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们明年再见!

Auto Society - - Editors' Voice - PROF ILE孙俊龙《汽车与社会·性能车》副总编辑

与失去,心里无限感慨,话语都变得煽情感人。何尝不是,时光过去了除 了说再见,也做不到什么。 过完这个月,迎来2017年,我也要跟“年轻”说再见,迈入30而立之 年。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花20多年的宝贵时间读了一堆出社会后才发现 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书,认识一群因为共同兴趣而志同道合的老友,然后就 傻乎乎的被安排了第一份工作。而生在这个花花世界的我,当然学到一点 任性,便不顾家人使了多大关系和对自己万分的期望,抛弃那高薪的铁饭 碗转战与生俱来的玩车行业。 感谢,初中就开始半夜偷老爸的车出去爽,省吃俭用在高中时期买了 人生第一辆车(当时还未到考驾驶执照的年纪,时运高没出事过,切勿模 仿)。半摔半滚,我从一个换火花塞都不知道要换几支的小菜鸟,后跟着 一堆玩车“科学家”自己动手拆装,并全世界找二手零件,慢慢便通知汽 车原理和改装道理。荣幸的是,每天不上课蹲在车房搞车,晚上出去飞 山,我还混到了大学毕业,许多人问起我大学学什么专业,我却忘得一干 二净。 见,2016年!再见,29岁!再见,《汽车与社会-性能车》!一般 到了年尾,大家都会对这一年做一个总结,一年下来错与对、得到 也许,你也知道中国第一本改装杂志叫《改装与四驱》,我从它诞 生,到后来在里边工作,直到陪伴它跟大家说了再见。许多人开玩笑说我 是末代主编,尽管我无限的惋惜,但回不去,甚至一度决定离开这个行 业。辗转,我才发现除了玩车我好像什么都不懂,选择回到《汽车与社 会-性能车》,杂志不同了,可是弟兄们都在,精神依然。 从2016年6月1日到现在,我在性能车服务了近7个月,今天再次跟大家 说再见。再见,是真的会再见。2017年1月开始,我们将与全国发行量最 大的《汽车之友》合作,打造全新的玩车杂志《汽车之友-冲程》;这意 味着我们见面的机会更多了,日后拟在全国的报刊摊、便利店、机场、书 局和油站等地方都能发现我们。 从《改装与四驱》到《汽车与社会-性能车》再到《汽车之友-冲 程》,变得是平台,不变的是我们这股任性的精神。你跟我说纸媒没落, 可是不做出精品的玩车内容,你家里的书架上收藏什么?难道还真想永远 做“低头族”? 感谢每一位长期以来对《汽车与社会-性能车》的支持,希望我们的脚 步不会太慢,你也别走得太快。请继续与我们一并同行,我们能更懂你的 需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