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SE UP WITH THE WIND

乘风而起 应运而生—— 专访北京汽车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总裁董海洋

Auto Life - - Profile Story - |文_张祖新 陈梓萱 图_郭湘宁 设计_杨威|

时间管理、情绪管理、知识管理正在成为一些院校与企业家们关注的问题。

董海洋,这个北汽国际的执掌者,快步地走进会议室,声音宏亮向我们一行人问好,他刚刚跟他的团队,召开了一个半小时的工作会议,他的思维显然还没有从工作会议中完全离开,提起“一带一路”这样的国家战略与北汽国际的企业规划,董海洋直接进入了状态。也许是多年的阅历让他淡泊平静,也许是拥有梦想让他眼神坚毅,也许是如今的经历让他言语铿锵。

在迎接北汽国际化布局如此艰难的工作时,他很少向人提及三年前的艰辛与努力。也很少有人能够想象三年前,他是从哪里着手将一个如此规模的企业建立起来。

“我刚刚与我的团队的会议,是全 员站立着召开的。”董海洋从对于公司的一些能够提高效率的细节,跟记者从管理开始了话题。

这是一个宽泛的领域。经过交流,记者更愿意用另外一种身份去定义他,尽管在记者多年的专访经历中,并不愿意用标签化或者程式化去描述某一个人,但毫无疑问,董海洋不但是一个国有企业的领导,他还是一位卓越的企业管理的学者和实践者。

厚积薄发

董海洋,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汽车工程学院汽车设计与制造专业,后于吉林大学商学院获管理学硕士学位毕业,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现任北京汽车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总裁,负责北汽集团国际化平台搭建和海外业务拓展,多年的对外贸易工作让董海洋对于中国汽车进出口业务相当有心得, “做汽车进出口贸易需要有很多的工作经验,现在节奏越来越快,遇见的事情越来越新。在现在的政策下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创建一个外贸公司,目前不论是北汽还是其他汽车企业都没有特权,竞争异常激烈。商业模式也悄然的进行着改变,现在是可以收取代理费,可以海外采购,通过互联网就可以进行世界贸易。这对于我们传统的贸易模式来说绝对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显然对于北汽,乃至整个汽车行业, 进出口业务都面临着压力,但国家对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倡导又给了北汽国际巨大的机遇,这就要求北汽国际要随着市场来变,要适应市场需求,迎合国家经济政策,应时而上。视角往往可以决定一个企业家的格局,对国家战略的了解之透彻以及应对方法之清晰,让董海洋对北汽国际的未来发展,充满了信心。谈起工作的推进与企业的发展,董海洋的眼睛里是坚毅与笃定。

如数家珍

在谈到汽车行业进出口贸易的格局时,董海洋显得更加胸有成竹。

“中国的汽车企业都在探索国际道路,广汽想进入美国,上汽通过MG品牌进行出口,奇瑞、长城、力帆都在探索国际道路,都在以整车出口。但是关税在改变,全球货币外储不足。导致出口问题无法良好解决。”

随后董海洋告诉记者一系列的数字,很清晰明了的摆出了现在中国汽车进出口贸易的问题,“中国在2012年超过百万辆出口量,到2015年改变为80万,国内2800万辆的汽车市场,出口却为80万辆。中国汽车年产能可以达到4000万辆。所以现在这个状况很不正常,也不正确。而墨西哥年出口160万辆,年产量380万辆,泰国年出口100万辆,年产也只有300万辆。南非年出口70万辆,产量也只有150万到180万辆。很多国家出口量占到了汽车年产量的50%,

而中国这个比例低得可怜。”

“另外就是产品错位。国内的产品要求国五标准,带涡轮增压的,而我们主要的国外客户需要A0级,两厢,自然吸气的。从内饰到功能上都有很强的个性化需求而我们国内的产品是大批量少品种。这个产品定位上的错位很难解决。在消费者消费习惯上,外国人与中国人也有很大不同,外国人分期付款买房、买车,占到百分之80以上,而国内消费者买车分期付款只占百分之10到20。这样就要我们在国外又有配套的金融政策,解决这个需要时间。”

当然问题之下也显出了机遇,如果我们国家的汽车出口贸易能够达到平均值,那么将是一个巨大的提升空间。为此董海洋也为北汽做了更扎实的准备。

“这样的错位,这许多年来就真真实实地摆在那里,我们一定要正视,并且有足够好的方法去解决它。”董海洋说。

软硬兼施

对于北汽国际来说,几年以来,在董海洋的带领下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把今年的出口目标锁定在2.6万辆的同时,北汽国际把挑战高度定为3万辆,这只是一个起步高度。就在今年,北汽国际开始调整战略,开始布局产业链的转移,让产业链开始属地化,以减少出口贸易的环节与难度。在保证一些传统业务的同时,在云南瑞丽建立生产基地,服务辐射东南亚,在南非以及撒哈拉沙漠附近的50个国家进行本土化服务。在东盟11国获得0关税的进口政策。截止今年5月,北汽国际在全球48个国家签约有效渠道64家、搭建销售网络160家、建设海外产业基地4家、境外公司7家、KD项目22个。实现国内汽车行业出口排名由2013年20名之外,跃升至2016年第8名,北汽国际的BRIMS,即B是代表北汽BAIC,云南瑞丽基地是R(Ruili),伊朗是I(Iran),M是墨西哥,S是南非,让这四个基地成为北汽国际业务的里程碑。出口销量要占国内销量的10%,今年目标进入前5名。2025 年竞争第一。这也许是董海洋给自己定的一个“小目标”。

硬件有了,软件也一定要跟得上。这就是一支能打善拼的国际化团队。显然对这方面董海洋是颇为看重的。

在工作中不断践行管理方法的董海洋,在每一年都会有一封写给团队的书信,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也是北汽国际的一种文化。在2016年底,董海洋给公司全体员工的信中提到:强使命,有作为,守规矩,善学习。他要求大家一生要学习三个问题:什么是汽车?在商界要懂什么是公司?什么是国际化?学习这三个词。如果学明白了这三个词,就是一个优秀的人。董海洋还在信中告诉大家“我要有使命感,我要带领你们走到有奶有蜜的地方去,不能将公司做三年后倒闭了,变的江湖化,是不负责任的。我只希望做一个铺路石,我希望你们可以踩着我的肩膀过去,你们可以成为北汽国际上最著名的人,所以我也很想为你们做一些事情。”这种使命感让董海洋身上充满了家长之风。

“从员工一开始进入公司时,我们就要告诉他们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同事们来自五湖四海,每个人的文化不同。理念不同,但在同一个大家庭里要讲公平,要维护公平,要互相尊重,要讲求效率,要目标统一。”听了董海洋的解释,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北汽国际的明文规定会议不得超过1小时45分钟,而且全员站着开会了。公平与效 率这是最好的诠释。

不欠东风

董海洋认为,他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这就是“一带一路”这个国家战略,他认为:“‘一带一路’也是非常有技术含量的国家战略。高层建筑非常重要。‘一带一路’是东风,推动了汽车的发展。”紧接着董海洋对记者介绍“未来我们将海外市场拓展划分了三条线,归纳为‘一带一路一洲’,其中‘一带一路’符合大环境下的海外发展趋势,‘一洲’则是‘一带一路’中涉及到的非洲,在此基础上,还增加了‘哥伦布航线’沿途的中南美地区。继续细化,将以四大重点项目为引领,建设辐射周边市场的四大海外运营基地,逐步实现从‘旅居者’到‘定居者’的角色转变。”本来定好的专访时间,被一再地延长。董海洋对于北汽国际有着宏大的发展战略,对于中国汽车产业的强大,对于做强中国民族汽车,让中国汽车走向世界的这份事业,他有着自己的情怀与坚守。在我们的职业生涯中,如果能有一种坚持,让我们在退休之后不会后悔,那也是一种欣慰。

董海洋讲出了一个汽车人的内心的期望,这是最认真的董海洋,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董海洋,这是最执着的董海洋,这是最好的董海洋。如今,董海洋正通过自己的努力,凭借着“一带一路”的东风,带领北汽国际乘风而起,应运而生。

北京汽车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总裁董海洋(右)接受家用汽车传媒总编辑陈梓萱(左)的采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