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作:互联网+的家具长什么样

一家中国的电商公司告诉你大牌家具设计师的产品如何卖出性价比。

Auto Society - - Contents 目录 - 本刊记者|冯超 摄影|宫德辉

一家中国的电商公司告诉你大牌家具设计师的产品如何卖出性价比。

身形高壮、留着光头的意大利人

卢卡·尼奇多(Luca Nichetto)在设

计界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从设计学院

毕业后,他的首份工作就是为顶级手

工玻璃品牌赛维提设计产品。他揽下

诸多设计圈的知名奖项,在欧洲成立

两家工作室,跟一流家具品牌合作开

展设计项目。

但在去年10月,一封来自中国

的长邮件却让他陷入到吃惊、怀疑的

情绪之中。其实,邮件的诉求很简单:

一家名叫“造作”的初创公司希望找

他合作,给中国人设计家具。他觉得

这家公司难以承受高昂的合作价格,

即使设计师的费用能够谈妥,卢卡还

有别的怀疑。“声誉需要维护,这些,

造作能保障吗?”卢卡对《财经天下》

周刊说。

“中国以抄袭、复制每个事物闻

名,欧洲很多国家都害怕山寨的东

西。”卢卡说。正是这些担心,让初期

的谈判陷入了僵局,律师给他的建议

是拒绝合作。但写信人、造作的CEO

舒为通过几番争取,还是获得了见面

的机会。

三个月后,卢卡绕过律师对舒为

说:“你们都说我是最爱你的设计师

了,那我还有什么办法?”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目前中

国已经是家具制造的大国,其产能占

到全球的四分之一,但它们大多数为

中小型企业。卢卡担心的山寨和抄袭,

只是中国家具制造业的问题之一。另

外的问题有:行业集中度低、全国知

名的品牌很少、长期以贴牌和代工生

产为主、设计能力薄弱。

不过,对于卢卡来说,促成合作的

重要因素在于中国市场的变化。在他

看来,中国家具制造业的大众市场和

奢华市场两极分化严重,青年群体眼

造作是斯坦福大学MBA毕业生舒为的第三次创业。在此之前,她创办了移动社交应用Civo。

界开放、审美独立,却需要在两极之间

巨大的荒漠中纠结,寻找产品。为他们

打造买得起,同时也有别于山寨设计

的产品,是卢卡以及舒为都想做的事

情。

2014年9月份,嗅到商机的舒为

在北京创办了“造作”。

造是造物,作是作品。简单说,就

是签约国内外知名的家具设计师,让

他们设计个性化的产品,并借助中国

的代工厂加以生产,最后将产品通过

自建电商平台进行卖出去。

造作目前和44个国内外设计师

签约。除了卢卡,曾担任过LV、摩托罗

拉空间设计师的蒂姆·鲍威尔(Tim

Power)、荷兰知名家具品牌Gispen

的首席设计师理查德·哈顿(Richard

Hutten)等大牌设计师们都在为造作

设计椅子等家具。

设计师会按照造作提交的包括居

住环境、人群、价格等内容的报告进行

设计。公司产品研发部对设计图纸进

行审核确认方案后工厂开始介入,完

成产品打样以及大货的订单生产。

但卢卡担心的却是工厂:“中国

当前不存在设计文化,造作尝试在设

计上有所突破,值得称赞。但问题就是

质量,甚至是小到细节的质量。所以跟

造作合作也是挑战。”

造作是斯坦福大学MBA毕业生

舒为的第三次创业。在此之前,她创办

了移动社交应用Civo。这是一个类似

于陌陌的软件,但项目最终流产。舒为

说,互联网创业是传统意义上轻资产

轻业务的线上团队,而家居行业是重

资产重业务的团队。

“造作已经不再是可以用传统的

互联网逻辑和思维做的了,比如互联

网思维经常会做的Free service。免

费、贴单、做流量。这件事情碰到制造

业的时候就是死路一条。”

舒为在寻找设计师之前就已经

想到了制造环节的问题。但挑选一家

合适的工厂并不容易,材质标准、成

本、技术能力都是不可缺少的要素。

从公开的渠道筛选一轮信息后,舒为

和下属们便花大量时间寻找工厂。走

南闯北之后,舒为串起了供应链:核

心打样工厂在京津冀,纺织品、复杂

工艺以及木工厂分散在江浙、广东、

山东等地。

造作的生产批量并不大,工厂对

于这种小单的合作模式也花了很长

时间才适应“。供应链是个挑战”,舒为

说,“我们对工艺和品质要求非常高,

需要持续开放供应商。品类也非常多,

一个产品的出货过程需要涉及多家厂

商,而按照订单生产的模式,需要更灵

活地调配供应链资源。”

“造作做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加

一个电商公司,再加一个制造型公司,

再加一个品牌公司。”舒为对《财经

天下》周刊说。当然,在较重的供应链

制造环节发力的同时,舒为也在用互

联网改造家具行业。

作为一家电商网站,造作对渠道

的改造是显而易见的。在过去,家具通

常要经过多层的经销商进入实体店。

而造作直接连接了设计师、生产商与

用户,压低了流通的成本。卢卡的一款

三人座沙发,在欧洲本土的价格为5

万元,加上关税和运费进入中国,则要

10万元。但他为造作设计的沙发,造

价则不到1万元。

造作曾经推出了一个有趣的功

能。它在网站上将设计师的设计概念

和想法呈现出来,设计每推进一步,用

户都能下单购买。也就是说,用户可以

从设计的草图阶段就介入到产品开

发。比如说,图纸阶段拍下产品,价格

非常低,然后随着样品到最后的正式

生产,每个阶段消费者购买此产品的

价格是逐步攀升的。

但中国的消费者对此并不感兴

趣,造作也调整了跟用户的互动思

路。现在,顾客除了能够买到已经设

计生产好的产品外,还能对设计环

节的很多变量进行投票,比如桌椅

的颜色和桌腿的形状,票数最终决

定要生产的款式。造作打算推出一

个心愿单,让大家列出想要哪些款

式哪些家具。

实际上,互联网对家具行业的改

造5年前就已经开始。2010年,来自

广东佛山的中国商人李宁发现经济型

设计师家具市场存在缺口,于是在英

国成立了电商公司made.com。

它将众多设计师的家具图纸放到

网上,由顾客投票选出他们最喜爱的

家具,得票最高的产品将正式进入生

产。和造作一样,它去除了零售流通环

节并采用厂家直销手段,从而保持了

低价。2014年,Made.com被认为是

资本增长最快的科技公司之一,现在,

它正计划在伦敦交易所上市。

9月15日,造作获得了由贝塔斯

曼亚洲投资基金领投的1500万美

金融资。截止到今年10月份,造作已

经推出了9位设计师的23款产品。

他们希望在今年年底将产品增加到

两百多种。造作还计划在明年开设

直营生活馆,希望通过线下店促进

销售。

在卢卡看来,中国的年轻群体眼界开放、审美独立,但却在两极之间巨大的荒漠中纠结寻找产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