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团体锦标赛:汤尤杯的前哨战

现在提起2 月 6日至 11日在马来西亚举行的2018年亚洲羽毛球团体锦标赛,似乎有些“马后炮”的意思,毕竟比赛已经过去了近2个月,此时再来说这次比赛,已经没有什么时效性了。但实际上,这个比赛还没有结束,除了大家熟悉的这个名字,它还有另一个身份:2018年汤尤杯亚洲区预选赛。根据规定,在该比赛中获得前四的队伍将获得参加本年度汤尤杯决赛阶段比赛的资格。

Badminton - - CONTENTS - 文、摄 / 杨弋非

正因为有了第二重身份,并不太被大多数球迷关注的亚洲羽毛球团体锦标赛在各国家队眼里尤为重要。一方面,需要汤尤杯决赛资格的队伍需要在比赛中争取前四的成绩,另一方面,对那些 不需要为决赛阶段资格头疼的队伍来说,这次比赛是一次难得的实战练兵机会,比如中国队。

根据汤尤杯的相关规定,中国男队可以凭借排名直接晋级,中国女队作为上 届冠军也能“直通曼谷”。所以,本届亚洲团体锦标赛中国队以练兵为主,而比赛中运动员展现的状态、发现的问题、对手的情况等,在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中国队之后的备战训练以及汤尤杯决赛阶段

的排阵方针。

锻炼新人,有不足有收获

从中国队参加本次亚洲团体锦标赛的阵容来看,除了女单,其他四个单项的选手都不是目前的绝对主力。女单虽然派出了目前实力最强的选手,但是何冰娇、陈雨菲、陈晓欣在世界性团体大赛中的经验还很欠缺,从这个角度来说,她们同样是新人。中国队锻炼队伍的目的,从阵容上就能看出一二。

本次带队参赛的国家队单打主教练夏煊泽说:“本次比赛就是为了锻炼队伍。比如说女单这几名选手,几乎没有团体大赛的经历,所以,我们需要用实战的机会,让她们感受团体赛的氛围,知道团体赛要怎么打。这些经验是训练中练不出来的,只能通过实战。其他单项的队员同样需要团体大赛经验,男单的石宇奇、乔斌,女双的杜玥/李茵晖等都是这样。”

学习与提高是要交学费的,而年轻队员们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缺乏经验。女团决赛,陈雨菲在对阵山口茜的时候,能够把比分咬到12 比 13,14比 15这样的程度,说明她已经具备和世界一流对手抗衡的实力。可是随着比赛进入到关键分阶段,陈雨菲的无谓失误增多,对对手的变化应对速度偏慢的问题就 暴露出来,导致快速丢分,最终败下阵来。

夏煊泽说:“这就是经验不足的一个很明显的表现。你有能力,但在关键时刻,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能力最好地表现出来。如何把能力转化为得分,既需要一些技巧,同时也是对队员心理素质的考验。如何在团体大赛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技巧、自己的节奏、自己的心态调整方式,正是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比赛让队员收获的东西。”

男单选手乔斌本次比赛5战全胜,战胜了金廷、普拉尼斯、黄永棋等好手,他也是夏煊泽眼中本次比赛表现最为突出的队员之一。在比赛中,乔斌获胜后兴奋扔起球拍,却又因为兴奋过度,把球拍扔到对方场地,又急忙钻过球网去接拍子,这稍显滑稽的动作正体现出乔斌在场上的激情以及完全投入比赛的专注。

夏煊泽说:“乔斌之前训练做得很好,扎实的训练让他现在上场之后那股想要赢的劲头特别足。加上去年全运会他在男团决赛中取得胜利,整个人对打团体赛的感觉有了明显的提高。这次亚团赛,乔斌能够很好地把自己的激情在比赛中释放出来,这是他的特点,也是他的优势。”

陈雨菲半决赛击败成池铉,女双新档郑雨/曹彤威接连在比赛中发挥出色,这些队员的表现为中国队备战汤尤杯注 入了新的力量和信心。尤其以郑雨为代表的一批年轻队员,在亚团赛及之后的比赛中已经开始展示不俗的实力。郑雨和黄东萍搭档,在随后的德国公开赛上收获了女双亚军。年轻队员成绩的取得,很有可能在汤尤杯的时候为中国队的排兵布阵补强阵容厚度。毫无疑问,年轻队员在实力上和国外对手还有差距,但是他们已经开始展现冲劲与活力,而这,或许可以成为中国队在汤尤杯上的奇兵。

总结比赛,需加快进步速度

对于队伍整体的表现,夏煊泽表示满意。他认为,年轻队员通过实战的锻炼,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比赛发现了问题,回到陵水继续集训的队员们已经学会在训练中摸索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和教练的沟通、对于训练的渴求也愈发强烈。

石宇奇在亚团赛上的战绩平平,先后输给斯里坎斯、乔纳坦,两场比赛都是先赢后输,凸显了他心态不够稳定的问题。不过,在夏煊泽眼里,问题不能完全掩盖成绩:“我觉得石宇奇是有进步的,虽然他过去的毛病现在依然还有,但是他在不断改进,结果是他两场输了,过程他进步了。这点我不能否认,但我们教练和他自己都很清楚,他的进步速度还

需要再快一点。”

从亚团赛结束到汤尤杯决赛阶段开始,中间有4个月的时间,对于需要加快进步速度的石宇奇来说,这段时间算不上充裕。从目前的世界排名来看,石宇奇很有可能在汤姆斯杯决赛阶段以二单或者三单的身份出战,如果届时是三单,那就意味着整个队伍的胜利重担就要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这压力可想而知。夏煊泽也坦言,就亚团赛的表现来看,石宇奇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去担起三单的责任,最大的问题在于他的心态容易波动,不过相比于过去已经有了改善。

夏煊泽说:“石宇奇实力上的进步大家都能看得到,今年印度公开赛他拿下了冠军,尤其是半决赛对马来西亚的伊斯干达,第二局只得了10分,第三局也是一直落后,如果换作过去,他早就输得稀里哗啦了,但是那一次他顶住了,这就是他的进步。”

在教练组看来,以石宇奇为代表的 年轻队员现在越来越愿意去思考和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初见成效,从“要我练”到“我要练”的转变已经发生。因此,亚团赛之后返回陵水集训期间,教练组增加了与运动员之间的沟通,充分了解年轻队员的内心想法,从思想上去解决队员心里的困惑、波动。集训期间,少了大家常见的教练说、队员听的场景,更多的是教练和队员各抒己见,聊得不亦乐乎。

在夏煊泽看来,通过亚团赛的实战锻炼,年轻队员已经了解了团体大赛的一些规律,也更加主动地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让教练员的职责从单纯的教授技战术,变为了引导动员更加自主地去思考、去进步,这也是本次亚团赛年轻队员的最大收获。但是,如果要面对汤尤杯决赛这样的重要赛事,年轻队员的进步还需要更快些。

知己知彼,团队精神放首位

本次亚团赛,绝大部分的参赛队伍 都派出了最强阵容,练兵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自己汤尤杯时的阵容。而以年轻队员为主的中国队,在观察对手这方面似乎占了一些优势。

从阵容来看,亚洲主要对手的情况应该不会再有太大改变,除了中国台北的戴资颖、泰国的拉差诺、马来西亚的吴堇溦等少数国家的主力队员缺席外,日本、韩国等传统强队几乎就是把汤尤杯决赛阶段的阵容搬到了亚团赛上。对于中国队来说,汤尤杯决赛阶段的对手基本上已经摆在那里,中国队要研究的就是如何去对付这些没有多少秘密的对手。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这些对手的排阵完全没有变数。夏煊泽说:“从主要对手的阵容来看,变化不会很大,但依然有值得我们重视的地方。比如韩国和泰国女队,她们在女单上有几名年轻队员很有特点,论绝对实力,她们还算不上顶尖,但是她们能够把个人特点、年轻人的冲劲在比赛中展现出来。这些对我们来说都属

通过亚团赛的实战锻炼,年轻队员已经了解了团体大赛的一些规律,也更加主动地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

于不可预知的因素,不能放松警惕。”

从 2014 年开始,中国队在汤姆斯杯赛上连续两届无缘决赛,而在这个时间段,男队员在单项赛场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女队虽然保有尤伯杯,但和过去两届相比,主力队员几乎全部进行了更替。目前,中国女队的整体实力和上两届相比 有了一定的下滑,面对整体实力强大的日本、韩国等队,中国女队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夏煊泽说:“男队可以在单项上取得好成绩,说明我们的队员是有实力的,但是在团体赛中的表现并不是很好。对于中国羽毛球队来说,一直以来团体赛 的分量都是最重的,所以我们也会加强培养运动员的团队精神,让他们能够在团体赛当中更好地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女队我们并没有优势,所以要放低姿态,抱着为团队争光的信念去冲击对方。只有把团队精神放在首位,我们现在这支队伍才能在汤尤杯上有好的表现。”

从亚团赛归来后,队员和教练多了沟通

练交流训练间隙,何冰娇与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