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烂

起来,我是一个挺奇怪的人。

Auto Society - - Editors'voice -

说上学时,捡破烂、洗盘子、给老师洗车等等这些课间杂活,是我唯一伙食来源,爸妈给那份伙食 费,我都存起来去买车了。买到自己喜欢的车子,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不是吗?在东莞的路边对它一见钟 情,买回家后除了冲缸垫和空调压缩机异响,没有其他问题。但开到校园后,本来就特立独行的我便被贴上 了更多的贬义标签。 谁知道,这是我家的第一辆车呢?往后的年月里,无论是新春佳节还是寒暑交替,一家三口终于能第一 时间烧着冷却液吹着失灵的空调回到家乡,与亲人一同分担喜乐悲伤。 有时候,你眼中的破烂,是别人的宝。在性能车的最后岁月里,我要感谢那些以资金或精神方式支持我 收这个“破烂”的那些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认同一个人的做法,有时是非常难得的事情,感恩!

PROF ILE 李淼鑫 《汽车与社会-性能车》资深编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