投射作评价,便不是慈悲。这是一个高声的、鲜明的、喧闹的、热辣的、华彩的世界,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不愿再看到那些让人血脉喷薄、激情四射、剑拔弩张的景象。这个社会不缺励志,不缺激情,缺的是那份从容和沉稳。缺的是纯净自然,清新秀润,恬静淡远,有高度净化及过滤能力的作品。田笑做到了。他的画总有一种淡性和空性,入世而又离尘,静逸却也蕴厚。他把胸中千壑万山,人性七情六欲,内心冲突与顿悟,化为一种平静的方式去表达,心中百转千回,笔下辗转成画。这是一种由放入敛而达到的新的创作自由和高度。画中人的脸庞,他都是用心触摸过的;发丝,他都是用手抚理过的;衣衫,都是他亲自穿披上的。画中人的内心世界在画者笔下充分释放,画者的心绪在画中人的眼神中得到安放。它,给予他灵感;他,赋予它生命。他们之间有深深的理解和默契,有着灵魂的交会和精神的交流。看到作者画的弘一,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去他画室的情景。一进门,首先入眼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