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斌 根植传统 生机盎然

——品张军民画作

Arts Circle - - 张冬峰作品 - /

2012年12月,程颢书画院举办了首届河南当代青年花鸟画家李海涛、李尚昱、师行坤、张军民作品联展。在画展上,初识张军民其人其画。其人,身材魁梧,性格豪爽,如其画;其画,写意夸张,风格独特,如其人。此后,经常品读他的画作,常常被他的笔墨所吸引,被他的精神所感动。从他的画中你可以强烈的感受到以下两个特点:

一、根植传统,笔墨传情

张军民主攻大写意花鸟。他初学吴昌硕、齐白石,旁涉黄宾虹,后又师承吴冠南。他将传统山水画的章法、笔法、墨法甚至精神境界巧妙地引入花鸟画当中,展现了他超强的笔墨驾驭能力,行走在“似与非似”之间。传统是画家的根基。大写意之“写”,是指书画同源的笔墨精神。中国画的形式美是以笔墨来体现,懂与不懂笔墨呈现在画中的气息完全不同、天壤之别。笔墨是无数先贤经过千年锤炼出的文化精华,美妙绝伦,世界上绝无仅有。张军民的书法,上探究汉隶之浑厚,中取法“二王”之隽永,下学习魏碑之正大气象,展现了良好的书法功底。大写意之“意”是指诗情画意。画家能诗,懂格律,会平仄。作为当代画家,你也许不会诗,但你要有一颗诗心,要懂得艺术的提炼与夸张,要有灵魂的碰撞与情感的升华,画要有诗境。张军民文学修养深厚,出口成章,信手拈来,这从他给每幅画的取名就能看出来。

二、韵味十足,生机盎然

绘画,气韵为本。韵味,是画面的内涵,是无以言其妙的感觉。写意花鸟画不过分强调写形,而是重要传情达意,可谓是“三分形似,七分神似”,这种间接的情感表达方法正好契合了中国人主张的“中庸”和“含蓄”的处世哲学。张军民的画,寓意美好、雅俗共赏。春来之际,枝上花儿开的正浓,将春天装扮得更加靓丽;秋收季节,果实满枝,引得小鸟伫立枝头,给画面增添了不少动感和生机感,花与鸟和谐地融于一画,展现出一派祥和的景象,给人以积极向上,生机盎然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联想到当前一些所谓的“大家”,创作一些穷山、枯树的作品,张军民的画品更让人钦佩。观其作品便不难发现,他追求静美的境界,在表面的轻松愉悦的气氛中可以细细品赏每幅作品儒雅、禅心所在,于严密无懈与潇洒出尘中追求和谐,真是一种美的享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