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羽坛的“八十岁天团”

这五位老前辈,平均年龄83岁,最年长的梁英明老师今年已经 87岁。他们都是东南亚归侨,原本互不认识,在各自的岗位和人生轨迹上努力前进。羽毛球让拥有相似经历的他们相聚到一起,成为“羽毛球老友记”,见证彼此的运动生涯。“耄耋”对于他们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身体康健的他们依然坚持每周打球,并相约和羽毛球运动一直并肩同行。

Badminton - - CONTENTS -

因羽毛球而相聚

上世纪50年代,东南亚华侨青年掀起归国潮,大批华侨学生相继回到祖国,考入高等学校和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中,梁英明就是最典型的一位。

24岁带着一把木质球拍归国,进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并留校工作,羽毛球一打就是77年。今年87岁的梁老早已是羽毛球界的“名人”,德高望重,多年来一直坚持羽毛球运动,拿过的全国老年组羽毛球冠军更是数不胜数。作为北京老年羽毛球队的元老,他一直是队里的核心和“老大哥”,现在仍然担任队里的名誉领队,他也是因为球队而结识到其他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

83岁的陈一峰是梁老现在的双打搭 档,出生在印尼雅加达的他,高中毕业后回国,在大学学习农业并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陈老从小喜欢打羽毛球,但直到退休后才开始固定打球的。他加入北京市老年队后认识了梁老,两人配合双打,多次获得全国比赛冠军。

李端生今年82岁,同样是印尼华侨,他归国后考入北京体育学院,之后一直从事体育工作,成为中国第一批羽毛球国际裁判 ,曾在多项羽毛球世界大赛中担任裁判,名声相当大。上世纪90年代,李老逐渐淡出裁判工作,后来加入了北京老年队。

77岁的伍达永算是几位前辈中的“年轻人”。伍老从12岁开始打球,回国后在北京六中上学,考上北京工业大学建筑 系后,成为校队的副队长、队里的第二单打。1974年,北京组织羽毛球队,伍老作为首批队员参加集训,以一单的身份代表北京参加了1975年的全运会。他非常自豪地回忆道:“当时北京市没几个人能打得过我呢!”后来,伍老也加入老年队,认识了大家。

与其他四位略有不同,周高塔生于马来西亚,高中毕业后,他回国考入北京大学印尼语专业,此后一直从事外语相关工作,曾为中国羽毛球队在印尼比赛担任翻译。周老和梁老同为老年队的第一批队员,今年已经85岁的他依然坚持参加全国老年比赛。一直从事翻译工作的他口齿伶俐,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

几位老前辈都是归侨,他们拥有相

似的人生轨迹,在青年时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回到祖国,投身建设。原来他们互不相识,是羽毛球让有着共同的爱好、话题和语言的他们相聚到一起,这真的是一种缘分。

一周三场球,常年不改

杖朝之年,他们依然每周打三场球,这样的频率令很多人都佩服地竖起拇指。每周一、三、五,他们都背起球包,坐公交车到中央电视塔体育馆打球,风雨不改。虽然家的距离和身体状况不同,会令彼此的运动频率和运动时间有所差异,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是“坐不住的人”,不打球会感觉手痒。周老家住在魏公村,离球馆比较近,每次他都会很早到达球 馆,积极性非常高。他这样形容自己:“不打球的话,吃饭也不香!”

浓厚的兴趣是各位老前辈打球的动力,春夏秋冬,常年不改。梁老回忆道: “以前条件没那么好,没有空调和暖气,冬天和夏天打球都很难受,但是自己还是要来,不打不舒服。”伍老家住得比较远,但依然会每次准时到球场“报到”。他说自己“一生就羽毛球这么一个爱好”,一定会继续打下去。

一周三场球,很多年轻的业余爱好者也不一定能达到这个频率,各位老先生是怎样做到的呢?量力而为、充分准备就是他们的“秘诀”。

伍老这样介绍自己的热身过程:“我起床就会开始做简单的活动,出发来球 馆前,会先完成半小时的全身准备活动,来到球馆就可以上场了。”在场上,量力而行已经是深入人心的大原则,不逞强,球接不到没关系,锻炼的目的达到了就好。陈老补充说:“虽然你看我们是一周打三次球,但每次只是两个小时,而且不是两个小时都在打,在场上打两局就下来休息一会儿,然后接着再打。老年人最重要的是控制运动量。”

并肩驰骋赛场,携手游山玩水

对于各位老年队队员来说,每年有两个大赛,一是全国中老年羽毛球赛,二是华人杯羽毛球赛。梁老、陈老和周老都是这些比赛的常客,每到比赛,就是各位老人家最开心的时候。一是因为又能投入

马来西亚归侨周高塔

印尼归侨(左起):伍达永、陈一峰、梁英明、李端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