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丹妮 与新偶像时代对话

过去几年,天娱所处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统大众媒体的电视台正在遭受挑战,偶像选择与推广能力正在下降。而另一方面,“偶像”这个词汇所代表的意义也在发生变化。

Auto Society - - Contents 目录 -

传统大众媒体的电视台正在遭受挑战,偶像选择与推广能力正在下降。而另一方面“,偶像”这个词汇所代表的意义也在发生变化。

北京五环外的一个摄影棚里,华

少、苏芒与龙丹妮正点评李宇春做

导师带的一名新人。在华少与苏芒

捎带鼓励的点评后,龙丹妮严肃地

说了一系列有关偶像的特质:“你做

得还不够。”

这个叫做《燃烧吧少年》的节目,

由天娱制作,于2015年11月21日起

接档《十二道锋味第二季》每周六晚

22:00播出。该节目采取明星+素人

的方式,从千名16-24岁的少年中选

出16名“练习生”。这些“练习生”

将在韩国按照SM公司的标准接受三

个月的声乐、舞蹈、形体及体能培训,

然后回到中国进行“报告演出”,由

华少、苏芒和龙丹妮一起选出最终的

获胜者。

在这个舞台上,龙丹妮有着极强

的决断力和控制力,不单因为她是天

娱的老板,更来自于过去的11年中,她

一手打造偶像时代的经验。

不做偶像公司,做青年文化公司

“《燃烧吧少年》是我们在偶像锻

造方面的第二种尝试,可能像日韩模

式,但也不能说是标准的日韩模式,我

们还在思考路径”,龙丹妮想把这个从

超女、快男开始的“偶像制造商”模式,

重新调整产品结构、梳理清楚后,再度

进入娱乐市场中一争高下。

过去几年,天娱所处的环境发生

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统电视台的

真人选秀节目不断遭受挑战,偶像选

择与推广能力正在下降。而另一方面,

“偶像”这个词汇所代表的意义也在发

生变化。

“偶像可以包含信仰,但也可能只

是一种消费,或者某一个时刻的心理

投射”,龙丹妮这么解释,“所以对天娱

来说,在这么一个快速更迭和消费主

义的时代,我们如何建立自己的偶像

内核,这是要思考的问题。”

“思考”是龙丹妮最近常常在做的

事情。在龙丹妮看来,偶像模式分很多

种:韩国、日本、欧美,但都不一定适合

在龙丹妮看来,偶像模式在世界上分成很多种:韩国、日本、欧美,但都不一定适合中国。

中国《。燃烧吧少年》呈现的经过长期

培训,由练习生晋级偶像的模式,目前

在中国还没有。

胡灵是2006年《超级女声》后签

约天娱的艺人之一,现在已经自立门

户,成立工作室。在她看来,如今大部

分选秀节目的方向已经改变“。我觉得

在超女、快男之后,其实就没有真正意

义上所谓的选秀。因为选秀节目大部

分时候都是做节目,而不是造偶像。我

们看到唱歌比赛都是照着选秀的方式

去走,但红的只是节目或者一首歌。”

确定《燃烧吧少年》的节目模式

前,龙丹妮一直在寻找。她去过欧洲考

察成熟的资本运作模式,也深耕过日

韩的“训练生”模式——天娱的偶像

组合“至上励合”就是第一批从中国

去韩国进行训练的组合。但她觉得这

些模式仍然不能直接运用于中国的环

境中。

“日本人、韩国人可以把偶像做成

标准的工业化流程,有了流程,就一定

能生产标准化偶像,这个我认同。但我

们一边想建立标准化,一边在否定标

准化,这才是我们制造的偶像,能在中

国这样一个极其复杂的青年文化环境

中有存活下来的可能。所以,天娱没有

模式可以遵循”,《燃烧吧少年》是一个

以日韩工业化流程,生产标准化偶像

的“试验” ——在龙丹妮看来,更重

要的是标准化偶像制造出来之后,如

何去维护。

“我们的团队运作没有标准模式。

选秀做到去年,我只能说我们刚刚理

解了一个模式,通过像超女、快男式快

速素人选秀,选出艺人,制造偶像”,龙

丹妮说,在她看来,过去10年,天娱通

过选秀所做出来的偶像艺人都是“及

时性艺人”——通过3个月的选秀迅

速成名。但是要保持长青,需要一个团

队、一个适合偶像艺人的体系。

胡灵也认为,做偶像是一件很难

的事情,需要很多时间去证明,而不单

单只是长得漂亮。偶像需要具备一些

领袖力量,才能被大家去推崇去敬仰。

而在龙丹妮看来,李宇春的成功,

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以及“个人的个

性、教育、公司、团队”协力而为,更多

的是始终“以不变应万变”,这样的单

纯和坚持,反而让她屹立不倒:“就像

我们在年少的时候一帮朋友,从一个

起跑线奔跑,跑到最后的,可能就那么

一个两个,但你说,跑到最后一个两个

就是最伟大的吗?我也不能这么说。世

界纷繁,我们恐慌互联网、恐慌所有东

西的时候,我只做我坚持的,做到今天。”

而对于天娱来说,培养一块适合

内容生产的土壤,并帮助偶像成为某

一种意义上的意见领袖,才是真正在

做的事情。

2014年8月底,天娱传媒宣布与

四位平均年龄不满15岁的“00后”少

年签约,暂名“H2K”,并在母台湖南

卫视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完成电

视综艺首秀,天娱给他们的定位是“少

年偶像团体”。

龙丹妮承认,尽管天娱在影视剧

行业也有所拓展,但目前80%的旗下

艺人还是来自于音乐比赛或音乐节目

选秀。实体唱片是不赚钱了,但音乐类

的真人秀还是能稳稳占据人们的视线

和关注,带来丰厚回报。“我们始终认

为,音乐具有一个非常广阔前景的市

场,那你在这么一件事情里能不能坚

持它,才是第一要做的事情,已经坚持

了这么多年,所以不要管它的高潮和

低潮,你要守得住这个东西,你才能够

在行业未来成为一个领军。”

龙丹妮说:“我们公司不叫偶像公

司,我们定义为青年文化公司,我们的

口号是‘青年文化的敏感者’。”

在今天的社会,龙丹妮认为把事

情做深、做透已实属不易:“我们太容

易被各种红利所裹挟,比如这电影红

了,我们所有人都拍这类电影,那个网

购好,所以大家都去网购。在这个时

代,我们找到可听从于内心的归属是

挺难的一件事情”,所以她希望自己和

公司里的这群人能成为“敏感者”,希

望时刻是一种战栗和紧张的状态,去

观察这个社会偶像文化的发展,然后

再从中找到相对全面的东西。

属于新天娱的“明天的派对”

业内习惯把龙丹妮入驻后的天

娱,称为“新天娱”,在她接手这家公

司之前,天娱虽然通过《超级女声》红

遍全国,但是因为管理混乱以及商业

模式的问题,在2008年几乎全面崩盘。

2009年,龙丹妮接手天娱的第一

件事就是调整架构。当时,天娱所有的

“明天的派对”中,在仿生机械工程师刘泳岐、艺术家Wang Newone的协助下,欧豪体验了3D扫描、CGI动作捕捉,以及为其量身定制的仿生机械可穿戴装备。

部门都是平行架构,经纪、音乐、演出

等各种部门都是平行架构,这就出现

许多管理协调上的混乱。龙丹妮将经

纪部门设置为最大头,一切都围绕着

艺人展开,再将一些与公司气质无关

的业务,例如政府活动砍掉。

在确定做“青年文化公司”的目

标后,龙丹妮进行了第三次架构调整。

现在的天娱变成了“两手抓”,一只手

抓住了内容:电影、电视剧的制作都被

加入了天娱的重点战略中。而另一只

手,从抓住艺人与音乐,变成了独立运

作的公司模式,完全自负盈亏。

“其实不管是做电影还是做电视,

我们都更关注偶像的产生,关注中国

青年流行文化的发展方向。我们认为

在未来五年内,中国的经济和文化的

发展愈发成熟,市场细分更精准,电影

中的青年文化会越来越具有独立性和

发展性。我们当然不会错过,而且会非

常重视这一块市场。”

龙丹妮发现,真正能够带来稳定

商业回报的艺人并不多,即使能在残

酷的市场竞争后留下来,不少艺人也

会出现管理问题——几乎每隔一段时

间,就会出现天娱旗下某位艺人出走,

天娱高价索赔的新闻。

天娱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赵晖指

出,虽然天娱会主动打官司,但从来没

有公开指责这些“叛离”的艺人。

可在业界人士看来,如此高频率

的出走事件,至少能够反映出天娱在

过去一段时间内对艺人资源分配不均

的问题。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知

《财经天下》,当下中国选秀的通用做

法是:选秀出来的艺人一般会与经纪

公司签5-10年的长约合同,如果在一

段时间尝试后,艺人无法达到公司想

要的高度,公司便会放弃这名艺人。

多数时间里,放弃意味着被“雪

藏”——没有资源、没有收入,所以这

时候艺人就会想主动放弃合约,或者

寻找能够接纳自己的公司。

“选秀就是一套增值体系,做完肯

定红,但是红了之后呢,红多久?不是

每个产品做完就能变成Superstar。这

就像我们去高考,不是每个人参加完

高考就能考上大学,或者说每个人考

上大学就可以就业。从艺人这个产品

来说,我们提供的只是平台和基础,说

白了就是可能性”,龙丹妮说,“大众能

看到都是光环下的偶像,但看不到很

多已经被淘汰或者已经不可能成为偶

像的因素,我们尽最大的可能,通过我

们的体系来帮助他们,希望能够让他

们在这个市场上更有价值,从而延续

成为偶像的可能性。”

龙丹妮这样描述天娱出品所服务

的群体:12岁到35岁,99%是女性。

如何满足这些群体?龙丹妮觉得,不

管是音乐、电视还是电影,这些产品都

只是介质,天娱真正应该抓住的,还是

这个群体的命脉——青年文化。

在她看来,讨论下一步要做什么,

得先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想要什

么:“我们想培养一种精神质素和一种

DNA,这种DNA会形成一种链条,从

艺人、工作人员到粉丝,我们想形成一

种这样的一个认知”。正因出发自这样

的认知,于是有了“明天的派对”。

“明天的派对”是天娱主办的艺

术项目,这个艺术项目看上去很酷:

李宇春、曾轶可、华晨宇等天娱旗下艺

人会与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与一些

来自其他领域的人分成几人一组,以

“明天”为主题,一起做出若干个视觉

艺术作品,现场探索,即刻生成,从而

创作一个有偶像因子或者有艺术气息

的作品。

“周杰伦没有出生国外,他的出生

和成长都在台湾,但他解构了流行音

乐,在他之后再无第二人。我们现在的

土壤还能不能诞生这样的人,这是我们

在思考的一个问题。”龙丹妮说,“天娱

做了这么多年,拍过电影,拍过电视剧,

做音乐选秀,可是我们仍然清晰地告诉

我们自己,我们只做偶像这一件事。”

这个艺术项目目前只有投入,没

有产出。而当被问到目的是什么时,龙

丹妮说:“在艺术层面我们是门外汉,

无法去充当精英与专家。本质上我们

更多地是想做一个艺术展,用所谓的

精英文化与我们的大众偶像做一次对

话,这个对话里面是反讽也好、赞美也

好,无所谓。我们更多的是希望去观察

得到的结果。”

龙丹妮说:“本质上我们更多地是想做一个艺术展,用所谓的精英文化与我们的大众

偶像做一次对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