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少年训练营:用改变迎未来

Badminton - - CONTENTS - 文、摄 / 杨弋非

举办全国青少年羽毛球训练营,近年来一直是中国羽协的一项重要工作。每年3月,在中国羽协注册的相关年龄段的运动员都会聚集在一起,进行为期一个月左右的集训。来自全国各地的运动员被打乱重新分组,由中国羽协选派的教练员和各地方队教练员共同组成教练团队。训练营期间,小队员们会通过羽毛球技战术训练、文化课教育、做专题讲座等方式,提升责任心、自律性,从而在整体上提高对羽毛球的认识。不同地区教练员运动员之间的碰撞,让不同的技术打法和执教思想相融合。可以说,通过这样多管齐下的方式,加强中国羽毛球后备力量。

今年3月,训练营和过去几年一样照常开营,不过这一次,训练营有了新变化。

新思路新调整

本年度训练营从3月6日至30日,长达25天。训练营的队员是2018 年在中国羽协注册的参赛年龄为12岁至15 岁 (2003 年至2006年出生)的运动员。训练营的改变从名字开始,从过去全国青少年训练营改为少年训练营;训练中,取消了之前按年龄分成甲组、乙组的分阶段训练模式,改为将所有符合要求的运动员统一安排时间训练。

运动员于3月6日进行了骨龄测试,符合条件的队员留下,于7日至9日进 行选拔赛,从500余名报名参加的选手中选出各年龄组男、女单前16名共 128名运动员,继续参加之后10日至30 日的训练,而选拔赛是之前训练营没有的。

之前训练营的负责人员由中国羽协工作人员、国家级裁判员、基地工作人员等组成,而这次的管理人员更加专业,全部是来自一线的教练员。钟波、陈钰萍、

汤志强、汪鑫、陆启成、刘洁共6人组成了集训训练小组,他们当中既有曾在国家队执教的教练员,也有长期在地方执教的基层教练,还有刚刚从运动员转型到教练岗位的年轻教练员。

训练营期间,还增加了长跑、往返跑、立定跳远等身体素质测试,运动员的各项指标将用于建立羽毛球青少年运动员数据库,这将为摸索青少年训练规律、发现和培养顶尖人才起到重要作用。

可以说,本次训练营进行了不小的调整,而这样的调整也是从目前羽毛球后备力量人才培养的实际出发。

首先,从人数上来说,本次报名参加的运动员达到500余人,这个数字在去年仅300多,这和中国羽协注册制度的调整有直接的关系。过去,中国羽协规定运动员最迟10岁必须注册,否则直到其16岁前都无法参加中国羽协主办的比赛、培训等。此举的初衷是为了保证后备人才的充足,但实际上,10岁就要决定小孩子是否适合走专业道路有些早,不少家庭不愿冒这个险,没有选择让孩子注册,这就导致了部分人才流失。从今年开始,中国羽协原则上已经取消了10 岁 注册这个门槛,小运动员可以在任何年龄进行注册。这样一来,本次训练营的大门向更多小运动员打开,500余人的报名人数,也从一个方面体现了中国目前后备力量的情况。

在报名人数较多的情况下,训练营开始了进一步的调整,那就是在数量的基础上强调质量。于是,训练营开营之初首次举办了选拔赛,选出成绩靠前的128人参加之后的集训。过去几年的训练营,只要骨龄检测符合标准,就可以参加集训,所以经常出现同组的运动员水平相差较大,影响训练质量的情况。本次训练营则通过选拔赛的方式,一方面符合国家体育 总局关于成绩是选拔的唯一标准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提高了训练营的整体水平,为国字号队伍输送顶尖人才的任务也有了更好的基础。

正如上文所说,训练营担负着为国字号队伍输送人才的任务,从过去一段时间来看,初入国字号队伍的年轻队员普遍存在基本功不扎实、身体素质较差、责任心不强的问题,所以本届训练营对训练目的进行了调整,一切以国青队的要求为标准。为此,训练营首次组建了集训训 练小组,国家队顾问钟波指导、地方队资深教练陈钰萍、汤志强,年轻教练的代表汪鑫、陆启成、洪炜等都是训练组成员。他们很了解目前羽毛球的世界形势以及国家队的要求,因此从训练计划的安排上就打上了明显的国家队的烙印。对于目前中国羽毛球的梯队建设,本次改变补强了其中相对薄弱的一环。

据了解,明年的训练营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变化。随着注册制度的逐渐放宽,很有可能从明年开始,训练营会向云南、贵州等没有专业队省市的适龄孩子打开大门,以此来发掘、培养更多的好苗子。

新要求下的新进步

训练小组成员陈钰萍是一位资深教练员,本次训练营,她负责整体的训练计划安排与协调。对于这次训练营,陈导介绍了要求:“这次训练营,从训练安排到生活细节,全部按照国家青年队的标准进行。”

开营之初,小队员们还稍显自由散漫。一天下午的训练是1点 30分开始,眼看时间就到了,有一个小女孩居然还一边咬着冰棍一边慢吞吞踱着步子。女队在

集训之初,每次集合的时候,大家都是慢吞吞地走到一起,而且队伍站得歪歪扭扭,弄得教练员汪鑫不得不来了一句:“最后一个到的做20个俯卧撑!”男队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教练刚说完训练要求,一转身,几个调皮捣蛋的队员便开始笑嘻嘻地打回自己的“套路”。还有的男队员到了就寝时间不按时睡觉,在屋里打牌,结果第二天上午本来是安排调整的他们, 被教练罚了围着训练馆进行长跑训练。

此外,年轻队员对于赛前热身和赛后拉伸放松都不太重视,懒懒散散。女队首堂训练课,就因为准备活动做得不到位,被教练组一直要求重做,最后做了一个半小时的热身活动。而对于赛后拉伸,小队员们也没有足够的自觉性,原本在成年队司空见惯的事情,在训练营里则要教练员盯着完成。

运动员的问题可不仅仅在纪律性上,在训练中同样存在不足。拿男子5000 米和女子3000米测试来说,成绩最好的运动员,在过去运动员的标准中只能算中等偏上,而跑得最慢的,竟然比第一名慢了3分钟以上!男队的一次力量训练,教练员洪炜本来已经弄好的杠铃重量,小队员们刚做两下便叫苦不迭。无奈之下,洪炜只得换上了较轻的杠铃片。

女队教练汪鑫说:“这批小队员无论是基本功的扎实程度,还是体能、身体素质,和我们在这个岁数时相比都有明显的差距。虽然现在运动员的家庭条件都好了,都稍显娇气,可以理解,但如果想取得成绩,必要的技战术能力和身体素质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在这次训练营当中,我们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一个细节,尽可能提高他们各方面的能力。”

从握拍姿势到发力动作,从球场站位到击球点的选择,训练营的教练们踏踏实实地作了一回基层教练,当然,还包括对生活习惯的狠抓。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运动员自由散漫的情况少了很多,动作更加规范,训练更加投入。场上嘻嘻哈哈的人少了,多的是一脸严肃对待每一个飞来的球;无谓失误少了,多的是训练中留下的汗水;集合时都习惯了跑步前进, 训练完,不用教练说也开始主动拉伸。

对于这些小运动员来说,20天的集训或许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但是可以让他们了解到细节的重要性,这就是国青队的要求中非常核心的一点,连国家一队都把狠抓细节放在了训练中尤为重要的位置。训练营带给年轻队员的,不仅仅是技战术能力的提高,更为主要的,是自己对羽毛球、对国家队认识层面的进步。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运动员自由散漫的情况少了很多,动作更加规范,训练更加投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