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点融网和它的政治正确

Auto Society - - Contents 目录 - 本刊记者|卢华磊 编辑|唐晓园

这家带有“美籍”血统的公司拿到了目前中国P2P行业的最高融资额,它凭什么撰写黑马传奇?

郭宇航是以律师身份赴美考察的,但这次考察后他离律 师的职业却越来越远了。

2011年11月,在美国人苏海德( Soul Htite)的邀请下郭宇航赴美考察Lending Club—全球最大的P2P公司。苏海德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技术总裁,他和伙伴们于2007

年创立了这个网络借款公司,利用互联网技术将小额资金聚 集起来借贷给有资金需求的人群。

当时的Lending Club已是美国最大的P2P公司,与传统金融贷款相比,这种建立在个人基础上的小额贷款模式更便捷,个人、商户、小企业都可以通过Lending Club获取贷款。2014年12月, Lendingclub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全球第一个上市的P2P公司。

回国后,郭宇航决定接受苏海德的邀请,在中国创立一家类似于Lending Club的P2P公司。

2012年7月,主营P2P业务的点融网在上海注册成立,苏海德、郭宇航为创始人。三个月后他们借出了第一笔款项,金额为15万元,借款人为郭宇航的初中同学,用途是家装。这时

点融网的投资者也大都是郭宇航的“同学、朋友和此前做律 师时候的客户。”

但到了2015年8月,这家成立三年的公司宣布完成C轮融资,融资额为2.07亿美元,为P2P行业内最大的一笔融资。由渣打直接投资有限公司和中国互联网金融科技基金(CFF)领投, A股上市公司渤海租赁参投,这也是渣打这样的大型商 业银行首次注资互联网金融公司。此次融资后点融网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国内P2P业内后来居上的黑马。

苏海德和郭宇航能否继续在中国复制Lending Club的成功?

美国人的中国梦

来中国创业三年了,苏海德的中文还是不够好。8月20日,点融网C轮融资发布会现场,主 持人正向观众介绍点融网的团队成员,作为创始人和CEO苏海德的名字第一个被念

出,不通中文的苏海德以为到了自己的演

讲环节,迈步走上舞台,却被身后跑上来

的工作人员一把拽住了。

苏海德毕业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计算机系,之后进入甲骨文( Oracle)负责设计和开发实时协作产品,这份工作他做了12年,直到2007年他的同事Renaud Laplanche(lending Club创始人兼CEO)拉他一起创办Lending Club。

2007年爆发的金融危机给他们制造了一个不错的创业机会。当时所有银行都在缩紧信用贷款,给市场上造成了不小

的“信贷真空”,而习惯了提前消费的美国人并不能适应这样 的“苦日子”,他们期待在银行之外有另一种金融方式来拯救自己的钱包。Lending Club就在这样的期待中出现了。

Lending Club先是在Facebook上试运营,希望借助社交工具和数据来发展网络借贷——和很多网络软件一样,他们

希望通过朋友间的互相介绍来推广应用。但苏海德们很快就

发现这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因为金融是一件非常私人化 的事情,没有人会愿意告诉朋友自己在投资或者借贷。”

苏海德决定换一条路走。同年8月, Lending Club成立了自己的网站,利用网络技术将借款人和投资人直接对接,

保障了双方的隐私性,并从中收取1%至6%的佣金以实现盈利。一年后他们成为P2P行业的标杆企业,并维持这个地位直到2014年上市。

但就在上市前,苏海德选择了离开,他决定来中国创业。

“在美国的时候就听说中国影子银行系统的借贷年利率高得

惊人。”苏海德说。

来中国后苏海德没有把点融网做成Lending Club在中国的简单复制,他认为中国的投资人更加注重安全,同时也

更喜欢“自动化服务”。

认识到这种差别后,点融网推出了他们的主打产品“团

团赚”。利用互联网技术,“团团赚”这个产品将投资人的投

资金额自动分配到数千个小份额的标的中,由于投资极度

分散,所以投资的风险也就更小,这符合中国投资人的特

性——他们有较多安全方面的顾虑“。单一标的的投资人越

多,每个人投资的份额就越少,剩余的钱可以投资到更多的

借款项目中,在这种机制分散的方式下,投资人的风险也在 逐步降低。”郭宇航对《财经天下》周刊记者解释说。

现在“团团赚”的80余万投资人中,大多数是“有稳定 收入的中产阶级人群”。而借款人的组成比较复杂,有“电商群体,也有通过POS服务供应商得到的客源。”但郭宇航更

喜欢“小额分散的流水型商户”,按照点融网的定位,这个群

体是他们最愿意服务的客人。

对于借款者而言,注册成点融网借款人之后,再按照要求递交20至30份审批材料后,可以在2至3天内拿到相应额

度的贷款“。成立初期投资人不多,借款方需要经过一定时间

才能募集齐款项,而现在基本上一天内就可以放款到借款人

的账号中。”郭宇航说。

目前在点融网上借出款的年化利率最高不超过24%,这是法律允许的最高利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而最低的利率也维持在年化10%以上,这是他们吸引投资人的保证。

和那些依靠烧钱抢占市场的互联网公司不同,点融网从

一开始就通过双向收费来获取报酬“。对于不同的借款人和 借款数额我们会收取不一样的服务费,而投资人方面我们一般将他们投资收益部分的10%作为公司收益。”郭宇航说。

按照这个商业模式,点融网获得了一系列的风险投资。在上线8个月后他们拿到了北极光创投数百万美元的A轮投资; 2014年底,曾投资过阿里、京东、Twitter的老虎基金领投了B轮3000万美元的融资,而第三次,渣打直接投资有限公司将C轮投资额提高到2.07亿美元。

此次融资之后,苏海德计划在未来的18个月内将点融网的员工增加2500至3000名,其中将有近千名工程师,以强化

原本的技术团队。同时渣打的加入给了他更多的自信,他希

望能将点融网扩张到中国以外的世界。

离开美国三年后,苏海德在太平洋彼岸又一次赢得了市

场的关注。

政治正确

早在2009年,苏海德就向郭宇航提出过建议,想在中国创立一家类似于Lending Club的P2P公司,但律师出身的郭认为这有“非法融资”之虞,并未接受。直到2011年年中,中

国颁发了第三方支付牌照,才让郭宇航心里有了点底。

“这意味着在银行体系以外有了合法的通道进行资金划

转,因为非法集资最大的法律风险是归集、挪用资金,现在有

了第三方支付公司来做资金的存管划转,合规性方面就有了 保障。”郭宇航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今天,中国已有2000多家P2P公司,在这个行业制定了完善的规则和相关的法律条文后, P2P才成为传统金融的补充,填补了过往金融手段无法覆盖的区域。国内P2P公司

中资历最老的是拍拍贷。交易额最大则是陆金所和红岭创 投,前者同样位于上海,是平安旗下的品牌,目前注册人数已经达到1600万;而总部位于深圳的红岭创投其公布的投资人数量为78万,投资收益超过22亿。

“这几家公司分别代表了中国P2P行业的几种业务类

型,拍拍贷主要以个人信贷为主;陆金所的特点则是借助平

安的金融背景将资产、债券证券化;红岭创投主要做企业

融资,单笔金额较大,但会采用抵押资产的方式保证借款安

全。”第三方网贷资讯平台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朱明春这样

对《财经天下》周刊解释。

在朱明春看来这些模式各有利弊,个人信贷的优点在于

小额分散,有利于平台把控风险,就算有坏账也不至于拖垮

公司运营“。但这种模式的缺点在于没有抵押物,一旦出现坏

账难以追讨。”而红岭创投的抵押借款方式可以降低坏账风

险,但单笔借款过多,会降低流动性,一旦出现坏账,也可能

影响公司的运作。

在上述这些模式中,点融网选择了第一种——其大部分

借款客户都是个人或者小商户,这些借款者主要依靠个人的

信用贷款,点融网并不收取他们的抵押物,只是控制他们的

额度。这和苏海德在美国运用的方式类似,点融网给不同的

借款人和资产进行评级,按照不同的级别划分不同的贷款额

度和利率,以此来把控风险。

但朱明春仍对点融网黑马般的融资速度和金额惊讶,

“说实话,我没有看到点融网在资产端和风控方面有多么明

显的优势。”

他认为当前P2P公司的瓶颈并不在于“募资能力,而在

于优良资产的获取能力”。简单的说,当前投资人足够多,但 “让人放心的投资项目”则不易找,点融网在获取项目方面和其他P2P公司类似,并无出奇之处。而点融网强调的“分散投资”模式在业内也并不鲜见,“人人贷推出的U计划也采用类

似的方法,此外积木盒子、有利网也有相似技术。”

朱明春猜测,点融网有过人的融资成绩和苏海德的背景有关“。作为Lending Club的创始人,资本市场可能会比较认可

他,他能够在美国做出一个P2P

的上市公司,那

么在中国也有这

样的可能。”此外

点融网的品牌形

象也为他们加分

不少,“点融网这

两年在品牌建设

上做的不错,无

论是界面设计还

是品牌输出都让

人感觉高大上。”

郭宇航也承

认点融网和其他

平台最大的区别

在于“综合形象

比较正面。”

这个形象不单指品牌,更指“合规性”,从进入中国市场

的第一天,郭宇航和苏海德就将“合法合规”列为重点。

这也是苏海德偏向找律师合伙的原因,因为他们的新 事业总是游走在“监管的边缘”。苏海德的前一个合作伙伴Renaud Laplanche就曾在证券领域担任多年律师,为了创业他们曾主动联系美国证监会,将Lending Club打造成一个类似股市的受证监会监管的网络平台。而现在郭宇航的任务则 是帮点融网“划出红线”。

2013年郭宇航主动联系国内监管方,以P2P行业从业者的身份和监管层一起研究互联网金融课题。

“在整个前期课题交流过程中,我们给到了监管部门很

多的信息和案例。”郭宇航说法律出身让自己更加注重事业

的合规性“。与其被动的去等待监管部门对我们罗列条例,还

不如主动去联系监管方,让他们了解我们在做什么,又该如

何防范风险。”

整个交流过程中,这个聪明的律师将国外相关的互联网 金融条例和案例全部翻译成中文交给课题组,以方便官方借鉴海外经验。翻译的内容包括英国P2P行业的自律文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对P2P产业的看法等。最终郭宇

航还和几位官方学者一起撰写了课题报告并结集成册出版 了《互联网金融的理论实践与监管》一书。

这是一个美妙的开始,一年后的2014年4月,中国政府出台了P2P行业的管理办法,整个P2P行业纳入银监会旗下

管理。

这一切给了点融网和郭宇航一些“优势”,过去的一年 中,郭宇航以从业者和研究者的双重身份被政府邀请参加了“七八次内部讨论”来研究P2P行业的监管办法。显然,这不

是所有同行公司都有机会参与的。

“被选中参加讨论倒不是我们有多优秀,而是我们在事

业起步的时候,就没有只关注业务量和业务本身,而是更关

注这个新兴行业的未来走势和监管态度,我们希望自己能积

极影响监管方。”郭宇航如此总结自己的幸运。

显然,在一个新行业开启的时刻,点融网比其他对手更

了解官方的想法和意愿,从而应对的也更积极自如。

“庙堂之上很难了解业内在做哪些事情,如果他们的信 息来源只有媒体一方,那很可能会出现疏漏甚至会对行业形成偏见。我们主动的沟通会让他们理解P2P是一种全新的金

融资源分配方式,这个行业的兴起有自己的内审逻辑和最基

本的动因。”郭宇航说。

这种大局观给点融网带来更加“正规”的品牌形象。公

司也因此收到充沛的资金支持。

渣打直接投资有限公司在投资前曾对点融网进行过“超过9个月的调查”,其详细程度甚至引起苏海德“找其他家VC合作算了”的感慨。但今天看来,有了渣打直接投资有

限公司和老虎基金的背书让这家公司又多了一个光环。

“我最看重的是持续的募资能力和品牌美誉度,我们不

会为了业务的发展去忽略这两点,正是这种稳健的态度让我 们慢慢的跑到行业前列。”郭宇航说在业务方面,他们并不急于快跑“。我们现在给投资人的收益保持在年化7%至9%,而大量的P2P公司收益都在12%至15%。”郭宇航说这一方面表

示大家还是对公司品牌和安全性的认可,另一方面也降低了 公司的融资成本,让他们有竞争力去获取更多的优质资产。

而客观来看,虽然国内现在有2000多家P2P公司,但这

个行业在中国还刚刚起步。

点融网高管团队,和Lending Club一样,他们也采用了工程师+律师的组合。

总量

2015年6月底, 中国P2P网贷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上升至2028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