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赛当自强

浅谈 2016中国大越野

Auto Society - - Sport & Race - 文 /楼浩图 /胡子

9月25日,玲珑轮胎·2016中国越野拉力赛(大越野)在内蒙古包头正式发车,这是我第一次参加长距离越野赛事的报道,比赛经乌拉特后旗、阿拉善右旗、张掖、阿拉善左旗,最终于10月3日在灵武的阿拉善英雄会营地收车,历时9天,跨越三省,比赛总里程数达4431.13公里,其中特殊赛段近2000公里。

这一届大越野总共有47台汽车和9台摩 托车参赛,除了熊猫车队、东方赛车 队和吉利博越韩魏SMG车队等传统强队的一 线车手外,还有数名从拉力赛转战过来的高水 平车手。虽然数量不及去年,但是就赛车和车 手的水平而言,在国内来说还是比较高的。 整体来说,今年大越野现场的商业气氛 不如往年我们看到的那么浓郁。这主要体现在 随处可见的匆忙状态,首先是开赛的时间一改 再改,让很多车队准备不及。还有就是收车时 间和英雄会重叠,很多事情都没有落定,再加 上堵车的一些原因,收车仪式也有延误。 究其原因,7月份中俄联合举办的丝绸之 路国际汽车拉力赛对大越野造成了不小的冲 击。首先,丝绸之路的到来以及大越野开赛时 间的频繁变动挤占了很多车队参加大越野的时 间,因为很多车队在参加完丝绸之路之后需要 购买零件,对赛车进行全面的维修整备,但是 大越野的开赛日程让不少车队只能加紧赶工, 匆匆应战。另外,冲击还体现在中国车手想参 加国际赛事的意图。大越野期间我跟周远德、 韩魏聊过这个话题,他们都有计划冲击到国际 赛事。包括长城和奇瑞这些制造商也都表示对 国际赛事更感兴趣。 中国车手参与国际赛事本无可厚非,毕竟国 际赛事有更高的竞技水平,国内车手可以在国际 赛事中磨练自己的技术,提升水平。不过就拿丝 绸之路来说,虽然这是国际性的比赛,但是它主 要服务的还是国外车手,对中国车手做不到平等 对待,比如说没有中文版的路书、对中国车队的 服务不到位等等。另外,其整体结构和赛事内容 对比国内同类型赛事并没有太大差别。西方人办 比赛的优势在于能够和国外的车队车手有沟通上 的便利,以及更丰富的资源和更加成熟完备的运 营模式。他们有达喀尔的总监,但是大越野也有 奥利奥和其他赛事专家。 一个赛事办的好,并不是一个赛事总监 或者一个团队就能解决的,还有很多方方面面 的东西。即便对比国际赛事,大越野今年的运 营和服务在国内来说依旧是高水平的。我也很 高兴能看到这些参赛车队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 后,不论是技术、后勤还是服务配套都进步明 显,日趋成熟。我相信中国车手在国际舞台上 能够取得优秀的成绩。 在丝绸之路这种更高级别的赛事的冲击 下,中国赛事亟待联手对敌。形象的说,我们 的“大越野”、“环塔”更像是各地的军阀, 国际赛事则是国外正规军,他们一旦进犯,我 们的军阀不联合难以对抗,只要联合在一起, 对国内战线做足功课,想必“丝绸之路”也只 能考虑错开这个时间,老老实实做个“外来客”, 而不是现在的反客为主。 今年的大越野,中国制造商的参与程度 堪忧,包括以往传统的长城、奇瑞、郑州日产 在内的厂队都没有参与进来。这并不是说没了 制造商参与的赛事就不能生存,只不过这次大 越野的时间安排让各大制造商事先制定好的宣 传和推广周期很不好安排。另外,今年大越野 的战线缩短了,这意味着赛事得到地方政府支 持的空间变小了,虽然传统的张掖,阿拉善等 地方政府支持到位,但是大越野没能开拓新的 版图,吸引更多的地方政府和资源,这也是时 间问题。 所以,今年大越野问题最大的核心点就 是“时间”。明年,大越野一定要为制造商的 推广和宣传布局以及地方政府预留更多的准备 时间。回顾过去几年,大越野的表现都是一起 一伏,“伏”的时候大多是受国外赛事或其他 赛事影响,“起”的时候都是制造商和政府参 与度比较高的时候。如果让我评分的话,今年 的赛事规模可以打到70分,难易程度80分, 商业开发只有60 分。 如何在 2017年重新出发,是大越野需要 沉思的问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