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 做耳机是做音乐的延伸

Auto Society - - Contents 目录 - 本刊记者|杨蕾 摄影|时会理

做一款经典耳机是音乐人汪峰的梦想,用他的话说,FIL耳机是音乐事业的延伸、世界观与审美的有形表达。

2015年1月初,在北京东三环的

阿森鲍鱼,团队首次聚齐吃第一顿饭,

定下来要做轻奢定位、智能的系列耳

机产品,并决定要在10月份拿出产品。

在FIIL耳机投资人、梅花天使基金创

始合伙人吴世春的操作下, FIIL完成

1000万美元天使融资,汪峰以几百万

美元的投资和影响力作价,占四成左

右股份,成为最大股东和董事长。

10月11日,距FIIL耳机(峰范科

技)新品发布会还有9天。汪峰坐在黑

色沙发上,面前摆着三个不同颜色的

头戴罩耳式耳机。银色款颜色似乎与

他上次看到的有些不同,逮到媒体群

访的间歇或是等待团队拍照时,他都

拉住CEO彭锦洲,反复确认这个调色

是否正确。

9天后,北京751D·PARK,汪峰

以品牌创始人和产品经理的身份全程

主讲了FIIL耳机品牌暨新品发布会。

那款反复确认后的“流光银”耳机也

登上了大荧幕,是FIIL当晚发布的三

款产品之一。

做一款经典的耳机是音乐人汪峰

的梦想,用他的话来说,FIIL耳机是

其音乐事业的延伸、世界观与审美的

有形表达。出自国际顶尖设计公司DA

的设计师Moritz之手,三款耳机在7个

月里历经了7次迭代、300种颜色筛

选、两次发烧友盲听会,最终由汪峰介

绍给大众。

汪峰是FIIL耳机品牌的最大股东

和董事长,“这事儿是我的事儿”。产品

的颜色、音色、设计、包装等关键环节

和细节,汪峰都会亲自把关,“完整体

现了他的品位”。发布会上,跨界身份

让汪峰有些紧张,团队特意为他准备

了巨大的题词屏幕,松弛很多的他也

开始拿被网友调侃的“头条哥”、“半

壁江山”等称号来活跃现场气氛。

整合高品质团队,主打500至1500元

的耳机市场空缺

国内的耳机市场并不小,一年约

有300亿元的市场份额,除去手机自

带耳机,还有差不多160亿的市场。过

去,这个160亿的中高端市场被国外

四大品牌(德国拜亚动力、森海塞尔、

AKG和美国歌德)牢牢占据,国产耳

机品牌都被挤压在低档200元以内的

市场。中国耳机市场介于初始阶段和

中级阶段,高中端市场被日美欧品牌

占据,中国的自主品牌企业只能在低

端市场进行低层次的竞争。

正是因为看到在500元至1500

元的价格区间内有一个明显的空当,

吴世春认为在这个空当里,利用国内

的生产制造水平可以做出跟国外3000

元以上的品质一样的耳机来。而对于

汪峰来说,做耳机和做音乐的核心驱

动是一致的。做耳机之前,汪峰就探索

过演唱会O2O模式,线上线下均付费

观看,还投资了“野马现场”音乐产品,

甚至被冠上了中国最成功的商业摇滚

音乐人的头衔。

10月28日,FIIL耳机在官网和

京东商场同步发售,创下了6天预约破

100万的行业纪录。面对远超预期的市

场热度,吴世春有喜有忧。喜的是能在

国外品牌中突围,迅速受到用户的欢

迎;忧的是产能跟不上,无法第一时间

满足很多用户的需求。11月初,第二

轮发售启动后,吴世春告诉《财经天

下》周刊,“现在不仅是原有的生产线

加班加点,还新拓了3条生产线,很快

产能会跟上。”

吴世春与汪峰相识已久,汪峰对

声音的鉴别能力让他觉得惊讶。去年3

月份,吴世春想做一款智能音箱,于是

带着十几款音箱去见汪峰,汪峰闭着

眼睛都能听出来每个音箱的大概价位

是多少,中音、低音有哪些不足。于是

引入汪峰这样做事很认真的摇滚巨星

来做公司的大股东和产品经理,两人

一拍即合。

除了对声音的鉴别能力,汪峰的

商业头脑和工作态度也让吴世春看到

了可行性。吴世春认为汪峰跟一般的

艺人不一样,在团队管理上有自己的

一套:“他自己的工作室,会把股份分

出去,用期权来笼络更多有才能的人,

汪峰以几百万美元的投资和影响力作价,占四成左右股份,成为最大股东和董事长。

这跟一般的艺人是不一样的。”汪峰还

很勤奋,今年发布了第十一张专辑,成

为摇滚巨星以后,不断地推出新作品,

吴世春感慨在音乐行业里找不到第二

个这样的工作态度。

2014年10月,汪峰鸟巢音乐会结

束后,吴世春开始和汪峰聊做耳机的

事情。在吴世春的推动下,团队逐渐成

型:华为荣耀前副总裁彭锦洲担任操

盘手和CEO、缤特力前高级研发经理

邬宁任CTO、国际顶尖设计事务所DA

负责设计产品外观、《二十一世纪商业

评论》前主编唐学鹏负责品牌和市场。

吴世春说,这样的团队对于做耳机的

来说,已经是最豪华的班底,就连和手

机品牌相比,都毫不逊色。

把此前并无交集的几人撮合在一

起,花了不少时间。吴世春花了很多时

间说服彭锦洲,首先彭锦洲担心汪峰

是玩票的性质,第二,他担心耳机的盘

子不如手机那么大,并且中国市场认

可的高端耳机已经被洋品牌占据,不

知还有没有机会杀出来。但最后,吴世

春还是成功地将几个人拉在了一起,

因为他们在将FIIL打造成全球化背景

下的中国品牌上达成共识。

“有时候大家会调侃汪峰问别人

‘你的梦想是什么?’其实做耳机是他

做音乐的延伸,邬宁在外企8年,做到

了很高的位置,也在想什么时候能做

中国自己的品牌,所以对我来讲,这些

人都有共同的想法。”彭锦洲告诉《财

经天下》周刊。

对此,汪峰的说法是:“我只是觉

得我做的所有的努力让音乐离我不会

越来越远,我就这一个标准,我从来不

觉得我离什么更近或者我好像很成功

的商业。我每一个成功的案例里面付

出的心血都是外人完全看不到,包括

团队,那种付出很多人也许就在中期

初期消失,打退堂鼓了。”

吴世春认为,过去很多商家误解

消费者,以为大众不那么信任国产品

牌,于是注意力放在价格上面,拥挤在

200元以下,不舍得从品质上花力气,

但以中国的制造水平,完全可以做出

跟国际品牌一样的品质。

在选择代工厂时,FIIL并没有选

择像富士康这样批量生产的大厂,而

是专门给高端耳机做代工的富士高。

“选择富士高是我们跟其他国产耳机

的区别,他们之前是不给国产耳机代

工的,不过我们的品质、样品和规划打

动了对方。”

整合了最好的研发、设计、代工、

营销能力,汪峰和吴世春都相信可以

做出高品质的耳机。吴世春甚至下了

一个断言:在中国,只要有好的整合能

力,7个月什么都可以做出来,做出一

辆特斯拉也没问题。

艺术和科学的结合

FIIL团队目前有四十多人,分处

北京、深圳、苏州三地。北京团队负责

App开发和互联网业务,深圳团队负责

供应链和售后服务,苏州主要是研发

团队,有二十多人。三地的团队通过视

频会议、电话会议和出差同步协作。

见到汪峰之前,彭锦洲甚至连他

的歌都没有听过。在他看来,汪峰除了

投资人,在公司里还有三个角色:产品

经理、产品体验官、营销参与者。

在产品定义上,汪峰的参与很深,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基本上以他的意

见为主”,他对大众口味的理解决定了

最终音质要达到什么要求,又因为出

身科班、作品影响广泛,所以他更“不

可避免”地参与到营销中来。

FIIL的外观设计由汪峰拍板,他

喜欢的所有东西都包含“经典”和“叛

逆”两个特点“。你看这个耳机好像没

有什么棱角,有些耳机看上去那样的

(夸张),它不是。真正的叛逆都不是这

样的,就好比真正的摇滚最顶尖的绝

对不会说全身都是环,不管春夏秋冬

全是皮夹克什么的。你会发现他会经

常穿棉质的、特别普通的,最顶尖的都

是这样。从这个设计上有我们想传达

的理念,真正的叛逆是尽量的去掉很

多东西、舍弃很多东西,这是要有勇气

的,而不是各种加法,这个耳机是做减

法的。”

注重细节的汪老板,反复提到“我

可能更要求完美”,FIIL耳机的logo尝

试过各种大小、比例,耳机的弧度、接

口、色差试过各种可能性,让设计师和

团队都崩溃过不少次。设计师告诉汪

峰:“到了现在这个程度,至少在这一

款上是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可以”。

汪峰认为将一切可替代的部分剔

除出去,以极简单标准筛选出不可替

代的主体,这就是一种叛逆。而经典就

是耐看、距离近,又不同于其他“。好的

产品甚至好的企业,让我们一直崇拜

的那些伟大的人,他们的性格和整个

理念当中都有这个,就是要有一定的

叛逆,但同时会成为经典。”

吴世春认为,汪峰和彭锦洲无疑是

艺术和科学的完美结合,“乔布斯说苹

果是科学和艺术的交叉点,在中国想复

制一个这样的很难。汪峰加彭锦洲就可

以。既有艺术家的,又有科学和理性。华

为是世界上最理性科学的眼光,科学加

艺术如果可能完美的融合,向乔布斯致

敬,诞生这种融汇的产品。”

被唐学鹏评价为“天生爱折腾”

的彭锦洲认为,从手机行业到耳机行

业的跨度不算太大,其中有很多相近

的地方,华为的经验对他迅速熟悉耳

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 2013年的耳机市场发展较快,中国耳机的销售额增加到141.2亿元,需求量15.79亿副

机行业帮助很大。当时华为荣耀的主

打群体也是年轻人,希望用互联网的

手段跟互联网人群进行沟通,这样的

方式方法,别家用的不多,彭锦洲可以

用原来的方法去做用户沟通、了解用

户喜好和偏好,以及对声乐的接受度。

耳机行业也在数码系列里面,供应链

里经过的大环节差别不是很大,包括

产品的定义、设计、研发、生产的全过

程,彭锦洲在华为都经历过。

在彭锦洲的理解中,互联网营销对

商家的改变不仅仅在销售上面,首先是

在产品形成的阶段。FIIL耳机上市前,

不论是颜色的选择、产品中文名,还是

声音方面的调研,都在互联网上做过大

量的互动。他更自认是一个组织者,会

对研发、生产、供应链管理、规划、销售

等业务模块给出一些意见,各个环节的

连接也由他负责。他最擅长的就是通过

互联网跟用户进行沟通。这是他过去在

华为,特别是主管华为荣耀销售和服务

体系时积攒的经验。

是FIIL,而不是中国版的Beats

汪峰做耳机,常常被人比作中国

版Beats。这个看似合理的比喻,容易

带来误解。汪峰和Beats创始人、美国

饶舌歌手Dr. Dre一样,都是知名的音

乐人。但同时,FIIL和Beats又有很大

差别。

彭锦洲解释道:“首先,是研发能

力上,Beats最早是跟Monster合作,

自身不具备研发能力。而FIIL从第一

天开始,就筹组了业界最好的研发团

队之一。”

邬宁是南京大学毕业的声学硕

士,在缤特力工作8年,研发团队里也

有六、七个具有10年从业经验的资深

人士。FIIL的另一个合伙人杨晨,在

耳机行业经验丰富,从事生产制造、采

购,积累了很多年。一个耳机拿到面

前,杨晨就能够知道成本多少、用的什

么材料,甚至能说出用哪个工厂的某

个配件可以获得更好的效果。在生产

过程中,采用什么材料,必须做出相应

的声学调整,这些是要有研发力量才

可以做到。

“要有这样的一批人,产品才会不

一样。”彭锦洲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生产过程中代工厂提供的全套材料

并不都是最好的,杨晨这样的行业专

家清楚哪家模具最好、哪家材料好,基

本上能在业界里找到最好的材料,然

后把它尽可能用上来”。

由音乐人主导研发制造的耳机,

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创始人喜好影响。

受Dr.dre影响,Beats的声音低频很

重,更适合嘻哈音乐,而FIIL则受汪

峰影响,强调对声音的真实和还原。

Beats在声音还原上的不够真实,曾

经激怒了一些工程师。而古典音乐、学

院派背景出身的汪峰则懂得尊重声响

学,尽可能地还原真实声音。

FIIL耳机正式发布前,汪峰和团

队曾举办了两场盲听会,邀请发烧友

参加,入选的耳机都是与FIIL耳机定

位、价位相似的,两次盲听下来,发烧

友给FIIL的评分都是最高的。

汪峰看来,所有在FIIL耳机之前

出现的,大家能认可的比较高质量的

耳机品牌都是FIIL的老师,“他们所有

的优点真的是让我们能够获益很多。

只要把东西放到市场上都是对手,但

是没有他们怎么可能有FIIL。”

吴世春认为现在的中国有点像

1980年代初的日本,当时日本之所以

出现了像索尼、松下 、东芝这样的电子

消费品牌,是因为追求高品质人群的

消费能力在支撑。“如今,在追求高品

质人群的支撑下,我们国内的高端消

费品牌会出现,我觉得FIIL耳机就是

应这个大势产生的,2000年左右的韩

国也是这样,像三星、LG这样的品牌

诞生后,都是先在国内站住脚,从国内

散发到国际。”

汪峰不在意数字,最在意产品的

好口碑,他认为国内市场可以让产品

经过最大、最残酷地检验。有了好声音

和德国设计的外观,汪峰心中的问题

是,大众是否有一个特别温暖和丰厚

的市场土壤去热爱国产品牌,“外国人

是非常看重这一点的,如果我们自己

国家的人热爱这个东西,就会赢得不

同的眼光和尊重,就能征服,我要做的

是这个。”

也许,反而要靠他不在意的销量

数字,来解答这个的疑问。

汪峰和Beats创始人、美国饶舌歌手Dr. Dre一样,都是知名的音乐人。但同时, FIIL和Beats又有很大差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