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的老柳

柳继增是中国篮坛的老牌教练,曾任中国女篮青年队和国家队主教练,也在各级联赛中打拼多年。

Basketball - - 宿将 VETERAN GENERAL - 文孙桦

提到柳继增,曾经是他得意门生的苗立杰笑着说: “柳指导总是那么快活,快活得简直让你有些妒嫉。”

学法律的主教练

1954年柳继增出生在辽宁省盘锦市,所以他与辽宁篮球的渊源之深就再明显不过了。1971年,17岁的他帮助辽宁队获得了全国联赛(少年组)冠军,此后各年龄段的全国男篮冠军名录上都少不了柳继增的名字: 1972年和1973年全国青年联赛冠军,1974年全国联赛冠军。在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上,他又和队友合作拿到了一枚铜牌,随后就被选进了国家男篮。

到1983年正式退役前,柳继增作为国家队的重要成员,获得了1977年第九届亚锦赛冠军、1978年第八届亚运会冠军。只是囿于种种原因,他遗憾地没有机会去奥运赛场一展雄风。退役后,与很多运动员选择去体育学院提高文化水平不同的是,他进入辽宁大学法律系深造。

上大学期间,以柳继增为核心的辽宁大学男篮拿到了全国第二届大学生运动会冠军,也成为校史上的一座丰碑。毕业后,作为不可多得的人才,柳继增立即被辽宁体育局任命为辽宁女篮主教练,从此,“女篮”就成为柳继增最钟爱的领域,他也是辽宁女篮成为国内豪门的主要缔造者之一。

随着CBA联赛的创办,柳继增还先后担任过深圳男篮和吉林男篮的主教练。WCBA联赛成立后,他在20032004赛季率领吉林女篮获得联赛第八名,之后的一个赛季,又上升到第六名。离开吉林队后,柳指导又返回辽宁,出任过辽宁男篮主教练。

永远的女篮情结

1994年和1996年,柳指导前后两次接手国家女篮。从在辽宁任女篮主教练起,他培养了孙英、王芳、郑秀琳等多名国手。多年浸淫在女篮圈内,无论担任何职,只要碰上女篮的话题,他总会侃侃而谈。

提起女篮的近况,柳继增直言,青黄不接、后继无人

是中国女篮目前最大的尴尬。“从辽宁女篮就能看出来,十几年前我带队的时候,陈晓丽还是年轻队员。可等陈晓丽都到了快退役的年龄,现在的年轻队员却没有谁能达到当年她的水平。”他说,“辽宁女篮是国内传统强队,连她们都是这个状况,女篮的现状就可想而知了。”

2013年女篮亚锦赛是中国女篮近几十年遭遇的最大挫折,也是柳指导的心头之痛。国家队小组赛连负韩、日,半决赛再败于韩国队,最终仅名列第三,创下12年来最差战绩。作为曾经的国家队教练,他表示:“其实近些年来,不只是中国,世界女篮整体水平都有所下降。但日本女篮却是个例外,进步非常大。看过比赛不难发现,日本队员已经可以熟练使用突破后的急停跳投这一技术,甚至还有非常需要手臂力量的小抛投,且大部分球员都可以单手肩上跳投,而反观中国队员则还是女性传统的投篮姿势——双手投篮。”

“过去,中国女篮在亚洲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韩国队。但是,韩国队秉承的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靠快攻、三分、紧逼打乱中国队的节奏,寻求‘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效果。而从亚锦赛来看,日本女篮却是敢于和中国队拉开了打内线,这是过去女篮在亚洲赛场不曾有过的。”

柳继增觉得,走下神坛的中国女篮,要重新恢复霸权难度不小。他分析,导致这一局面的,最主要的就是待遇问题。女篮的待遇和男篮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优秀的男队员也许可以在职业生涯赚够钱,保证后半生衣食无忧,但女队员基本没有可能,而且她们退役后往往很难找到一个好的“出路”,所以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练篮球。柳继增还特别指出,由于薪酬水平不高,也影响了国内女篮教练的工作热情。“我们那个年代讲究的是奉献,但现在,不管是队员还是教练肯定要考虑一些现实的问题。”

柳继增同时表示:“国内部分女篮教练的执教方法也存在一定问题。我认为训练和管理是基础,所以我觉得‘以赛代练’是本末倒置,应该‘以练促赛’。打好训练基础,在比赛中发现问题,然后回到训练中解决,这才是一个好的办法。”

基本功是练出来的

2015年9月,柳继增出任U15国青男篮主帅。柳继增表示: “篮球的未来希望还是在青少年,只有苗子好了,多出姚明、易建联这样的运动员,中国篮球才会有希望。”

“我已经60多岁了,自认为从个人技术来讲,我的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但你看这些年轻人,基本功这方面确实还有不足。”柳继增说,“没办法,在学校里训练强度不够,训练时间太少,这些都可能造成好苗子练不出来。基本功都是练出来的,我们的身体条件本来就不如欧美以及黑人球员,如果再不多练怎么能追得上?”

柳继增七八岁开始打篮球,从来没有正规固定的模式,常靠临场发挥,不一定标准,但却很实用。他说过“打球就是随意变着花样玩”,但是“玩”可不是瞎玩!曾有选秀视频流传后,引发柳指导“毁人不倦”的恶评。其实,那只是一段“断章取义”的video,事实是柳指导在示范如何防止场上被黑、被毁,帮助选秀球员做好自身防护。

快活的“鸡妈妈”

现任厦门理工学院教授的老国手孙英和苗立杰一样,对柳指导的快乐篮球印象深刻:“在训练中,他不仅言传身教,还倡导快乐篮球,希望球员们爱篮球,爱自已。队员们训练一天了,既枯燥又疲乏,还免不了会想家,会有埋怨,柳指导则会变着法儿地逗大家一乐。像讲故事、说相声等等都是他的拿手好戏。”

苗立杰曾这样描述她第一次见到柳继增的情景,“我所见过的教练,大都是严肃得如战场上的将军似的。可眼下这位主教练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他用那种我实在无法恭维的、一点也不宏亮的嗓子,幽默诙谐地叫嚷着。我猜,这准是他自己生产出来的训练‘术语’。”

在苗立杰的印象里,国青队训练课后,常常会有老鹰捉小鸡、丢手绢等小游戏,而且柳指导还亲自上阵。捉小鸡时,他有时会找块花头巾带在头上,张开双臂,学着鸡妈妈的样子,护着小鸡们,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玩丢手绢时,队员们都故意把手绢扔在他身后,他输了就会大声唱起《团结就是力量》。

执教辽宁男篮时,辽宁球迷特别热衷于搜集柳氏“爆笑语录”,传得比较广的有这么一条——对阵江苏队,对手大比分落后,镜头拍到该队外援雷恩在哈哈笑。球员就问:“他怎么这还乐呢?什么想法? ”坐在旁边的柳指导给了句神回复:“卧底的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