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拉·雷戈绘画作品中的叙事策略和女性主义观点

Arts Circle - - 丁立人作品 - 周威

文/ 周 威[广东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系]

【摘要】本文通过对保拉·雷戈作品的多角度分析,全面解读其作品中独特的叙事策略。保拉·雷戈的作品拓宽了女性主义这一流派的疆域,对女性主义画家乃至其他艺术思潮的创作都有重要的启发和借鉴意义。

【关键词】保拉·雷戈;女性主义;叙事策略

英国画家保拉·雷戈( paula rego 1936-)绘画中广阔的维度和心理戏剧性奠定了她在同辈画家中突出的具象画家的地位。保拉·雷戈的童年记忆和成人记忆对其创作有着强烈地影响,在她的一系列叙事作品中戏剧性地体现了有关男人、女人和儿童的关系。保拉·雷戈的大尺度直截了当的叙事手法传达了女性对世界的看法,让观众从她的作品中重新审视了女性这一群体,增强了大众对女性的关注。

一、独特的叙事策略

(一)对题材的“颠覆”保拉·雷戈大量的故事性绘画并不是简单地描绘一个故事或场景,而是有目的通过并置、颠倒或者完全颠覆的方式把他们重新塑造成一种特定的形式。她从自己或他人的生活经历,文艺作品、神话传说中收集素材,对其不断重构,创造出一个个可以随意变动的绘画版本。例如《红猴》系列作品的灵感源于其丈夫所讲述儿时在剧场看的木偶剧童话故事,而保拉·雷戈将它原本的剧情彻底颠覆为家庭成员之间,男人与女人之间一种暧昧的关系。《狗女人》系列作品则是从好友那里得来的一个乡间故事:一个独居老妇吃掉自己的宠物。而实际作品是所有的细节都被省略,画面中只出现了一个蜷伏在地上嘴巴张大,像是准备吃东西的女人。 (二)画面所呈现的“戏剧性” “戏剧性”的体现是保拉·雷戈作品的重要特征,它几乎贯穿每一系列每一幅作品。所谓“戏剧性” ,就是那些强烈的、凝结成意志和行动的内心活动,也就是一个人从萌生一种感觉到发生激烈的欲望和行动所经历的内心过程。①保拉·雷戈把能引起创作兴趣的故事重新编排,她把故事中人物的内心活动、思想感情、意志等心理因素通过外部动作、表情等直观外现出来诉诸观众的感官。例如在《女孩和狗》系列作品中,为了表现女孩在生活中扮演的不同角色,以及表现女性内心独立的内省意识,保拉·雷戈设 置了一系列女孩和狗之间的动作场景:女孩对狗的抚摸、喂食、刮胡子、朝狗掀起裙子、为狗穿衣服等。在《女仆》《家庭》两幅作品中,前者的两位女仆那模棱两可的动作和后者女人们为男人穿衣服时粗暴的动作都表达了人物特定的内心活动。保拉·雷戈通过这样的剧情设置表现了女人对男性争夺与占有的内心世界以及家庭成员之间潜在的关系。作品通过一系列的特定动作来表达特定的心理内容,从而形成了强烈的戏剧性。(三)道具的隐喻作用在保拉·雷戈绘画中,使用道具是她惯用的手法,她利用道具的隐喻功能来扩展画面内容,在《两个女孩和狗》中,花象征人物的脆弱,锤子和陶罐出现预示着锤子可能要打破陶罐,通过画中道具的含义来表现迫在眉睫的紧张以及情节的前后提示,在故事情节及表现故事的结构设计里形成了潜在的开端和结局。用叙事学代表人物热奈特的话说,事先讲述或提及以后事件的一切叙述活动,尽管预序事先揭破故事的结果破坏了读者的期待但是他却造成了另一种性质的心理紧张。② (四)男性的缺席与性别的退化面对强势的父系主流文化,女性想要在作品中构建女性主体,无疑会受到种种阻碍,其主体身份将不断受到男性话语和父系主题意识的干扰。③保拉·雷戈的女性主义意识在绘画中有着很强烈的表现,女性人物的主体和男性人物有着密切的相互关系。为了排除干扰,突出女性的主体地位,保拉·雷戈利用男性的缺席突出 女性的意识、欲望和感受,从而表达一种女性主体的诉求;而把男性描绘成去世的父亲,颠覆男性形象的策略暗藏了女性作品中的反父权意识。例如《士兵的女儿》和《警察的女儿》这两幅作品都集中在女儿身上,缺席的父亲和警察被一只死鹅和一只靴子来取代。两个女孩都被困在一间房子里,士兵的女儿玩起手上的死鹅,警 察的女儿擦起她父亲的靴子。这些作品通常围绕家庭关系展开,父亲和儿女是她惯用的对象,用父亲的缺席和她们一反常态的举止来突出女性的主体。而在《订婚》《课程》《海难》这幅三联画中男性则被描绘成了无能的父亲和破产的丈夫,而女性则担当起了家长的角色。(五)时空的交错与并置法国叙事学家热奈特将故事原本发生的时间顺序和在作品中所表达的时间顺序的不一致称为“时间倒错”。④时空的交错与并置是保拉·雷戈又一叙事策略,为了叙述的需要,保拉·雷戈经常把一个故事的开端、过程、结局以及人物的现实与梦想一同展现在画面上。在《牢笼》里,保拉·雷戈运用有“时间倒错”特征的叙事策略,把过去和现在都凝聚在一个形象中。这幅画她给观众提供了可以一次性看到故事发展各个阶段的一个视点,同时展现了阿梅莉亚的监禁、分娩和死亡。在《女人们的陪伴》中,作者为了表现一个拒绝接受生命责任,只追求重新构建童年简单轻松的男人形象,打破了现实与梦想的界限,主人翁虽然是一个成人,却把他描绘在一个小孩子的状态,穿着女性的衣服,偎依在一位正在缝衣服的妇女的裙子下。而在《订婚》《课程》《海难》这幅三联画中画家也向观众同时展示了订婚前的课程、订婚的场景以及婚后三十年的场景。

二、独特的女性主义观点

保拉·雷戈的绘画体现了心理的戏剧性,画家正是通过描绘一系列离经叛道的行为来展现她们隐秘的个人世界以及潜藏的内在渴求,进而表达自己的女性主义观点。她一直关注的是女性对世界的看法以及女性的情感欲望的表现等方面,为了利于表达自己的思想,保拉·雷戈把要拿来创作的故事进行重构,用自己的方式导演一场场戏剧性的情节,把一些生活中经常发生的尴尬的,不被认可的事件带到了前台。她早期作品是关于性、政治和暴力,解构、

重组不断出现暗示着贪婪的欲望。后来的作品,叙述故事变得更重要,运用戏剧性的、荒诞的剧情开展女人与动物之间、女人之间、男人和女人之间以及家庭成员之间等所有可能的关系的研究。作品通过展现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的女人和各种对象的关系来表达女性应具有的独立精神、立场。女性主义思潮在产生的一个多世纪里曾掀起了两次大规模的浪潮,第一次浪潮发生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20年代,这一次女性主义的目标是实现男女平等,争取女性在政治、社会、经济等领域的合法权利,其理论重点在论证女性在知识能力、理性、德性和天赋方面并不比男人差,没有理由被排除在权力系统之外。第二次浪潮发生于20世纪50年代,这一次女性主义是在女性已基本取得与男性一样的地位下产生的,因此女性主义者不再关注男女平等,而是强调性别差异和女性的独特性,肯定女性气质,矛头直指把女性置于劣势地位的意识形态。⑤总的来说它们的共同主张是要摆脱男权社会的控制和强权,成为与男性真正平等的人。在艺术领域中,女性主义艺术俨然成为当代艺术史中最重要的艺术流派之一。作品中艺术创作的材料和媒介占有重要位置,一方面这是由于女性性别的特质会自发的让女性艺术家选择一些区别男性艺术家使用的材料,另一方面许多女性艺术家有意识地选择某些不受男性艺术家重视的材料或寻找某些还未被使用的新材料表示对男性艺术的反抗。⑥其次,女性艺术家常常通过女性这一角色来表达与个人感觉和体验相关的欢乐与痛苦,明确地表明性别并非是一种生理构成,同时也是社会制度的产物,并且指出了女性在家庭、社会和文化生活中处于被压迫的地位。⑦例如英国艺术家柯波维斯基的摄影作品主要取材于已有的时装照片,因为它们在使女性的身体构成欲望对象和转换为商品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从而展示了女性如何被 欲望化、物化、符号化和商品化。另外女性艺术家对女性的器官和身体赋予了明确的社会和政治意义,不同于以往的某些男性艺术家只是将女性的身体视为带有色情意味的性对象,女性艺术家试图强调和表现女性身体与生殖相关的力量以及所伴随的生理和心理的痛苦体验⑧。例如美国画家阿丽丝·尼尔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与审美来表现人体,表达自己对人体的理解,拓宽对人体美的定义范围,敢于把被视为禁忌的内容带入画面,冲破对人体美、女性美的狭隘观念,并用自己的作品大胆肯定女性欲望的正当性,促使人们正视女性的生存感受与欲望,这都是以往艺术有意漠视和极力回避的。总的来说,女性主义艺术家通过区别于男性的带有女性自身特点的创作材料进行创作来彰显女性的独立性,运用女性这一角色来表达在现代的社会中女性所遭受的压迫和不公,通过表现女性自身心理或生理的痛苦来打破将女性的身体视为带有色情意味的性对象。而保拉·雷戈关注的是具体的独立区别于男性之外的女性的精神、欲望和生活,并以女性特有的艺术表现方法进行艺术创作。在她作品中第二次浪潮的女性主义思想贯穿始终,这样也使她的作品和思想成为了西方女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保拉·雷戈的女性主义观点是通过戏剧性的剧情来展现,并随着每一系列作品不断演化。中早期一系列作品中通过对女性生活的反日常的戏剧性描绘,运用道具隐喻的叙事策略,来表现女性自身的性别特质并始终保持性别的高度自觉性,来表现女性的独立性和集体潜意识。她忠于自己的人性和她所目睹的人性,赤裸裸、原生态地还原女人的情爱欲望、性别困惑、生活状态。后来的一系列作品表现的女性意识则向另一个极端发展:内化为父权价值取向,在叙述策略上为了排除男性话语和父系意识的干扰,保拉·雷戈把现实中的男性权威刻画成了去势无能的父亲,彻底颠覆宗法父权 体制下树立起来的男性形象,从而表达了女性主体的诉求,彻底颠覆了形象的男人为女性提供了颠覆父权的机遇,也为女性主体的意识建构、表达和发挥开辟了空间。保拉·雷戈通过不同的阶段作品,不同的叙事策略一步步地揭开了女人内心的面纱,向人们展现一个充满肉欲、权利、坚强、独立的真实的性别。

结语

保拉·雷戈在她的一系列的叙事作品中传达了女性对世界的看法,尤其是对女性的关注,她运用对故事题材的颠覆、戏剧性,男性的缺席与性别的退化、道具、时空的交错与并置等极具个人特点的叙事策略来构建女性性别中的肉欲、权利、独立和坚强,并拓宽了绘画表达女性主义观点的疆域,其独树一帜的女性主义观点和叙事策略对女性主义画家乃至其他艺术思潮的创作都有重要的启发、借鉴意义。

家庭 1988

牢笼 1998

两个女孩和狗 1987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