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中立“王朝”

Auto Society - - Contents 目录 - 文字|徐宁

重庆黄角坪的草根、偏远,造就了老川美自由、开放的风气。而今天,川美搬进了全新的校区,却只留下一堆有强烈个人意志与审美的建筑。

微信朋友圈被刷屏的信息,时

不时透露着行业的秘密。我朋

友圈最近被密集刷屏的信息有:马

云、曾梵志联手画画做慈善,刘益谦

10亿人民币买下莫迪里阿尼的裸女

画,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民营美术馆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8周年慈善义

拍……最猛烈的一次是四川美术学

院换一把手——当了17年院长的罗

中立退休,他的师弟庞茂琨接棒。

川美已有70多年办学历史,是

中国传统八大艺术院校之一。1980

年代川美走出罗中立、何多苓、周春

芽、张晓刚等艺术家,一跃成为中国

绘画的至高点;1990年代之后,俸

正杰、何森、钟飙、韦嘉等年轻一代

延续了川美的“绘画”光辉,在中国

艺术圈形成势力庞大的“川美帮”。

生于1948年的罗中立,是“文

革”后川美恢复招生时的第一批学

生。1980年,还是本科学生的罗中

立创作了油画《父亲》,获全国青年

美展一等奖,后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甚至被写进了教科书。《父亲》成为

中国当代美术史上里程碑式的作

品,也成就了罗中立的仕途。1982

年,罗中立毕业留校任教,1998年,

正式出任四川美院院长,到2015年,

已“盘踞”这个职位达17年。

17年,67岁,这两个数字在中

国高等教育史上也极为罕见。中国

教育部曾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直

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

见》,提出“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

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原则上

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

年”。但罗中立和川美都突破了这些

规定的封锁,他为川美打上了深深

的“罗中立”个人烙印。这也是他引

起争议的核心。

罗中立曾告诉媒体,他多次提

出过退休,无奈学校挽留。当院长这

10多年本应是他出作品的时候,但

却必须分出精力来处理大量行政事

务。按计划罗中立这一任期将在两

年之后结束,他在最后一个任期推

动建设罗中立美术馆等超级工程,

计划亲自挑选出接班人,传承“罗中

立时代的川美”。但11月5日重庆市

政府发布的通知打乱了罗中立预定

的“交接计划”。个中原因众说纷纭,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1980年代的

黄金一代、1990年代的桃李满天下

之后,进入21世纪的四川美院,知名

度、影响力、师资、生源等方面都大

不如前,发展速度更是大大落后于

中央美院、中国美院,渐渐成为一所

“普通而平凡的”高等艺术院校。

接任者庞茂琨比罗中立小15

岁,1985年在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

毕业,1988年获硕士学位并开始任

教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当庞茂琨

还在上四川美院附中时,罗中立、周

春芽、何多苓、叶永青等四川美院77、

78级学生已小有名气,那时庞茂琨经

常趴在教室外看学长们画画。罗中立

曾评价这位小兄弟:“提到庞茂琨我

总是有很多的感慨,早在我的大学时

代他就是我们四川美术学院附中的

小学弟,而在此后近30年的岁月中,

他不仅仅是我的下属,更是我的好兄

弟、好朋友,在共事的漫漫岁月里,他

性格中的平和、幽默赢得了无数师生

的肯定。”川美的老师也对庞茂琨有

类似评价:“庞茂琨管理能力强,又

非常关心别人……不仅是画画方面,

庞茂琨的口碑一直就很好,为人谦

虚、低调。”

一个有趣的插曲是:人事安排

的消息公布前,朋友圈刷屏了一篇

文章《朋友圈的面孔》——庞茂琨

画的朋友圈各种人物的肖像,包括

艺术家、策展人、收藏家、媒体人等

各种角色。被画的朋友,在朋友圈表

示“自豪”。和罗中立的“乡土伤痕”

背景不同,庞茂琨在1990年代即融

入了“现代都市”生活,成为深谙体

制、市场的新一代艺术家。所以庞茂

琨可以在朋友圈晒朋友,而罗中立

则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到最后

甚至只能通过“罗师母”联系他。

对于川美,罗中立留下了两件

“作品”——川美虎溪校区和罗中立

美术馆。川美虎溪校区是奢侈而庞

大的校区建设工程,除了教学设施,

还有罗中立等老师奢华的工作室;

2015年9月开幕的罗中立美术馆则

是重庆最大的美术馆,包含四川美

术学院美术馆、收租院陈列馆和罗

中立美术馆3个馆,总建筑面积大约

为2.3万平方米,其中光罗中立美术

馆就达1.3万平方米。

老川美位于重庆黄角坪,是一个

充满市井味道的郊区。正是这里的

草根、偏远,造就了川美自由、开放

的风气。而今天,川美搬进了全新的

校区,却只留下一堆有强烈个人意

志与审美的建筑。对一个艺术院校

而言,这是无奈,也是悲哀。

老川美位于重庆黄角坪,是一个充满市井味道的郊区。正是这里的草根、偏远,造就了川美自由、开放的风气。而今天,川美搬进了全新的校区,

却只留下一堆有强烈个人意志与审美的建筑。 他在过去十年中采访过中国几乎所有重要艺术家。他将通过这个专栏带我们去发掘艺术背后的金钱游戏。他原本想将这个专栏命名为: “艺术里的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